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17年不见恳请网友帮忙 教授夫妻与台大子寻印尼保姆 - 200925-16

由国内30多个单位共同合作的“寻找失去联系的第二位妈妈”行动,将要再次动员海内外网友,协助寻找一名东南亚保姆。这次是大学教授夫妻档廖振富与黄钰雯,一起和就读台大的儿子廖恒德,想要寻找17年不见、当年照顾孩子的印尼保姆瓦蒂。

黄钰雯:‘(原音)特别是我,我真的觉得,我真的是非常感谢她。(廖振富:帮不少忙。)我真的很希望,有机会可以当面再跟她说声“谢谢”。’国立中兴大学台文所兼任教授廖振富与中台科技大学护理系讲师黄钰雯,两人在20年前、2000年4月,聘雇了来自印尼的瓦蒂到家里帮忙,大儿子廖恒德那时才刚满周岁,黄钰雯又怀了第二胎。

黄钰雯:‘(原音)其实我...应该是说...她来我们家,我怎么讲到她会一点...会有一点想哭,因为我很感谢她,就是她来我们家,其实是我们很需要一个人帮忙的时候,那原先她来其实是我那时候我婆婆身体不好,所以她来,后来其实我婆婆的身体状况还算稳定,后来就是主要她就陪小孩。’

**天时地利人和** **台大政治营成契机**

瓦蒂在廖恒德快4岁的时候离开台湾,如今廖恒德21岁了,就读国立台湾大学政治学系三年级。系上在今年7月为全国高中生举办5天4夜的政治营队,特别的是,今年新增一组扮演争取移工权益的小队,仿佛是为担任小队辅的廖恒德量身打造。

廖恒德:‘(原音)刚好想选移工议题,是因为我就有想到瓦蒂这件事情,然后就算是一个契机,因为我们营队过程也要去找一些参访机构,让高中生参访,我刚好就是去找“灿烂时光”书店,因为店员分享过程,我就有回想以前小时候的记忆,然后可能让爸爸妈妈就跟我讲说,那有没有机会,可以去找这样子。’

黄钰雯:‘(原音)那后来辗转我才知道说,原来他选这个主题,其实是因为他想念瓦蒂阿姨,我听了很感动耶!特别可能在这时候台湾就是有疫情,有时候讲到印尼的部分,那就会觉得好像印尼好像有个家人在那里,也很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廖恒德目前就读台大政治系三年级。(陈国维 摄)


透过“寻妈计画”,廖振富(右)与黄钰雯(左)期盼能再次见到瓦蒂。(陈国维 摄)

**谎报大7岁** **结果一直长高**

瓦蒂当年为了让自己能顺利来台工作,谎报年龄是25岁,但其实来台那年才18岁,相当于高三生,她时常跟黄钰雯说,“太太,我又长高了”,让众人都以为25岁还能长高,台湾的伙食可能真的比印尼好太多。

黄钰雯:‘(原音)因为我特别是在我怀老二的时候,是在安胎,在家里很不舒服的时候,她就跟我讲说,“太太,那我帮你按摩一下”,其实这个画面一直存留在我的脑海里面,我很感谢她。我有时候会跟她谈心,她也会跟我讲她在家里的一些故事等等,我觉得她在我们家,就像我儿子说的,我们一起共度一个将近3年非常美好的时光,我把她当成是一个比较小的妹妹。’

全家人总会带瓦蒂一起出去玩,到过谷关、庐山、清境农场等地,廖振富和黄钰雯整理出当年出游的照片,提到瓦蒂从一开始合照时,笑得腼腆,到后来都和两个孩子一样,不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廖振富(后排左一)和黄钰雯时常带两个孩子与瓦蒂出游。(廖振富提供)


黄钰雯(右二)将瓦蒂(左一)当作自己的妹妹看待。(廖振富提供)

**超难喝下去的绿豆汤** **全家难忘**

经过了17年,问全家人有没有对瓦蒂感到最难忘的事,没想到,大家都直指当年那锅“甜到爆”的绿豆汤,连3岁孩子都记忆深刻。廖恒德:‘(原音)印尼好像都吃比较甜一点,因为我们家夏天喜欢煮绿豆汤,好像就有一次她就是加了非常多的糖,然后我跟妈妈不知道,一吃就觉得“怎么那么甜”,那妈妈再问她,她就整个半罐糖都加进去,就吓到。(廖振富:我们吃下去就没办法吃,因为都是糖水。)(黄钰雯:太甜了!)’

廖振富:‘(原音)其实她工作算勤奋,她煮菜这方面不是很拿手,不过后来跟我太太学做三杯鸡,学的很道地,但是她手很巧的不是烹饪,而是擅长修理,比较有趣的包括我们家的厨房纱门破洞,我们也没要求她,她自己居然就用红色的塑胶绳,去把它缝起来。(黄钰雯:而且真的还缝得很好喔!)’

除了回忆起瓦蒂的巧手,夫妻俩也想起,有一次和瓦蒂面临最危急的时刻,那天瓦蒂一如往常从厨房端一锅汤出来,但明明距离饭桌还有一、两步远,瓦蒂竟然放手了,让整锅汤洒满地。黄钰雯:‘(原音)我那时候我吓一跳,我一定觉得有问题,我跟她说,“你怎么了?”她说,“太太,我眼睛看不到”,她视野缺陷,因为我自己是学护理的,我是护理老师,我赶快叫我先生赶快火速的带她去眼科,原来是视网膜剥离,非常严重。我印象非常深刻,就是她回来的时候,做完那个手术,她那天讲的就有点在掉眼泪,她就说,“太太,非常谢谢你,医生跟我说,还好你的老板很好,赶快把你送来医院,否则你以后有可能这样会失明”,我跟她说,你以后有什么不舒服,你一定要赶快讲,这样的话,我觉得你来我们这里工作,我对你的父母也有责任,所以我希望就是说,你来这里这么辛苦的工作,你要平平安安的回家。’

2003年2月,瓦蒂在台工作期满,要回印尼,她在离去前,写了封信给全家人,内容满是谢意和歉意。夫妻俩当时特别送了具有纪念价值的戒指给瓦蒂,也带她去买行李箱。廖恒德:‘(原音)我觉得哪时候对我跟弟弟来讲,她可能就是回去个1、2年之类的,然后她可能之后还会再来看我们之类的。但就是印象很深就是那个时候,我们全家前一天有陪她去买行李箱,因为我弟弟就很喜欢拖那个行李箱乱跑,瓦蒂还在那边笑之类的。记得她要离开的时候,我记得她是看我跟弟弟,好像蛮舍不得这样。’

廖振富:‘(原音)人都是会恋旧,相处久了就是有感情,我记得我送她回去,我其实心里也是蛮难过。’黄钰雯:‘(原音)我儿子居然还记得那一段,他说她回去,看到好像阿姨有一点点掉眼泪。’


瓦蒂在2003年离台前,写信给廖振富一家人,感谢他们3年来的照顾。(廖振富提供)

**失联近10年** **恒德:永远是家人**

瓦蒂回到印尼,有打电话回来报平安。黄钰雯说,6、7年后,有一天再接到瓦蒂的电话,说她结婚了,也生了个儿子,但为了要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她又来到台湾工作了,这次是当看护。黄钰雯:‘(原音)我就很开心,我跟她说,那什么时候你放假,我们可以一起碰面,那她就说,她来照顾是一个病人,都不太能动,所以她就说她可能没有什么休假的时间。那我很开心,我是跟她讲说,那没有关系,我去找你好了,然后后来就留了她的电话,就她留了手机给我,我应该是过了没多久而已,我再打那个手机就都打不通,不知道为什么。’

瓦蒂在台湾的手机号码打不通,自此之后,瓦蒂也没再打来了,就这样断讯快10年了。廖恒德:‘(原音)谢谢你,瓦蒂阿姨,你永远会是我跟我弟心中最温暖的阿姨。我会当移工小队的顾问也是因为你,营队第一天我给高中生的专题演讲,其实是献给你的。最近我们找到了你要离开前写给我们的信,你说,“For my little beloved brothers, I love you all”,我想跟你说,“We love you too”,虽然不知道你在哪里,但你永远是我们的家人,也愿你现在一切安好。’

算一算,瓦蒂今年应该38岁了,廖振富和黄钰雯很想知道,瓦蒂现在过得好不好;廖恒德和弟弟廖恒佑则想和瓦蒂阿姨见面,在台中旧地重游,去瓦蒂以前带他们去过的地方,还有吃她最爱的那家菠萝面包。


瓦蒂刚来台湾时,拍照总显得拘谨。(廖振富提供)


相处久了,瓦蒂再和孩子合照,每每都是灿烂的笑容。(廖振富提供)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