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内循环”能拉动中国经济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 据路透社报道,本周二(9月29日),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曾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的林毅夫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表示,即便没有新冠疫情、中美贸易战等因素,中国当局也会推进"双循环"经济战略。他提出,现在着重强调"经济内循环",绝非是短期的应变措施。

就在一星期前,林毅夫在接受中国央视采访时也指出,形成"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既是应对外部不确定性的必须之举,也是中国在现有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

华东理工大学的宏观经济学者沈凌对德国之声解释说,"加强内循环"的本质其实是减轻中国经济对外贸的依存度,而这其实十多年来一直在推进。"中国经济中外贸的比例已经从此前的三分之一下降到了十分之一。"

## **进口产品仍无可替代**

金融学者贺江兵则认为,提出"内循环"固然有长期的必然因素,但是短期应变中美贸易战的因素也同样不可小觑。他对德国之声说:"随着美国逐渐加强对中国的物资禁运,中国制造的产品的品质会下降,竞争力将出现滑坡。比如,现在华为的产品,要是完全脱离了美国的技术,还能剩多少竞争力呢?"

贺江兵指出,现在提出"内循环",很有可能就是出于对上述情形之担忧的被迫之举。而这种被迫的内循环,难度非常大:"毕竟,外贸不止包括出口,也包括进口。现在的中国经济还是在好几个方面依赖进口,比如许多进口粮食产品就没有合适的国内替代,芯片等高科技产品更是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只靠自己的内循环就制造出芯片。一块芯片,可能是美国的上游原材料、荷兰的光刻机、中国的设计、台湾或韩国的生产。此外,中国的能源进口也无法用所谓的内循环去替代。"

## **不能盲目追求"内循环"**

在周一(9月28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也再次提到了面对"外部不确定性",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并且指出"大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尽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是迫切需要、当务之急"。

对此,沈凌认为,所谓的"不确定性"就是来自美国的挑战,而这其实已经非常确定了。他进一步指出,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中国提出"内循环"、寻求用自主研发来取代本来能以更低成本进口的产品,其实是放弃了自己的比较经济学优势。"从经济结构层面上而言,这是长远的策略。"

沈凌并不支持"完全的内循环",因为从全球化市场经济的视角出发,不顾成本去另起炉灶是降低经济效率的行为。"哪怕我们出于民族自信,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不应该去不顾一切地追寻这一点。最合理的做法依然应该是:新兴市场中国的十几亿人和传统发达国家的十几亿人共同来配置经济资源,追求全球化体系下的各自比较优势。当然,适度的强调内循环依然有其必要性,否则突然被人掐脖子,哪怕具备比较优势也无济于事。"

## **体制改革决定创新能力**

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经济除了依靠外贸拉动,另一个重要的动力就是国内的投资。但是,沈凌担忧地指出,在当前削减外贸依赖度的背景下,2009年应对全球经济危机时的"四万亿"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不能也不应成为提振"内循环"的手段。沈凌认为,十年前的"四万亿"固然有其合理性,但是现在再靠这样的手段,并无法解决所谓的"掐脖子"问题,也无法实现通过科技创新引领经济增长之长期目标。

沈凌认为,中国能否有效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才是"内循环"战略的成败所在。"在基建领域,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有着一套有效的激励机制,因此让中国以极高的效率成为了'基建狂魔'。但是,在未来的高科技领域,中国又能否找到一套有效的制度,来保障创新能力呢?"沈凌有些悲观地指出,中国当前的教育科研体制仍然"远远落后于其他领域的改革"。他认为,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离不开对当前体制的真正改革:"传统发达国家的十几亿人能够实现的事情,理论上我们中国的十几亿人也能做到。前提则是我们的体制能够吸纳、鼓励人才去实现这样的目标。"

02:57 ## 地摊经济回归 白领辞职练摊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