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东德环境污染案例:苦涩的“千香街”

*德国环保历史回顾系列五*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8年,一小队东德环保人士完成了一桩“不可能的使命”:6月25日,他们在比特菲尔德-沃尔芬(Bitterfeld-Wolfen)附近的工业区拍摄到了灾难性的环境污染状况的画面。

**欧锦赛决赛** **史塔西也去看球了**

拍摄日期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这一天是1988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决赛的日子。三位活动人士齐默曼(Hans Zimmermann)、诺伊曼(Ulrich Neumann)和海尔弗雷驰(Rainer Hällfritsch)猜测,即便是史塔西或者警察可能也会去看球赛了。果真如此,活动人士拍片没有受到打扰。

齐默曼挑选了拍摄地点;诺伊曼作为环保网络“方舟”(Arche)的代表,与西柏林的记者取得了联系。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不过,风险很大。齐默曼回忆说:“如果他们抓住了我们,我们要被关进鲍岑(Bautzen,史塔西监狱所在地点)十五年。”

**西德电视台播出** **东德想“对策”**

秘密拍摄的画面甚至在西德电视台播出了。1988年9月27日,西德电视一台播出了比特菲尔德地区严重的污染状况。播出的画面是所谓“银色的湖”,这是一个生活区附近的老的煤矿塌陷湖。此外,还有一个有毒垃圾堆放点的画面。由此,比特菲尔德的环境灾难程度曝光——无论是在西德,还是在东德。

西德电视台播出的这则新闻唤醒了比特菲尔德的民众。人们到处都在谈论这个话题,这引起了政府的警觉,消息一直传到执政的德国统一社会党(SED)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成员梅塔克(Günther Mittag)下令对这则新闻进行评估,并提出建议措施。这个任务一层一层往下布置,最后到了比特菲尔德当地官员那里。

1988年11月9日,当地官员写了一份文件,列了长长的一条清单,说明如何反驳这则新闻。比如:他们声称,根据挑选出的数据,比特菲尔德地区的污染状况已经明显减弱。此外,还有一些意识形态类的反驳方式,比如:“世界各国都有垃圾堆放点,西德的那些丑闻就证明了这一点:那里毫无监管地堆放有毒垃圾。”

**坊间戏称“千香街”** **每隔百米气味不同**

但文件中没有写明的是,比特菲尔德的环境污染,政府难辞其咎,因为:为了不限制工业生产,环保要求都被取消了。在东德这很普遍,工业生产有优先权。

比特菲尔德-沃尔芬工业区的污染大户是两家化工厂ORWO和CKB。工厂设施陈旧,环保越来越退居其次。空气、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因此越来越严重。民众亲身经历这一情况。坊间把通往比特菲尔德-沃尔芬方向的马路称为“千香街”:沿着车间走,每隔100米,气味都不同,“有时候是苯酚,有时候是丙酮,有时候是色素的气味”,齐默曼回忆说。

比特菲尔德在德语里有“苦涩之地”的意思,在环保人士看来,名副其实。

**孩童易患支气管炎、哮喘**

环境的灾难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是显而易见的。1990年11月,两德统一后不久,联邦环境部确认:“在比特菲尔德地区,空气、水和土壤都存在极大的污染——儿童因支气管炎和哮喘疾病就医的需求高于平均水平,其肺功能指标低于其它比照地区的儿童。引人注意的还有,因畸形而导致的胎儿死亡率很高——1989年为千分之5.5,而多年平均值为千分之2.3。”

延伸阅读:东德环保运动:从被监听到“圆桌会议” 环保人士多夫勒的生态课上,有五名史塔西(东德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在听课,同时还勤奋地做着笔记;柏林墙倒塌、剧变后,环保人士坐上政府“圆桌”,参与制定环保政策,关停了核电站,设立了多个生态保护区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