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电影《花木兰》鸣谢“吐鲁番公安局” 被轰无视新疆“集中营”罪行

![《花木兰》电影导演妮基·卡罗(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布的勘景图片,标注亚洲/乌鲁木齐字样。当时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已上任一年多,其在新疆高压政策和大建“集中营”已曝光,该片与新疆当局的合作计划遭质疑。 (妮基·卡罗Instagram截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908/640/05ae2d4704bb21fbb9c73285978cd12a.jpeg "《花木兰》电影导演妮基·卡罗(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布的勘景图片,标注亚洲/乌鲁木齐字样。当时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已上任一年多,其在新疆高压政策和大建“集中营”已曝光,该片与新疆当局的合作计划遭质疑。 (妮基·卡罗Instagram截图)") 《花木兰》电影导演妮基·卡罗(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布的勘景图片,标注亚洲/乌鲁木齐字样。当时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已上任一年多,其在新疆高压政策和大建“集中营”已曝光,该片与新疆当局的合作计划遭质疑。 (妮基·卡罗Instagram截图)







![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在推特上发布了吐鲁番当局2013年的一份公开维稳文件,指出这第中共当局首个有记录的对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再教育”的案例。(郑国恩推特)](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908/640/fe7227395c530fcf2fbe60fdf3305b7d.jpeg "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在推特上发布了吐鲁番当局2013年的一份公开维稳文件,指出这第中共当局首个有记录的对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再教育”的案例。(郑国恩推特)") 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在推特上发布了吐鲁番当局2013年的一份公开维稳文件,指出这第中共当局首个有记录的对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再教育”的案例。(郑国恩推特)









新近上线的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再闹风波,电影片尾出现鸣谢“吐鲁番公安局”等8个新疆政府部门,其中部份部门被认为曾参与“集中营”计划。有学者批评迪士尼“在集中营阴影中获暴利”。去年,有份参演的艺人刘亦菲及甄子丹,曾公开发表支持香港警察的言论也一度引发热论。维吾尔人权机构和香港民主人士,都呼吁公众抵制该部电影。(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迪士尼知名动画《花木兰》真人版电影近日在线上平台和台湾影院上映,被发现在片尾的鸣谢名单中,出现“吐鲁番公安局”、“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等8家新疆政府机构,事件引发学者、媒体人、维吾尔人及公众的评击,不满迪士尼为了中国市场利益,无视政府在“新疆再教育营”的作为,与参予罪恶的机构合作。

目前尚不知迪士尼与新疆当局的合作细节,据《花木兰》电影导演妮基·卡罗(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图片显示,标注亚洲/乌鲁木齐字样。当时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已上任一年多,其在新疆高压政策和大建“集中营”已曝光,该片与新疆当局的合作计划遭受质疑。

长期跟进新疆人权问题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的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直斥迪士尼是一个“从集中营阴影中获取暴利的国际公司”。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留学生章闻韶在推特上表示“假设《花木兰》剧组抵达吐鲁番机场后,开车走G312 高速去往拍摄地鄯善沙漠,他们可以看见至少7个“再教育集中营”。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内森·鲁泽(Nathan Ruser)发出推文透露“吐鲁番市公安局经营著至少14个非法关押少数民族的拘留设施”。世界维吾尔大会也在推特指出,获迪士尼鸣谢的吐鲁番公安局,是一个参与东突厥斯坦关押营的机构。

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指《花木兰》电影对暴力机构答谢,显示制片公司为了利益弃守自己国家的人权价值底线,他呼吁公众抵制该片,不要成为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的同谋。

迪里夏提说:《花木兰》公开的对中国的暴力机构答谢,经济利益已经使很多企业丧失道德概念,协助宣传中国在当地针对维吾尔人推行的“种族灭绝”宣传。我们呼吁尊重人权、有人权信仰的人们公开抵制《花木兰》,呼吁观众不要成为极端的针对人类从事迫害的机构的同盟者。

旅英作家马建向本台表示,电影在结尾感谢合作方是常规操作,但迪士尼与新疆当局合作期间,已是“新疆集中营”广泛曝光之后。电影拍摄地有多座“集中营”,这些罪恶被电影的合作计划所遮蔽,迪士尼扮演一个美化中共镇压行为的角色。

马建说:迪士尼与中方的合作,是那些集中营都已经开始建了,摄影队还从旁边路过,还在那儿感谢,这确实是一件令人恶心的事情。当你在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失去自由,在集中营里。迪士尼根本不管幕后有多少人是受害者,你拍什么电影!这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不只是迪士尼,可以说明走到了出卖自己国家价值的地步,给共产党不止是打开大门,甚至是铺了红地毯。

去年8月,本台曾报道《花木兰》女主角刘亦菲在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透过微博转发《人民日报》的“撑港警”标语,其后另一主演者甄子丹也力撑港警。事件引发舆论哗然。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也于周一发文呼吁大众抵制《花木兰》。黄之锋表示:当你观看《花木兰》时,不仅代表您对警察暴行和种族迫害视而不见,你还可能参与了大规模维吾尔族监禁。

迪士尼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并与中国一直维持良好合作关系。1997年,迪士尼制作了《达赖喇嘛的一生》的电影,引发中国当局对迪士尼公司报复性封杀,时任迪士尼总裁艾斯纳(Michael Eisner)其后在中南海向前总理朱镕基致歉,称《达赖喇嘛的一生》这部影片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今年8月,美国笔会发表94页报告,批评好莱坞在中国审查制度下自我审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