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反核运动(下):一位支持抗议者的县长

*反核运动(上):存在33天的德国“国中国” 德国对核能从最初的狂热,到后来的“不,谢谢!” 退出核能政策下,德国将在2022年前关停全部核电站。这一历程如何走过?*

***德国环保历史回顾系列九***

(德国之声中文网)瓦克斯多夫(Wackersdorf)曾是巴伐利亚州最富有的地区之一:70年代的褐煤开采让人们致富。但煤炭全部开采完了,当地的失业率就飙升到20%以上。

就在这时,似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1985年,州政府对管辖瓦克斯多夫的县长舒耶(Hans Schuierer)说,选址在该镇修建核废料处理厂,届时将创造3000多个就业岗位。

时任巴伐利亚州长施特劳斯(Franz Josef Strauß)承诺说,核废料处理厂的危险程度,不会超过一家自行车辐条生产厂;该厂将大大推动地区经济。

然而,县长舒耶在与厂方一起看建设图纸时发现,到时候要建一个200米高的高炉烟囱。对方解释说,这是为了让放射性有毒物质尽可能大面积分散,以保护当地居民。

“我立刻清醒了”,舒耶对德意志电台回顾说,“如果要排放放射性有毒物质,那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完全变了。”

舒耶拒绝签字同意建设方案,“这违背我的良心”。随后,在州政府的申请下,巴伐利亚州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取消了舒耶的决定权限。

舒耶说,他当时的态度是:不乞讨、不乞求,而只是勇敢地争辩,好好地争取自由和权利。他还引述作家布莱希特(Berthold Brecht)的名句:当法治变为非法,反抗就成为义务。

在绕过县长舒耶的情况下,1985年12月,核废料厂开工了,预计完工后每年处理500吨核废料。

当地居民发起抗议,在施工地点搭建棚屋,被警方立即清除。州长施特劳斯批评反核人士“不负责任”:“如果有谁迷惑人心,毫无理由地让人们陷入不安全感、情绪激动和恐惧之中,那么这是魔鬼的作为,而不是上帝的作为。…上普法尔茨(瓦克斯多夫所在地)是一个现代的地区,还会更现代。我们将继续系统性地、坚定不移地扩建。”

抗议活动到1986年5月达到高潮。

“1986年4月26日发生了切尔诺贝利事件。头几天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传来第一批消息,放射性物质也在我们这里降下来”,舒耶说道。

4月,就有多达10万名抗议者前往施工工地示威,大部分是和平的。警方派出5000名警力保护施工工地。到5月,抗议者与警方之间的冲突激化。媒体称当地状况形同一场“内战”。

舒耶说:“每周末都有四五六千名来自德国各地的警察。人们在地上铺了铁蒺藜,大量警车开过铁蒺藜,就爆了胎。” 他向《南德意志报》回忆说,示威者受到殴打,警方甚至使用了警犬,“这种残酷粗暴,在今天是无法想象的。” 他说,当时示威者受到4000多个法庭程序的控告,但“对警察的指控都进了废纸篓”。

在一次示威活动中,警方用直升机向人群投掷了催泪弹。有少数人向警察投掷石块、纵火以及锯倒电线杆,但大部分抗议者十分和平,他们定期于周日组织散步,在附近的树林举行礼拜活动。在一次礼拜活动上,他们祈求道:“上帝,如果单靠我们自己,我们会想要用暴力解决问题。请加强我们不使用暴力的意愿。”

随后的几年,尽管抗议活动逐渐平息,仍有示威者留在当地。1988年10月,全力支持该核废料项目的巴伐利亚州长施特劳斯去世。

1989年5月,“德国核燃料再处理公司”宣布停工。工业界与法国核能公司Cogema进行了秘密谈判,并签订协议:核废料以后送到法国的拉哈格去处理。6月,德国环境部长与法国工业部长签订了协议,从而意味着瓦克斯多夫项目的彻底终结。舒耶猜测说,企业方也看出,在当地的状况之下,核废料加工厂是没办法运作的。

工业界给出的理由是,欧洲当时已经基本不再新建核电站,已有的法国和英国的核废料处理设施就够了。不过,也有工业界代表表示,瓦克斯多夫的项目“耗时太长、太贵”。

如今,瓦克斯多夫再次成为巴伐利亚最富有的地区之一。除了核废料处理厂的补偿金之外,那片原先的施工工地成为了一个工业园。宝马等企业在那里设厂,创造了数千个就业岗位。

县长舒耶后来获得多项表彰,包括2005年获得联邦贡献十字勋章以及2019年的巴伐利亚宪法奖章。他说,瓦克斯多夫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说明在一个法治和民主国家,什么是不应允许发生的。

2018年,一部以舒耶的角色为主线的电影在德国上映,讲述30年前那场反核抗议活动,片名就叫“瓦克斯多夫”。而瓦克斯多夫之争也成为迄今为止,德国的国家与反核运动之间最激烈的冲突之一。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