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没有三权分立”起风波:林郑高调为中央保驾护航

![第一位在立法机关提“三权分立”的人为亲中人士、现任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本土研究社facebook图片/立法会文件截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901/640/c500ec3a7aab93f4f6af5337009a08f6.jpeg "第一位在立法机关提“三权分立”的人为亲中人士、现任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本土研究社facebook图片/立法会文件截图)") 第一位在立法机关提“三权分立”的人为亲中人士、现任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本土研究社facebook图片/立法会文件截图)







![教育局网站已不能搜寻由时任终审法院常任法官陈兆恺撰写,名为“基本法、法治与香港的优势”之简报。(教育局网站截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901/640/d0192d183f81fd12152c7649245b3232.jpeg "教育局网站已不能搜寻由时任终审法院常任法官陈兆恺撰写,名为“基本法、法治与香港的优势”之简报。(教育局网站截图)") 教育局网站已不能搜寻由时任终审法院常任法官陈兆恺撰写,名为“基本法、法治与香港的优势”之简报。(教育局网站截图)









中共过去已就香港是否有三权分立发表见解,例如习近平当中国国家副主席时曾发表的“三权合作论”。到港府近日公开高调说“香港没有三权分立”,言论再次引起社会争议。特首林郑月娥周二更清楚表明,香港的宪制架构“就是一个行政主导的架构”,而行政主导的核心就是行政长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不过翻查过去资料,不少高官乃至教科书都有谈及“三权分立”,令人怀疑政府是否“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有教师相信,政府是要削弱司法独立的机制。(文海欣 报道)

香港高中通识教科书经教育局“专业谘询服务”审阅后,新版教科书删去或修改当中有关“三权分立”的内容。香港教育局局长长杨润雄周一(31日) 表示,香港无论是回归前后,都没有三权分立,言论引起社会争议。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日)回应时斩钉截铁地表示,完全支持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的说法,并说杨润雄就香港宪制制度解释清楚是值得赞赏。林郑月娥又指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并不是“全面自治”,强调香港享有的权是“中央授权给香港”。她又表示,香港的宪制架构“就是一个行政主导的架构”,而行政主导的核心就是行政长官。对于有司法界人士曾指香港有“三权分立”,林郑月娥就认为相信有关人士所指的,是“功能上的分工和互相制衡”。

林郑月娥说:香港是没有三权分立。这种享有的高度自治并不是一个全面自治。这种享有的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并不是一个和中央分权的宪制制度,我们享有的权是来自中央授权给香港的。

这三个机关,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按基本法,大家要互相做自己的职能,互相制衡及配合,但最终这三个机关透过哪个机关或哪个人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就是行政长官。

政府的说法令人对香港是否拥有“三权分立”一事再感疑惑,过去不少资料亦有记载关于“三权分立”。记者翻查教育局网站纪录显示,一份在2011年由时任终审法院常任法官陈兆恺撰写,名为“基本法、法治与香港的优势”的简报中提及,“权力分立(或称三权)”。然而,记者周二再查阅时,发现该连结已失效,令人怀疑是否与杨润雄说“香港无论是回归前后都没有三权分立”有关。

前通识科教师杨子俊周二接受本台访问,指出过去通识科教科书仍保留“三权分立”的说法,但自从中联办曾指香港从没“三权分立”一事后,部份教科书已作出调整例如说社会上对“三权分立”都有不同看法,他认为这符合通识科要令同学知道社会上有何讨论的准则。不过杨子俊认为今次情况不同,由官方演绎、制定送审机制等,这有违通识科的精神。他续指,今天是“三权分立”,他日会否是谈及司法独立亦要转口径,由官方标准改变而令教学亦要更改。

杨子俊说: 这个是前所未见的,一直以来当局都是相信通识科的专业或相信校评局也好、教师专业也好,让我们有自由度去做。所以(现在)有些违背了通识科的精神,原本是看社会上有甚么意见、看法,但今次却不同。今次变成好像因为要处理政府的声音,而政府这个声音其实本身是影响老师在学校的状况、以至影响老师本身的工作,所以不敢说某些事情。

对于为何港府要发表“香港没有三权分立”言论,杨子俊估计最近不少反修例案件受关注,很多人批评律政司的做法,认为其针对示威者、偏帮警察,政府是要削弱司法独立的机制。

杨子俊说:他们(政府)可能想营造一个新的观点,其实这是一个常态。所谓三权分立,他们是不认同司法独立,从一开始就应该是行政主导,或香港政府才是最大权力的那个,他们可以根据其认为的社会状况,决定香港可以如何被管治,所以希望可以削弱司法独立的机制去看香港应走哪一个方向。

其实过去多位高官亦曾谈及过“三权分立”,例如前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于2014年就说“司法机关不是行政机关一部分”,“这亦是西方国家常说的三权分立,正正就是这三方面分开、独立行使他们的职权”。

更令人注意的是,原来当初第一位在立法机关提“三权分立”的人正正是亲中人士、现任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本土研究社”周二说,在1984年谭惠珠仍为亲英派立法局议员,她首次于立法机关中提出“三权分立”。当时她说“维持香港安定与繁荣,有赖法治、经济和人民的行动自由,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政治架构”。

在法律界方面,2001年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曾表示“权力分立就是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互相制衡”。而2014年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亦称《基本法》清楚订明立法、行政、司法机关三权分立的原则。

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周二指香港突然失去三权分立,批评政府的说法不能令市民和国际社会信服。他说“三权分立”是普通法下的重要宪制原则,并说终审法院将在11月处理“禁蒙面法”司法复核案,当中一个重要论点是“三权分立”,相信终院将就此原则作最新和最具权威性的论述,5位法官亦不会受林郑月娥言论所影响。

郭荣铿说:她(林郑月娥)说终审法院过去在三权分立的论述上是错误的或是故意提起一些争拗,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是可笑以及对司法机关很不尊重。首先由教育局局长去删改教科书,就说以后不准谈三权分立,这个肯定是一个政治举措。我觉得找林郑月娥出来,都不能令市民和国际社会信服香港是突然失去了三权分立,这个如此重要的制度。我相信这个政治举措也是配合他们收到的指示。

教育局长杨润雄周二出席电台节目时再被追问有关“香港无三权分立”的言论。他拒绝评论马道立的说法,说要详细看前文后理及三权分立的背后理念;并说要以《基本法》为准则,当局没有否认香港有独立的司法权,全国人大亦授权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有行政管理权及立法权,并且是以行政长官带领的政治体制。

其实过去,中央已就香港是否“三权分立”发表自己的见解。2015年时任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指香港从没有三权分立,特首超然于三权之上。在2008年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港期间,曾提出“三权合作论”,指“行政”、“立法”及“司法”机关要互相支持,2017年进一步表示立法、司法机构负责人要有“国家观念”和“自觉维护国家主权、安全”,此言论一度引发议论。

另一方面,教育团体“教育野”早前联同“进步教师同盟”、“教育同行阵线”及“香港人教育支援平台”则为通识科教科书作出政治审查、包括删除“三权分立”内容发起联署,联署人数已超过一万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