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最后一次梵蒂冈之行?从陈日君失望而返省思教会使命

高龄88岁的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为了替遭到中共迫害的中国大陆地下教会请命,也为了让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了解香港教会实际情况,在疫情仍然肆虐期间,9月下旬风尘仆仆搭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前往罗马,结果苦苦等了三天,见不到教宗一面,最后失望而返。陈日君说,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去梵蒂冈了,现在除了祈祷,没有别的办法。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荣誉副研究员陈文珊老师今天接受央广“为人民服务”节目专访时指出,这其实不是陈日君第一次被梵蒂冈泠待,在反送中期间,他曾经呼吁教廷必须对港人受到的政治打压发言,但教廷始终沉默。

**反送中期间教会未发声 渗透问题严重**

陈日君枢机主教向来关心香港事务,并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即使荣休后,在香港反送中期间,仍然不停的写文章、在街头为612人道救援基金募款。

陈文姗说,港人感谢陈日君枢机主教的付出,“也多亏有他,大家才不致于对教会彻底失望”。

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不只是梵蒂冈没有讲话,事实上,包括普世教协、亚洲基督教协等普世教会运动的重要机构、也没有发声,更没有予以明确谴责。

陈文姗表示,经她多方了解,这与教会被渗透有关。坊间不断有传言指出,在一份流出的名单中包括佛教、道教、以及基督教人士在内,都从中国方面拿到金钱。香港回归20年,北京就是透过收买宗教团体(功能组别)左右香港特首选举、也透过收买高层,影响了教会的政治立场。也因此当普世教会人士有意对香港反送中发言时,却因为在香港当地教会主事者希望沉默,而被中止。这个现象反映了香港教会被渗透、被腐化的严重程度。

除了透过锐实力影响香港教会,中共也透过收买和大外宣影响国际视听。陈文姗分析,一些左统学者为中国政权进行美化,又指反送中期间香港警察暴力问题可能没有想像中严重,于是,教宗才会说出“法国也有警察暴力”这种不当言论。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后来当香港年轻人前往梵蒂冈陈情,希望关注警察暴力问题时,教廷却予以淡化处理。

**主教任命协议黑箱作业 教廷不断退让底线**

陈日君最初支持教廷与中国对话交流,也曾在二○○七年被纳入有关主教任命协议的工作团队。但他警告与中共谈判必须小心,更强调绝不能牺牲地下天主教徒对教宗的信任。随著陈日君多次进入中国大陆,多次被中共有关当局约谈、施压,后来他逐渐在中梵谈判中被边缘化。

2018年达成的中梵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其实并未纳入香港教区,然而教廷与中共打交道的结果,就是不断退让,不只是认可原先被绝罚的主教,现在连香港枢机主教的任命也都要看中共脸色。据说教廷有意顺应北京要求,任命亲中派的蔡惠民神父继任,他担忧此举将替香港教会带来几十年的灾难,希望教宗三思。结果等了三天,毫无下文。“毫无盼望可言”,陈文姗说,所以陈日君才会讲他死后也不要安葬在主教座堂内。

**教宗曾有意为香港发声 临时抽稿**

香港“反送中”爆发一年多之后,终于传出教宗方济各要对港人公开表达关怀的消息。在7月5日圣彼得广场发表的祝辞中,教宗原本要谈“港版国安法”,祈求香港可以享有真正的宗教自由,但在致词前一刻,却紧急向媒体抽稿,教宗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当时义大利媒体就质疑“中国连教宗的喉咙都掐住了”。

在此期间又传出另一惊人消息。教廷与中国2018年签订的临时性《主教任命协议》今年9月22日到期,在双方准备在罗马讨论延续协议效期时,《纽约时报》7月底惊爆中国骇客侵入梵蒂冈电脑系统。报导指出,美国民间网路监察公司“记录未来”(Recorded Future)侦测到,由中国资助的骇客在过去3个月入侵教廷电脑系统,疑似窃取9月梵中会谈资讯,并收集香港教会协助反送中年轻人逃亡的详细信息。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廷竟然还要继续与中共协商”,陈文姗指出,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协议内容,完全是黑箱作业。

**教会也会犯错**

节目最后,陈文姗引述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胡志伟对反送中提出的呼吁,教会必须进行自清。胡志伟牧师指出,华人教会向来信奉“教会无罪、信徒有罪”,犯罪是一小撮的教牧或信徒,圣洁的教会从不会犯罪。大家很少直视与讨论教会整体的“罪恶”,只注重谈论个人的罪行。欠缺这方面的思考,造成的后果是罪恶重复地出现于教会。

历史上常见到的是教会领䄂往往为了保存本身利益,屈服于强权之下。纳粹德国时,天主教或基督教会对纳粹残害犹太人,默不作声,这就是历史记录下来教会的罪恶。最后,连教会也遭到迫害,“当发现连宗教自由都不保时,已经来不及了”。

主持人杨宪宏最后以马丁路德的话作为结尾:“人一生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也要为自己没有说的话负责。”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