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要闻滚动更新:澳大利亚ABC与AFR紧急撤离驻华记者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FR)紧急撤离其驻华记者。此前,中国警方要求与这两名记者进行约谈,引发一场惊心动魄的外交僵局。两人为仅剩的两名驻华澳大利亚记者。

**(本文持续更新,第一时间为您带来澳大利亚当日要闻)**

ABC驻华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常驻北京,AFR驻华记者麦克·史密斯(Mike Smith)常驻上海,两人周一(9月7日)晚登上飞往悉尼的航班。今天早上两人搭乘的航班已经抵达澳大利亚。

此前两人曾受到通知接受中国国安部的问话。

上周稍早,在北京的澳方外交官注意到博图斯应该离开中国,同时澳大利亚外交部也向ABC总裁大卫·安德森(David Anderson)发出警告,敦促ABC组织航班让博图斯回到澳大利亚。博图斯原计划上周四早上启程。

然而就要启程前一晚也就是上周三晚,博图斯正与同事举行告别聚会,七名中国警察来到博图斯的住处,通知博图斯禁止其离境,并将于翌日就“国家安全”问题对其进行问询。

博图斯随即打电话给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请求使馆人员将其从住处接到大使馆。此后四天,他一直待在使馆中。

在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傅关汉先生(Graham Fletcher)的陪同下,博图斯与中国官员于周日进行了对话,经协商,如果博图斯与警方通话,那么他的出境禁令将被取消。

谈话后,澳方使馆官员告知博图斯,他的出境禁令被取消。

在上海,AFR驻华记者迈克尔·史密斯在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接受保护。同时,澳方外交官与中方官员协商,让两人安全离开中国。

ABC新闻中心总监盖文·莫里斯(Gaven Morris)对撤出驻华记者一事发表声明称,驻华记者站是ABC国际新闻报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会致力于重返中国。

“对所有澳大利亚人来说,在中国发生的新闻、中澳关系以及中国在亚太地区以及在世界上的作用都非常重要,我们希望能够继续让我们的记者进行实地报道,”声明表示。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也就此事发表声明称,澳大利亚政府向在中国的两名澳大利亚记者提供了领事援助,帮助两人回国。

“我们的驻北京大使馆以及驻上海总领馆都与中国有关部门进行接触,确保他们的福祉,并确保他们回到澳大利亚,”佩恩说。

她表示,澳大利亚针对中国的旅行建议已经在7月7日更新,目前保持不变。

佩恩说,澳大利亚政府将继续向包括成蕾在内的被拘留在中国的澳大利亚公民提供领事援助。

维州过去24小时新增55例确诊,八例死亡。确诊人数较昨天稍有上升,死亡病例总数升至683例。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对维州政府宣布的第四阶段疫情限制路线图作出回应,并表示希望维州比所计划的更早重新开放。

莫里森表示,联邦政府将仔细审查维州的计划,并仍在等待维州卫生当局提供详细的数据模型。

联邦此前一直批评维州对新冠疫情的处理方式,莫里森曾要求安德鲁斯制定一条解除限制的途径。周一,莫里森特别提及对该州按计划重新开放的速度,以及追踪密切接触者的能力表示关心。

总理在发表上述评论的同时也谈到了政府与医药公司达成的协议,即如果疫苗试验获得成功,澳大利亚最早可以在明年获得数千万剂新冠疫苗。

因商业与边境得以重新开放,且新增病例数增长缓慢,新南威尔士州被成为澳大利亚抗击疫情的成功典范。

莫里森昨天将新南威尔士州的“检测-追踪(test-and-trace)”战略形容为压制新冠疫情的“黄金标准(gold standard)”。

由于各州在如何最好地控制疫情的问题上意见不一,联邦政府明确表示,相信悉尼当局已经探索出了最可持续的模式。

税务专家称JobKeeper留职津贴申请评估流程存在漏洞,并担心该漏洞将被成千上万澳大利亚人所利用。

为了获得每两周1200澳元的工资补贴,从9月28日(周一)起,个体经营者需要向税务局证明,他们每周工作的时间超过20小时。

特许会计师(Chartered Accountants)税务主管迈克尔·克罗克说,这个规定看起来“是一个诱人的机会”。

业界对小企业,特别是个体经营者如何统计其每两周的工作时间表示担忧。

克罗克解释说,国库部长此前宣布,对于个体经营者来说,他们需要每周‘积极参与经营’20小时或更长时间才能获得更高的补贴。否则,他们只能获得750澳元的兼职补贴。

“这是一个非常宽松的测试,你甚至可以说你晚上在家洗碗的时候也在想生意的事,” 克罗克说。

澳大利亚前自由国家党联盟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将该党削减外援的行动形容为 “令人遗憾”,警告这将破坏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的影响力。

自2014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对外援助预算在联盟党政府执政下出现暴跌。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政府将外援预算从2014年的约50亿澳元削减到略高于40亿澳元。

自那时以来,外援预算基本没有大的变化,更多的资金流向了太平洋岛国,而此前针对世界其他地区的一些计划则被取消或削减。

当年,毕晓普女士曾在党内展开了内部斗争,希望维持外援金额。

她说:“澳大利亚政府做出了我认为令人遗憾的决定……因为决定削减外援正值对南太平洋岛国的竞争迅速加剧之际。”

目前新冠疫情促使堪培拉将外援资金重新用在了澳大利亚周边地区。

70岁的斯特拉·罗(Stella Lo,音译)于昨天上午11:15至中午在Ku-ring-gai Chase国家公园散步时与朋友走失。

她具有亚洲人长相、短黑发,穿着紫色长袖上衣和背心,黑蓝两色紧身裤,以及一件深色夹克,夹克底部有蓝色条纹。

新州警察和州紧急服务人员正在进行空中和陆地搜索。

当维州西南部小镇Warrnambool的居民林尼·马斯特(Lynny Mast)感到新冠疫情的居家限制令让她感到不适时,她决定让她的幽默法大放一下光彩,于是她在家门口的便道上立了一张牌子。

牌子上写道:“你现在进入滑稽漫步部的辖区,立即开始[你的] 滑稽漫步“,以此鼓励人们在经过她家门前这段人流繁忙的便道时要滑稽走路。

她说有些人会觉得这个牌子很有趣,于是开始滑稽走路。

“大多数路过的孩子们都很喜欢这样做。”

**ABC中文:Jason Fang 和 Kai Feng 编辑报道**

**(9月7日澳大利亚东部标准时间早上9:10点数据)**

**附表:**

**更新时间:澳东标准时间9月7日早9点;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