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申请政治庇护趋势升 英国成香港示威者“逃生门”

(德国之声中文网)曾被中国当局拘控的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今年六月底获英国政府批出政治庇护。据英国内政部资料显示,他是自2002年再有来自香港获批庇护的个案。郑文杰的例子,令不少有感遭到政治迫害的香港社运人士及反修例示威者,孤注一掷流亡英国申请庇护,年仅18岁的刘康是其中之一。

**撑港独流亡示威宿被香港警方通缉**

2017年,刘康当时还是个高中生,一次出席校园记者的公开活动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同台,大合照时他高举“香港独立”标语而受到注目。此后,他不时公开批评香港及中国政府,也曾出书宣扬港独。早前有报道指,刘康涉嫌违反国安法,与罗冠聪及郑文杰等身在海外港人被香港警方通辑。刘康接受访问时指,香港当局显然因为他的政见而向他政治迫害,他早于六月底国安法生效前己离港飞往英国,甫下机就在机场边境申请政治庇护,目前其个案仍在审批,暂获英国当局安排食宿。

人生第一次乘搭飞机,就是为了流亡,刘康坦言记挂香港也感愤怒,但他知道若当日不及时离港,相信如今已经被捕。他对获批政治抱有信心,认为英国政府已停止与香港的逃犯引导协议,又计划放宽持有BNO护照的香港人居留限制,相信英国无惧中国当局威吓,会继续协助受到政治迫害的港人。而目前他主力打国际战线,不时去信予外国政要促请关注香港情况及制裁中港官员,他也计划在英国报读大学课程,并将英国哲学John Stuart Mill的《论自由》翻译成广东话,推广英国哲学。

**流亡者:被控暴动刑毁得不到公平审讯**

因为参与反修例示威“勇武派”的宝生(化名),身负暴动、刑事毁坏等八项罪行,今年七月潜逃到英国寻求政治庇护。他觉得自己所被控的罪名是“莫须有”,即使有片段证明自己是受害者被打而非暴动,都不会得到公平审讯,再加上国安法实施下的恐惧,过程间内心几经争扎,多番考虑后才作出流亡的决定。“如果我留低,要想像坐监多少年。但如果我走了,也有很多事情还未完成。我亦不想再犯人栏与家人道别,不想他日隔著玻璃见面,所以才决定走。”

04:53 ## 反送中的年轻人:是走,还是留?

宝生不像刘康般抵埗英国就即时在机场申请庇护,而是后来才致电向当局提出申请。他表示,自己的审批过程较一般个案快,而且认为自己有控罪在身及证据证明遭到政治迫害,相信获批机会大,亦相信英国的难民及庇护制度下可以容纳像他一般的流亡人士。不过,讲到变幻莫测的政治情况时,宝生对其庇护申请也有一点保留。“美国选举后,拜登上场,英国的立场可能又会改变。(你担心吗?)担心,都有可能发生,谁会预料得到呢?”话虽如此,但宝生仍庆幸自己离港流亡英国,目前只抱有信念获批申请,期间打算拍摄纪录片记下其他流亡者故事。

**和理非筹组在英港人组织怕国安法申庇护**

有别于刘康和宝生主张港独勇武,因通辑及被控而流亡,自称为“和理非”的Sunny只曾参与反修例游行,但因与郑文杰筹组在英港人团体,担心会被当局针对有关计划,加上后来郑文杰传出被香港警方通辑,令他有感自己也会遭政治迫害。“因为我与Simon(郑文杰)有紧密联系,当局可能会迫我去透露一些资料。其实我在香港时也感到很大压力,可能有一日会被抓或检控,可能会发生这些事。”于是,他八月初在律师协助下向英国当局申请庇护。

Sunny坦言,郑文杰获批庇护的例子,加上英国近月倾向亲美态度,令不少香港社运人士会视英国为其中一道重要的“逃生门”。他表示,七月至今已接获十宗有关在英申请庇护查询,绝大部分人都曾参与反修例示威而打算流亡。“有些人看到郑文杰的先例会更有信心,而向英国申请庇护,但这是香港人主观心态,而不是英国给予香港人庇护机会增加。”

被问到有多大信心获批政治庇护,Sunny称只有一半半。他指出,英国当局是否批出庇护取决于人道立场,以及有关个案能否提出有力理据证明受到直接迫害,例如会否获得公平审讯、被侵犯人权等,相信自己会符合有关条件。但另一方面,他认为庇护申请是英国内政问题,而非司法问题,处理个案的官员有最终决定权,因此仍留下一个未知之数。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09:14 ## 没有归期的香港抗争路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