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防大学已成“贪将温床”和“交友减肥会所”

明镜新闻网特约记者   卞林
 一位匿名人士在微信先后发表两篇犀利文章引发热议。第一篇将国防大学称为“交友减肥会所”,第二篇则把负责解放军师职干部晋升培训的国防大学定位“贪将温床”。

署名为“国大流浪猫”的作者在今年3月份发表的这两篇文章标题分别是《国防大学,别再津津乐道可笑的金、徐、孙模式了!我们不需要模式》、《国防大学,你到底是名将摇篮还是贪将温床》。

文章说,国防大学流行的三大教学模式——“金一南模式”、“徐焰模式”和“孙科佳模式”这三颗老树早已长不出新枝;张召忠则是“国大的耻辱”。但作者对在媒体和网络上发表强硬和极端言论而著称的前解放军空军上校戴旭则另眼相看,称其 “能点燃你的思想”、“撞击你的神经,刺激你做为男人、军人的敏感神经。”

文章称金一南“热衷与高官结交而非热衷培养军事人才”。

被公开点名批评的金一南、徐焰、孙科佳均为国防大学少将。金一南还是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教授,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当选人;徐焰是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孙科佳是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军事思想与军事历史教研室副主任、“刘伯承杰出教授奖” 和学科带头人。

文章说,这三位国防大学王牌教授“失去创新的激情,卖不出新货”、“一成不变地固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著自己那老旧的早已倒了人们胃口的瓜果。”金一南更“热衷与高官结交而非热衷培养军事人才。更醉心自己头上那顶高级智囊桂冠而非培养出能够超越自己的军事栋梁。” 他的成名作《苦难辉煌》被人民大学党史教授杨奎松指出有一百多处硬伤。

文章认为满嘴跑火车的张召忠小品似的胡扯令国大全体蒙羞。他的名言——“对于激光武器来说,雾霾是最好的防御工具”,“极大地娱乐了百姓,我看,他完全可以取代赵本山登上春晚舞台了。”

在第二篇文章中,作者从解放军大贪官谷俊山被评为国防大学优秀学员开始说起,指国防大学是所有解放军落马贪将的母校。自国大被设为师职干部晋升的一道门槛后,这座学府就渐渐失去了她应有的神圣,“一批无信仰无志向无军事素养的平庸鼠辈汇集于此,蝇营狗苟”。文章更指国防大学在十数年间,别墅、经济适用房从玉泉山到八宝山,铺了半个北京城。
国防大学优秀学员谷俊山。

文章披露,为防止学员晚上外出吃饭,国防大学近年的一大举措是在走廊里安上摄像头,却仍防不胜防,据说有学员拿出特种兵的本事逃过监视奔向校外饭局。

此两文一经推出就引起广泛转载。从文章作者对国防大学各种细节的熟悉程度看,作者应为国防大学教师和校友,甚至可能是将军级的教师。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