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冠疫情下的德国留学之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今年春天疫情开始蔓延的时候,也正值德国大学的学生们应该进到校园开始新学期之际。无奈随著感染人数快速增加,德国各联邦州一个接著一个宣布将课程调整为透过网路通讯软体授课,老师和学生们不得不把上课地点从教室搬到自己家中。这半年以来,德国的疫情逐渐获得控制,但透过网路授课的模式仍会继续维持到下个学期,多数德国大学也将秋季学期的开学日期延后一个月,只为做好更完善的应对措施。

**只身在德求学面临困境**

对于德国籍的学生来说,可以借此机会回家跟家人相聚或许是一个舒适安全的替代方案,但对于那些独自在德国念书的国际学生可能就不一样了。他们之中许多人住在单人宿舍,身边没有家人朋友。不仅在封城管制期间必须独自生活,可能连身体不舒服时,都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就算想回到自己国家渡过这段时期,也必须面对昂贵的机票甚至没有飞机可搭的情形。一些必须依靠打工维持生活支出的国际学生,甚至因为在疫情中失去工作而面临经济上的压力。德国政府则提供过渡金给财务出现困难的学生,符合资格的本国或外国学生可以申短期的生活补贴。

一位正在波昂念生物医学的王同学在德国经历了疫情最严峻的时候,她向德国之声描述了这几个月的以来的观察:“我觉得疫情控制还算不错,虽然起步晚了点,但颁布命令后,执行速度很快。戴口罩的政策则是一周缓冲后就开始执行了,人民也都很守规则,几乎没看过违规不肯戴上口罩的人,人们也会彼此保持距离。”开始执行这些措施之后,她的家人朋友也从原先的担心转为放心不少。

**办理学生签证,需提交“出席义务证明”**

关于国际学生的入境规定,德国政府的应对政策提到“必须到场上课而不能完全在境外完成学业的外国学生,也可以因上学而入境,……线上学习或远程学习者仍不能入境”。因此,今年入学的学生们在申请签证时,除了以往的例行文件之外,还需要附上由学校所提供的出席义务证明,证明该学生有必要在德国境内完成学业。除此之外,学生们也必须在入境德国时,向海关出示这份证明书。

目前所知,这个规定只适用于尚未入境的学生,已经在德国境内的学生则不在此限,德国之声采访了几位今年入学的台湾学生。在汉诺威攻读物理的许同学7月底申请签证时,被要求提交出席义务证明。据他表示,如果没有附上出席义务证明,该份签证申请就不会被受理。

也有人更早之前就遇到这种情况,目前于巴伐利亚邦就学的郑同学在6月下旬办理签证时,就被要求出示此证明。而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申请签证,事实上他在今年1月就已经拿到具有三个月效期的签证。后来欧盟基于防疫,禁止持有D类签证的学生首次入境,郑同学只好留在台湾参与线上课程。但因为必须到德国接受考试,他于是再次提出学生签证申请。但校方却表示,相同的考试可以延后到下学期,故暂不提供出席义务的证明,让他十分无奈。后来在他个别询问授课教授之后,终于有教授愿意开立证明,郑同学也在一番波折后拿到签证。

而目前人还在台湾的陈同学则已经在台湾上完了弗莱堡大学第一学期的网课,并预计近期前往德国完成剩下的学业。虽然接下来的第二学期仍是透过网路授课,但学校愿意提供出席义务证明,鼓励学生到校参与团体讨论和使用学校资源等。

**对于德国疫情和歧视的担忧**

在疫情期间出国当然会有所顾虑,几乎每个学生出发时都带了充足的口罩和消毒用品。他们也不约而同提到了八月初在柏林举行的反新冠措施游行,认为部分德国人对戴口罩仍然有负面印象。许同学认为:“他们认为只有生病的人才会戴口罩,但戴口罩本身是一种预防措施,尤其是在这种特殊情况,难道身边的人没戴口罩就是健康的吗?”此外,学生们还担心可能会遇到歧视东方脸孔的情形。

**线上课程无法取代的文化交流和互动**

受访的学生们虽然不完全看好德国疫情发展,但提到比起台湾,德国的课程选择较多且对于在课堂中的实作练习有更多著墨,让他们愿意在疫情蔓延之际前往德国进修。陈同学认为,虽然第一学期是线上授课,但仍能感受到课程对于逻辑思维及思辩培养的著重,因此觉得能“亲自赴弗莱堡,认识培养其发展的土壤、文化及城市至关重要”。

对于网课,陈同学表示不仅免去了地点限制,能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上课心态也比较轻松。但比较可惜的是人际之间的互动仅限于课堂时间,失去了和老师同学们进一步交流的机会。他说:“赴德念书对我而言,不应只是单纯的念书,其所包含的面向更多元及更包容性:土壤、文化、城市、思维模式,以及人的交流与互动。”同学则认为除了较容易疲劳,“这时候采取线上课程是最好的方式,而且可以重复听,时间弹性。”

人在德国上网课的王同学感到非常不适应,除了网路不稳定影响到上课品质外,长时间独自在家,失去转换环境和实际上课互动也导致学习成效低落。有些教授以纸本学习材料取代亲自讲课以及没办法亲自和教授讨论课业等等,都让学习效果打了折扣。

学生们多半表示不支持德国政府暂时禁止网课学生入境的措施,他们认为这让留德之路增加了更多阻碍。陈同学指出,线上授课可能会降低人才选择留学德国的诱因,也限制了留学生的学习权益。许同学提到对于学生有利的几个优点:“不用负担房租和健保等等的费用,又不会中断学业。”此外他也说,在这个特殊时刻,要是国际学生进到德国要找住处,可能会更困难。

国际间的新冠疫情看来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如何兼顾学生的受教权和德国国内的防疫,考验著德国政府的应变能力。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