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如何看待澳洲中港台移民之间的隔阂与融合?

澳大利亚的统计数字显示,具有华裔血统的澳大利亚已超过总人口的5%。在华人社区中,来自中国、香港和台湾的移民分别占第一、第五和第六位。同时,普通话(47%)和广东话(25%)也占了半壁多江山。

然而,这些两岸三地的移民之间却存在着各种隔阂,很多人形容澳大利亚的华裔移民都似乎更愿意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抱团取暖”。

本周的《直播澳洲》就特别请到了三位分别来自两岸三地的嘉宾,他们分别畅谈了自己眼中华人社区的现状和未来。

直播澳洲 Jason Fang

很多人形容澳大利亚的华裔移民都似乎更愿意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抱团取暖”,隔阂越来越大。不同背景的华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话题呢?

杨凡是一名迪肯大学传播与创造艺术学院博士研究生。2017年以留学生的身份来澳大利亚深造的她认为,来自大陆的移民很复杂、很矛盾,也有很强的流动性,且并不是像人们想象地只是铁板一块儿。

“意识形态上的不同都存在,但是我们并不能说只要他说中国留学生,或者说是中国大陆来的,他就会全方面地同意中国政府的观点,或在意识形态上的全方位赞同,”他说。

杨凡说,对于很多来自大陆的移民来说,他们因为受到多年来的教育与宣传,因此对台湾人和香港人的诉求会有不理解。

“他们更多的是问号,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反抗?为什么他们不认为香港或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她还指出,大陆民众更注重“一国两制”中的“一国”的概念是前提,不明白为什么香港和澳门的民众如此强调“两制”。

曾在2007年来堪培拉留学,后来在香港工作了四年,并于2015年再度回到澳大利亚定居的张耀中副教授目前任教于蒙纳士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他说,台湾与大陆移民的隔阂源于政治、历史和意识形态,以及作为台湾人的身份认同。

“绝大部分的人认为我们自己是台湾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们中很多人认为我们与中国是不同的两个国家。这就会在认同上产生差别。”

他说,很多时候两岸对历史事件的解释和教育是不尽相同,甚至相反,而这就可能是是隔阂的开始。他用人们对管教孩子的看法来比喻彼此之间批评对方政府的感受。

“这有一点我们传统的概念,就好像我家的小孩我可以自己打,外人不要到我家来抱怨我家的小孩。”

他说台湾人对大陆移民及留学生的固有看法是很有钱,很爱国,对台湾人不友善。

“其实我认为中国移民不一定都是这个样子的。我认识很多中国来的朋友和学生,他们的思想都是很开放的,”张耀中说。

在香港土生土长的Jane Poon(潘珍)曾是一名媒体人。此前,她在台湾居住过一年,2017年9月定居澳大利亚,担任澳港联(Australia-Hong Kong Link)的联合主席。

她说,由于生活在一个中西方文化交融的地方,因此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一代会更加直接,思想也是外向型,很西化,在英语沟通方面不会觉得太担心。

“我们从小在香港长大,我们接受的教育、文化背景,或者说生活环境跟台湾和中国也有很大的分别。我们生活在一个西方与东方结合的地方,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作为想感人的身份,”她说。

“我们虽然与台湾人和中国人有相同点,但是我们也是有隔阂的。比如,我们的思想,我们的价值观。但是我们可不可以生活在一起,都可以。在我们来说,隔阂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本来就应该有分别嘛。”

她还表示,自己曾在声援香港的活动中遇到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他们也理解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重要性,但是却坚持这些在澳大利亚的基本价值观不仅不适合中国国情,而且只会给中国带来更多问题与麻烦。

“在过去三、四年,香港忍受了很多,一层一层的压下来,就造成了在内地人与香港人之间累计下来的矛盾。因此香港人内心总有一些对内地人的负面印象。”

潘女士说,香港人在念书时都会了解受到了列强的压迫,但在1997年香港职权一觉之后,香港人看到了不一样的转变。

“回归之后,我们看到的转变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一年一年地干涉我们的生活,否定我们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感越来越强,同时对中国人的认同在不断下跌。”

“不停地问‘你是不是中国人’?‘你不是中国人,为什么要讲中文’?我们遇到很多这样的问题。”

多元文化是澳大利亚价值观之一。来自两岸三地的民众在澳大利亚这个拥有民主、自由、平等和法制的国度,是否应该放下对彼此的“恩恩怨怨”,彼此更加包容呢?

张耀中博士认为,这种讲法有其不可取之处,因为在他看来,所谓的恩恩怨怨,这只是言论自由表述的差异。他说,澳洲是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国家,争论的存在其实“都是合理的”。

“当大家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把这个议题当成是自由言论的表现,不论这是支持台独、藏独、平反六四……还是庆祝十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中国统一。这些都是可以拿来辩论的议题。”

“重点是大家能不能敞开心胸,接受大家不同的意见,互相地沟通、辩论,找到一个共同的平衡点。”

潘女士认为,意识形态上的差异不应该挤压言论自由的空间,无论任何背景的人都应该捍卫澳大利亚崇尚的言论自由价值观。

“我们都是来自海外的移民,我们不可能割弃我们的过去,所以我们带着自己的想法,带着对家乡的看法来到澳大利亚是一定的,”他说。

“不可能在移居澳大利亚之后就全部抛开。”

杨凡认为,大一统的“澳洲华人”的身份认同与祖籍国国家的意识形态结合不能帮助澳大利亚的华人推进交流与沟通。

“也许这是挑战,但这也同时是个机遇。

“来到澳大利亚是一件好事,你会看到不同的视角与看待事物的机遇,我们不要害怕看到这些[不同的思想与认知],”杨凡说。

潘女士并不认同华人在澳大利亚需要有“澳洲华人”这样一个大一统的概念,她说,不要一味地去寻找相同,而是应该尊重彼此的不同,从而实现和谐相处。

“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群体,我们要属于自己的一个身份。虽然我们都是华裔,但是我们有着不同的文化、特点和内涵。因此没有人能代表所有的在澳华人,”潘女士说。

张耀中博士补充道,隔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人们不应人为避免隔阂的存在——因为观念、文化和教育上的差异是因为每个人成长的背景不同而导致的。

“这种差异是一定会存在的,我们应该把它认为是很正常的情况。”

**欢迎收看ABC中文脸书直播互动节目《直播澳洲》第六集,这档节目每周三下午五点(澳东标准时间)准时播出。您可以通过下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们您希望讨论的话题。**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