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反制美国洁净网络行动:中国拟另起炉灶拉拢欧盟

近期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加强对中国企业的限制,并呼吁其他国家围堵中国网络及禁用中国科技。面对美方施压,中国周二(8日)发起“全球数据安全倡议”,并质疑“有国家把数据安全政治化”。外界相信,在数据隐私保障问题上素来与美国有争议的欧盟,将成为北京拉拢的对象。(高锋 报道)

正当美国游说别国网络摈弃中国技术,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周二在北京一个研讨会上发起“全球数据安全倡议”,提出三项原则,包括秉持多边主义,反对个别国家大搞单边主义,“以清洁为名向别国泼脏水”;质疑把数据安全问题政治化,干扰和阻碍全球数码合作与发展;数码保护主义违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

倡议内容包括:反对利用信息技术破坏其他国家关键基础设施或窃取重要数据;不得滥用信息技术对他国进行大规模监控;尊重他国主权、司法管辖权和对数据的管理权,不得直接向企业或个人调取位于他国的数据;科技企业不应在产品和服务中设置后门,非法获取用户数据。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表示,除了素来与中国友好的亚、非、拉国家,估计欧洲国家也是北京积极拉拢的对象。

许桢说:通讯基建,尤其是5G,也就是第五代通讯的基建,一些软硬件建设的采购建设,这些对中国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市场,其次是手机,还有手机里的应用程式,中国都希望欧洲不要整个失去,否则对中国长远的经济增长速度影响很大。欧洲如能保持半壁江山,亚、非、拉国家也能较为完好的保持,其实它回旋的空间其实还是蛮不错的。

欧盟和美国在个人隐私数据的传输与保护长期存在分歧。欧洲法院早前更裁定两地之间的数据保护协议无效。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网路作战资讯安全研究所所长曾怡硕认为,两地之间的矛盾让北京有机可乘。

曾怡硕说:欧盟的出发点是在保护欧盟人民的隐私权。我们现在使用数位产品不断在产生资料。这些资料有些是它个人的隐私,个人的资讯。美国认为data(数据)是商品,他们强调的是ownership(拥有权)你损害了我的隐私权,我要要求赔偿,用金钱来衡量,但是对欧盟而言,它认为这是人格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个人讲手机产生的这些资料是属于你人格的一部人,是不可分割的。

中国的手机应用程式被指持续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外交和经济,除了审查政治敏感议题及用作散布有利于中共的假讯息外,还会自动收集大量用户数据,提供渠道让中共获取专利资料。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月宣布建立“洁净网络”,被形容为美国建立网络长城,逐步把中资电讯商与其应用程式排除在外。

虽然王毅周二在研讨会上强调,中国法律严格实践数据安全保护原则,保障公民和组织的合法权益,中国政府不要求中国企业违反别国法律,向中方提供境外数据,但台湾学者曾怡硕认为,北京的如意算盘很难打响。

曾怡硕说:因为它(中国)的纪录,它的表现和形象和美国是根本没法比的,所以欧盟不太可能基于权力平衡的考虑,与中共结盟要挟美国。这在欧盟内部是说不过去的。根本的矛盾在于,它们(中国)国内的网络安全法、情报法,根本和倡议是矛盾和相抵触的,所以我想,这(倡议)是战略性姿态,基于它本身的作为,它的说服力相当薄弱。

许桢也认为,在数据安全领域中国要争取国际社会信任,任务艰巨。

许桢说:它(中国)没有办法去切割它在中国境内的一些行为,跟它在境外的一些行为,如何保障国家安全跟人民的权利取得平衡?(目前)还是有非常多行政措施很大程度抵消了跟国外在经贸、技术、个人隐私或者知识产权保障上的协议和条约。我凭甚么相信,你在国内是一套,是国外是另一套呢?

他认为,倡议的内容要得到落实技术困难很大,也涉及到不同阵营之间的信任与合作。

许桢说:冷战时期美苏在技术层面的确互相监督。今天中国能否做到呢?就是说,从国家安全也好,从企业利益也好,个人隐私也好,我们如何建立技术上可靠的,透明的,其他不同机构,包括西方政府可以跟中国互相监督的这样一套技术系统。我觉得这不像是中国政府所习惯和愿意的。

许桢说,除非能确立有效的监督机制,否则中方的倡议只会局限在政治秀的层面。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