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公使王晰宁:澳洲缺乏礼貌 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王晰宁今天中午在堪培拉发表演讲时指出,澳大利亚在没有事先跟中国打招呼的情况下“突然”´呼吁对病毒起源展开独立调查“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建议之前从未以任何方式咨询过中国政府,”今天中午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座无虚席,澳大利亚各大媒体的记者听王晰宁以《中澳关系,何去何从》(China and Australia - Where to from here?)为题发表演讲并随后回答记者提问。

“我们认为这不符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精神,它缺乏最起码的礼貌和外交[程序]。

“每个人都需要知道造成新冠疫情的原因,中国人也想知道,”王晰宁说,“但寻求原因并不是指责首先发现疫情的地区的人或官员”。

“它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他说,“突然之间,澳大利亚提出了这项令人震惊的提议,而澳大利亚本应是中国的好朋友。”

今年四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Insiders》节目采访时表示,堪培拉将推动对新冠病毒起源以及中国对疫情的早期处理方式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

五月,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WHA)通过了一项欧盟起草的动议,呼吁对新冠疾病大流行的起源和国际卫生防疫行动进行“全面、独立、公正”的调查。

虽然澳大利亚是最早呼吁调查的国家,但是世卫大会通过的动议却是由欧盟起草的。当时,中国驻澳大使馆刊文讽刺澳大利亚声称调查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是个笑话”。

有记者反问王晰宁,既然两国是战略伙伴,为什么当澳大利亚的内阁部长们就大麦和牛肉贸易问题尝试与中方政府部长通话却没有得到回应?

王晰宁表示,要承认目前两国关系中确实存在阴影。因此需要更加明确立场,以消除阴影。他说中国对话的“大门总是敞开的”,不存在障碍。

之前王晰宁在讲话中引述澳大利亚的一句谚语:“盯着太阳就不会被阴影困扰。”

这句话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访问澳大利亚在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到。习近平当时以这句话阐述中澳两国存在分歧很正常,要求同存异。

王晰宁强调,澳大利亚的调查提议是“不公正的”,但他拒绝就新冠病毒是否来自武汉作出回应。

“我们认为这是一项单独针对中国的提议,因为在此期间,澳大利亚的部长们声称病毒来自中国武汉,但他们没有指出任何其它地方也可能是来源,”他说。

“我认为溯源是科学家的工作,”王晰宁说。

澳大利亚代理联邦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教授被问及王晰宁的说法时表示,新冠溯源并不是目前他所关注的焦点,但澳大利亚政府对新冠病毒的来源非常关注,并且非常希望能从中吸取教训。

“我们知道最初报告的病例来自武汉,这是事实,”凯利教授说。

澳大利亚的独立调查提议发出之后,北京先是停止进口四家澳大利亚企业的牛肉,对大麦加征80.5%的关税,然后又两次以“种族歧视”为由警告中国留学生和游客“慎重考虑”来澳事宜。最近一次的举措是宣布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展开反倾销调查。

王晰宁没有正面回应中国是否利用贸易反制澳大利亚的独立调查提议,而是反复强调,中澳在贸易和商业方面的往来一直是两国关系的重心。

他说,中国在过去连续11年一直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商业伙伴国,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和国际旅客来源国。

“到2035年,中国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基础设施全部到位,成为一个繁荣、强大、民主、文化先进、和谐、美丽的伟大的现代社会主义国家,”他描述了北京眼中的美好未来。

“我们不会就澳大利亚的本国政策、维护其国家利益和促进国民福祉的举措而提出质疑,”他说。

“我们不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战略威胁。[中澳两国]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没有历史问题需要治愈。

他说,中国永远不会干涉别国内政,也不会向其他国家强加任何东西。

“我们不会让Hungary Jack's卖中国饺子,”他说。

针对王晰宁的演讲引发澳大利亚华人网民在全国最大的华人论坛之一的新足迹上发表了数百条评论。网友们集中讨论的焦点在于中国对独立调查的态度。

“就算是源自中国,承认一下那又怎么样?不是来自中国,配合一下不行吗?”一名网友写道。

“现在调查清楚是源自中国了吗?如果没有为什么要承认?”另一位网友反问道。

此外,还有人表示,刨除政治博弈,疫情一定要调查出来源,不然连新冠病毒出自何处都不知又该如何抗疫。

针对王晰宁说澳大利亚的举措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网友表示,“中国人民又被代表了”。

“中国人民得感情是感情,世界人民的感情不是感情?病毒让全世界受到如此大的伤害,难道不影响世界人民的感情吗?”他说。

昆士兰科技大学研究员姜源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说法是西方舆论经常忽略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它的执政理论基础不是搞共产主义革命,而是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姜源认为,王晰宁的说辞显示出北京不喜欢西方“拿意识形态说事”。

“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国际关系会有体现,某些中国人的感受会被人忽略,而北京需要照顾这种感受,”他说。

然而,自1989年初离开中国来到澳大利亚、在六四屠杀事件后参与过民运的商人李隽说,王晰宁的说法实际上是一种“绑架”。

“中共历来就是把中共和中国人民他是绑在一起的,实际上它是绑架了中国14亿人,它又不是中国14亿人选出来的…… 怎么叫伤害中国人的感情呢?”李隽反问道。

“这不是澳大利亚要追责,全世界都要追责,中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说。

姜源和李隽都认为,王晰宁的措辞显示出北京在澳中关系上寻求变化,但他们关注的是这种论调的两个侧面——姜源将之称为“回暖”,而李隽称之为“求和”。

姜源说,王晰宁在讲话中表示愿意通过经贸上的紧密合作,去换取双方政治上的善意。

“它是一种回暖的迹象,”他说。

但李隽认为,当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主流西方民主国家团结应对中国在贸易上的依赖,对中国形成了非常不利的局面。

“民主世界离了中国,还是正常运转的,但中国离了[这些]民主国家,离开世界经济经济圈……不求和就难以过难关。”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