管理我的频道

最新研究:我们对再度感染新冠的认知有多少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从2020年新冠危机中吸取了若干教训:我们已经接受或至少习惯了这一点:有关新冠肺炎(COVID-19),我们依旧所知甚少,疑问多于答案。例如,病毒在表面的存活期、感染后的明确症候,以及治愈后的免疫力,等等。

尽管这样,我们依然期盼在得到每一个新消息、做每一个新研究时,都能获得哪怕是微小的新认知。专业杂志《柳叶刀》发表的对此次二度染疫病例的研究报告肯定也是这样。该研究报告的对象就是全球第5例新冠二度感染病例。

即使有了这一研究,有关免疫能力的问题依旧未解,还需要有更多的研究——这是该项研究参与者的结论。与此同时,作者们也提出了数种猜想,并呼吁其他研究人员,致力于揭开免疫力之谜。

## 症状比首次感染更重

这一最新研究报告的对象——来自内华达州的一名25岁男子在48天内被确诊感染了两种不同的新冠病毒。这证实,二度感染在短时间段内发生,尤其是病情发展可以更严重。这位年轻人在2020年4月首度感染到再度感染期间曾两次检测呈阴性。

今年6月,在出现发烧、头痛、昏眩、咳嗽、恶心和腹泻等严重感染新冠症候后,该患者被送入医院,检测结果呈阳。目前,这位年轻人已出院,从二度感染中康复。

研究报告的作者们写道,先前的感染可能并不导致当事人一定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因此,人们必须继续注意以下事项: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定期洗手。

## 再感染:目前,我们只能“假定”

该研究报告的主撰稿人、内华达大学内华达州公共卫生试验室主任潘多里(Mark Pandori)写道:“关于SARS-CoV-2感染及免疫系统的反应,仍有许多未知,但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先前的感染不一定能保护我们不会再度感染。”

他指出,“重要的是看到,这是一个个例,还不具备这一现象的普遍性。但即使还需要更多研究,再感染的可能性会给我们有关新冠的认知带来巨大影响,尤其是在还缺少有效疫苗的情况下。”

01:19 ## 疫情严峻 柏林夜生活面临危机

## 有文献记录的病例:是否有共同性?

这位患者的病毒取样基因在4月份和6月份的测序结果显示,两次感染的病毒在基因上有重大区别。专家们指出,这表明,患者两次感染的新冠病毒各不相同。

至少,到目前为止,全球范围在比利时、荷兰、香港和厄瓜多尔共确诊了另外4个再度呈阳病例。不过,只有厄瓜多尔的再度感染病人的病情发展比首次感染时更严重。

潘多里指出,“我们需要有更多的研究,以了解清楚,感染新冠者的免疫性能持续多久、为何有点二度感染病例尽管少见但病况更重。”这位研究报告的作者表示,“迄今,我们只见识了少数几个再度感染病例,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更多病例了,尤其是,很多新冠病例病况发展不典型。目前,我们只能对再度感染的原因做假设。”

观察结果表明,这位美国病人再度感染时的症候表现与厄瓜多尔的那位病人相似,症候严重,但在比利时、荷兰和香港的病人那里,再度感染时的症候严重程度与首次感染时没有区别。

## 不同假说

因此,报告的作者们提出了多个假说,用以解释再度感染的病况程度。根据这些假说,患者后来可能遭遇高度集中的病毒,导致再度感染时出现更剧烈反应;或者,当事人可能接触到了该病毒的一种毒性更大的变种。

另一假设是,抗体依赖增强效应(ADE)可能是原因。病毒利用这一效应,更有效且更大规模感染肌体。这一现象在乙型冠状病毒和其它如登革病毒那里已被观察到。

作者们还写道,尽管几率很低,但可能存在着连续感染的可能性,这种感染采取抑制激活/再激活形式。不过,若要让这一假设成立,新冠病毒就需有某种变异机率。波恩大学病毒学家施特里克(Hendrik Streeck)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就此作过解释。他指出,虽说该病毒变异,但没有流感那么高的变异率。

最后的一种假说是,存在着两种毒株并存的可能性。但这将意味着,第二种毒株在2020年4月未被发现,反过来说,首个毒株在2020年6月的检测时已然死亡。

## 最后:尚未发现的非典型病例

此外,人们还不能忘了,美国的这个病例和另外4个有记录的再感染病例都呈现新冠肺炎的症候。未参与此研究的耶鲁大学免疫学家岩崎明子(Akiko Iwasaki)在一篇评论中写道:“为人所知的再感染病例越多,科学界便越能更好地了解,保护功能是如何运作的、自然感染在多大几率上使人获得这一程度的免疫。”

这些信息乃是钥匙,使我们能够认知,那些疫苗能帮助我们获得个人或群体免疫力。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