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疫情封锁令下 澳洲华裔老人上网课社交锻炼

一声声的“早晨”问候伴随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跳上电脑屏幕,五十多位华裔老人开始了Zoom上的养生舞课程。

对于从香港移民来澳大利亚近三十年的黎金源和太太黄慧芳来说,这是两人一天中最兴奋期待的一刻。

“我们感觉和朋友一块儿,减少了孤独的感觉,我们每个星期、每堂课的时候都见到我们的朋友......听到她们的声音,知道她们在这里,知道她们在我们旁边,就感觉好开心,”黄慧芳说。

在万年兴华人高龄会每周一次的养生舞网课上,五十多位老人挤满三大屏幕,在民族风味的古风乐曲中跟随老师缓慢舒展身姿,并进行托、举、推、拨、伸等各种动作锻炼。

几年前一项对香港2003年非典疫情的研究显示,老年人相比较为年轻者更有能力适应和应对危难状况。

黎金源和太太黄慧芳就是这样的适应者。退休十多年的夫妇二人喜欢到澳大利亚各地和海外旅游。

但随着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尤其是澳大利亚维州因为疫情抬头再颁封锁令,老两口不仅没法外出旅游,连家门都不太能出了。

“最初的时候比较不习惯......我们以前每周都会举行聚会,朋友们还有他们的孩子们一起来。过去几个月来,这些都没法做,简直很糟糕,” 黎金源说。

“我们觉得我们要保持好的心情,保持活动,于是我们就开始找些能两个人做的事情去做,” 黄慧芳说。

现在,黎金源和太太黄慧芳每周有四堂Zoom网课,包括八段锦、太极、大笑瑜伽和养生舞。

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St.Vincent's Hospital Melbourne)老年心理高级研究员特里·张(Terry Chong)分析,老年人面对危难表现出的韧性可能是出于他们应对过去逆境的生活经验。

“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老年人可能比年轻人更擅长于情绪调节,他们对危难的反应更少愤怒,并且能够更好地适应变化的环境,”张医生说。

来自中国福州的周和通和妻子黎兰英已经是耄耋之年的长者,他们也是万年兴华人高龄会Zoom课程的活跃学员。

“四级禁令一来,只能呆在家中。刚开始很不适应,一天就只有三件事了:睡觉、吃饭、看手机微信。感到很无聊,很苦闷,”周和通说。

“网课一开设,通过视频,我们又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脸孔,在活动之前有15分钟我们可以聊一聊、见见面,是很开心的,很开心,” 周和通说。

周和通夫妇和黎金源夫妇都是墨尔本万年兴华人高龄会的会员。随着新冠疫情再次笼罩墨尔本,万年兴华人高龄会将平日里的老人健身与社交活动搬到了网上,通过Zoom平台每周举行网上视频课程。

发起人之一何秀莲表示,选择Zoom上网课是为了激励老人保持社交和锻炼。

“跟着YouTube上课,你可能会变得懒惰,有时可能不会真的在做......但[Zoom课程上]你可以和其他人一起互动,你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在,从中可以激励你感觉自己是团队的一员,你需要用心来做,”万年兴华人高龄会秘书长何秀莲说。

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的特里·张医生也认同网络视频技术和平台在帮助老年人克服COVID-19造成的隔离和孤独感方面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它可以使他们在降低感染COVID-19的风险并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为他们提供某种联系。我认为它不能取代面对面的接触,但是考虑到我们都必须适应的新的‘COVID常态’,它可以提供一个很好的替代或辅助,“张医生说。

但这对于老年人来说有一道门槛。

澳大利亚全国老人协会(National Seniors Australia)去年对居住在全国各州和领地的5000多名老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许多老人在每日生活中都使用到数码技术,但精通程度上大不相同。

根据这份全国调查:

万年兴高龄会秘书长何秀莲透露,为了不让这道数字门槛难倒老人们,她们申请了一些资金用于购买平板电脑,租借给会员使用。

“有一个会员不知道怎样下载Zoom,我们就租给她一台平板电脑,装好了所有软件,她只需要按下Zoom就行。我教她输入会员号和密码,然后点击进入。现在她参加几乎所有的课,”何秀莲说。

“另外一名会员只有手机,我可能会在封锁解禁后租给她一台平板电脑,这样屏幕会比较大一些,”何秀莲说。

黎兰英透露,一开始听说要上网课觉得是年轻人的东西,但上了以后感觉很好。

她的老伴、八十三岁的周和通也笑着回忆刚开始上网课时的曲折经历。

“比如网课的软件我就不会下载,需要孩子帮我们下载下来。下载了软件,秘书长每一次活动前发短信过来。开始我弄不来,搞了好几次,反反复复,后来在秘书长的指导下才把会号和名字输上去,”周和通说。

在大学做老师的张文恺是老人会中的年轻一族。六十多岁的张文恺表示,自己和先生经常使用Zoom、微信和WhatsApp来学习知识、保持社交。

“各种各样的Zoom课我们都有听,有时候朋友的孩子在上网课,我们也会要来跟着听一听,也知道一下他们是怎么上。我上过舞蹈网课,还有金融营销方面的Zoom讲座。先生从WhatsApp上收到幽默小笑话都会转给我看,” 张文恺说。

每周三早上9点多,黎金源和太太黄慧芳和很多老人一样早早进入万年兴华人高龄会组织的Zoom课堂,一边和老人会的朋友们热情地打着招呼,一边舒展筋骨做准备。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们会做热身运动“甩手操”,温习养生培元十三式,并在老师带领下学习天心般若拳。

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老年心理高级研究员特里·张表示,医学界有许多研究支持身体锻炼对身心和认知健康均有裨益。

“我非常支持老年人进行身体锻炼,包括太极拳、中国民族舞蹈和瑜伽,“张医生说。“我们的研究特别关注身体锻炼对认知健康的益处。缺乏运动是老年失智症(dementia)的最大可调节风险因子,进行身体锻炼可以潜在降低老人患上失智症的风险。”

张医生也建议老年人在开始进行一项新锻炼项目之前咨询健康专家或专业人士。

澳大利亚卫生部在全国老年人的身体锻炼指南中给出五点建议:

“一个礼拜我们参加三次网课,今天早上是气功八段锦,请来的老师本身也83岁了,为人很热情,很乐于助人。星期三是养生舞,星期六是大笑瑜伽,开怀大笑, “周和通说。

“我感觉很好。这些网课都很放松,能够把身心、排气、拍手都结合起来,对老人都很好,” 黎兰英解释说。

张文恺则表示自己最喜欢的Zoom网课是中国民族舞蹈。

“平时都会雷打不动地参加活动,主要是老人会的民族舞,跟着赵瑚瑚老师学舞蹈和形体的一些基本动作,”张文恺说。

赵瑚瑚五年前从浙江温州移民到澳大利亚,如今已近古稀之年。

周三中午,她在万年兴华人高龄会的Zoom网课吸引了四十多位原籍来自中国、香港、台湾、柬埔寨和马来西亚等地的老人参加。

“[我会]根据我们的年龄,根据我们参与人群的水平高低编一些简单的易于接受的舞蹈。还有在家里教学,有场地局限性,所以要范围小的舞蹈,”赵瑚瑚说。

在养生舞一个多小时的网课上,五十多名老人在时而欢快、时而舒缓、时而参悟的乐曲声中全神贯注地做着动作。助理老师突然发现高龄老人周和通的视频短暂黑屏了,便呼唤他打开摄像镜头,确认他一切都好。

“老师很关心每个老人。如果没看到某个人,她就会说,‘某某人,我怎么没看到你啊?你的脸露露脸啊?”黎兰英说。

老人之间的这种互相关心不仅体现在线上,而且还体现在线下。黄慧芳说,经常打电话问候一下独居的高龄老人家也是疫情下生活的重要部分。

“有一位我们叫她‘老人家’,80多岁,精神很好的,一个多月没有看见她出来,我会打电话给她讲几句,差不多每两三个星期就打一个电话给她,”黄慧芳说。

“有些朋友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我们会多点关心,每个星期给她们打个电话,看看她们有没有什么困难什么的。”

张医生认为,疫情下应多关注老年人。

“这些限制措施或许会带来诸如孤独感和隔离等挑战,这些可能会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例如,我见过患有焦虑症的患者,由于对探访养老院的限制而变得无可适从。我认为焦虑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我们在疫情期间要尽最大努力支持老年人,例如帮助他们使用技术与人保持联系,这一点至关重要,”张医生说。

“我告诉老年朋友,只要保持活跃就好,疫情封锁期间不能聚会不能去餐馆晚餐,尤为重要的是保持活跃,每天做点什么事,而不是躺着不起,” 黎金源说。

“保持乐观,保持心情愉快,有什么事既来之则安之,不要悲观,总有一天会见面的,” 黄慧芳说。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