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涂污天安门城楼毛像 湖南三勇士被学生送交公安部门

1989年5月23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校门口有学生散发传单《告首都人民十万火急呼吁书》,内容是:紧急号召北京市1千万人民下午1时半大游行,口号是“取消戒严令”、“李鹏、杨尚昆辞职”;加强对戒严部队的宣传攻势,向戒严部队车队住地推进,逼其调转枪口,倒戈反击;紧急召开北京市人代会非常会议,罢免陈希同、宣告戒严令无效,选举新政府;敦促有良心的政治家、军事家公开表态,使处于观望的大多数地方政府和军队支持首都人民;对即将发生的大规模流血冲突有清醒的认识。

当天下午1时左右,北京各界人士逾百万人游行示威,这是北京戒严令发布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示威,参加者除高校师生外,主要是文化、金融、科技、工业、新闻界、民主党派人士、机关干部和外地高校学生,其中包括中国外交部、国务院农村研究中心、中央编译局、共青团中央、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社会科学院、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致公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新闻社、中国作家协会等一百多个部门和机构的成员。游行示威的标语、口号、横幅主要针对北京戒严和签署戒严令的国务院总理李鹏,有“反对军管”、“打倒法西斯、胜利属于人民”、“罢免李鹏”、“戒严军管、动乱根源”、“小平引退、李鹏下台”、“新闻自由”、“爱国民主运动万岁”、“军管引起动乱,戒严引起瘫痪”、“不许枪指挥党”、“维护宪法”、“保障人权”、“撤销戒严令”等。


民众要求全国人大开会解除戒严罢免李鹏。(六四档案)

就在北京百万人游行示威之际,发生了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巨幅画像被沾污事件,制造事件的是湖南省浏阳市大湖镇滩头小学教师余志坚、《浏阳日报》美术编辑喻东岳、湖南省长途汽车公司浏阳分公司司机鲁德成。余志坚时年25岁,是事件的主要策划者,喻东岳时年22岁,鲁德成时年26岁。余志坚与喻东岳在湘潭师专就读期间就有交往,后来在浏阳市也经常见面议论时政。余志坚与鲁德成是小学和初中的同学。

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于5月19日抵达北京,刚好遇上北京戒严,于是就留在天安门广场参加纠察队工作,防止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在此期间,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发现与学生们的看法有落差,认为学生们的主张过于温和,对共产党有所期待。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认为必须明确提出反对中共专制和实现中国民主化的要求。5月22日,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发表了《胜利大撤退》一文,主张撤离天安门广场,而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主张坚守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与一些学生发生辩论,并由喻东岳执笔写了《何谓胜利?》、《民众的民主之路在何方?》两篇文章交给天安门广场学生广播站,但都没有被播出。5月22日晚上,余志坚在失望之馀提议应该在天安门广场采取某种行动,借机表达政治主张,引起社会的关注。余志坚先是提议在天安门广场自焚,遭到喻东岳、鲁德成的反对,协商后决定针对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画像采取行动。

5月23日中午12时,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购买了鸡蛋、油画颜料、宣纸、墨汁等物品,在天安门城楼西侧的中山公园内调配颜料并装入20颗鸡蛋壳中,之后由余志坚起草文字、喻东岳在宣纸上写好了“五千年的专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两条大标语。此外,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分别给自己的家人写好了遗书。下午2时10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将“五千年的专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两张大标语张贴在天安门城楼中间门洞的两侧。下午2时20分左右,喻东岳率先向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巨幅画像投掷灌满了墨汁的鸡蛋壳,鲁德成随后也跟进投掷,余志坚则和一些学生维护秩序。投掷行动结束后,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高声呼喊“打倒官僚政府!倡导自由民主!”的口号,获得许多在场学生和民众的支持。

沾污毛泽东画像事件发生之时,我正从新华门前往天安门广场,当我来到天安门城楼前,看见官方的工作人员正乘坐升降机,试图用巨幅绿色篷布遮盖被沾污的毛泽东画像。现场聚集了大批围观的市民和学生,议论纷纷,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有人说,在毛泽东画像遭到沾污的时候现场曾刮起一阵狂风,十分诡异,应该是毛泽东的阴魂作祟。

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组织得悉毛泽东画像被沾污的消息后,担忧是公安便衣制造事端嫁祸于学生运动,以作为镇压学生运动的借口,类似于当年德国纳粹制造国会纵火案,于是派遣学生纠察队赶往天安门城楼。学生纠察队在事发半个小时后抵达天安门城楼,当即抓捕了喻东岳、鲁德成,送到了保卫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纠察队的帐篷。余志坚在一些支持民众的协助下,被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纠察队送到位于天安门城楼东观礼台的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帐篷,后来在学生组织的要求下,也被送到保卫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纠察队的帐篷。学生组织为了撇清关系,很快在天安门城楼下面挂起“这不是学生、人民干的”白布横幅。


5月23日学生纠察队抓住余志坚三人。(作者提供)

在天安门广场学生纠察队帐篷,学生们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询问了近两个小时。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出示了工作证,并说明了为什么要沾污毛泽东画像。当天下午5时,学生组织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前召开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宣布沾污毛泽东画像事件与学生无关,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根据学生组织的要求,也在记者会上表示是个人行为,与学生民主运动无关,并借机阐述了自身追求民主的政治立场。

学生组织对如何处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意见分歧,有的主张释放,有的主张移交公安局处理,后来经过表决,决定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移交公安局处理。当天晚上7时,学生组织用一辆面包车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送往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天安门管理处。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秘书长郭海峰负责移交,途中曾对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表示,学生组织很无奈,没有更好的选择,希望能够谅解。在与天安门管理处办完移交手续后,郭海峰要求天安门管理处负责人提供亲笔签名的收条,并表示:“你有义务向我们通报这三人的下落,这件事我们以后一定还要过问的。”随后,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就遭到拘押,后来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1989年7月1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审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涂污毛泽东画像一案,整个庭审过程不到两个小时,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被以“反革命破坏”和“反革命煽动”的罪名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有期徒刑16年。1989年12月1日,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被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送往湖南省衡阳监狱服刑。1990年初,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被分别送往湖南省赤山监狱和湖南省永州监狱服刑。


1990年余志坚三人在狱中。(作者提供)

鲁德成由于长年的监禁,导致其妻子与其离婚,1998年获假释出狱,但仍然遭到中国官方的监控和骚扰。2004年11月,鲁德成逃到泰国并向联合国难民公署申请难民身份,一个月后被泰国警察以非法入境的名义逮捕,关押在移民监狱中。鲁德成表示,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在此期间曾派人恐吓将他送回中国。2006年,在海外各界人士的努力下,鲁德成以难民身份抵达加拿大,定居在多伦多。

喻东岳因长期的单独关押和酷刑虐待,1992年在监狱中罹患精神分裂症,没有得到治疗,直到2006年2月才得以减刑出狱。在喻东岳出狱后,我和洛杉矶的民运人士莫逢杰等人曾经捐款为他治疗精神分裂症,但由于患病时间已久,治疗没有任何效果。喻东岳至今生活无法自理,人道中国和现任主席周锋锁想方设法为他治疗精神分裂症,并解决他的生活问题。

余志坚于2000年9月经过减刑获假释出狱。2009年,余志坚携妻子、幼儿、喻东岳、喻东岳的妹妹喻日霞逃到泰国,在海外各界朋友的帮助下抵达美国并获政治庇护。2017年3月30日,余志坚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因病去世,终年54岁。余志坚突然病逝,其妻子鲜桂娥和未成年的儿子不知所措,也无钱办理后事。洛杉矶的民运朋友成秋波、黄缘才、娄建在第一时间携带捐款,轮流开车三天三夜抵达印第安纳州余志坚家中,协助办理后事。我则负责筹款,除了在网络上呼吁捐款,又紧急联络全美学自联、人道中国等组织。人道中国同意负责筹款事宜,在短时间内快速筹到了为数可观的捐款,为余志坚办理了追悼会,购买了墓地,给余志坚的遗孀和儿子一笔生活费,并建立了“余志坚纪念奖”,每年评选颁奖一次。


2009年美国余志坚三人。(作者提供)

在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被判处重刑并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对于当年学生组织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移交公安局一事的质疑和批评越来越多,王丹、吾尔开希、周锋锁、王超华等一些八九学生领袖虽然当年并未参与移交的决策,但也对移交一事公开向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表示道歉。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