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民主党外交政策纲领批评中国,强调国际同盟

华盛顿 —

美国民主党拟议的施政纲领批评中国的贸易行为,建议减少国防开支,并反对“永远的战争”。这个施政纲领寻求阐明民主党的外交政策目标,并凸显它与特朗普总统之间的分歧。

这个将在本星期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80页的施政纲领,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因为预计将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拜登不需要对其立场表示支持。不过,该纲领提供了有关民主党的愿景和政策重点的官方概要。

它是由一个民主党领袖小组起草的,其中包括拜登争夺民主党提名之战中的最后一位挑战者、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这个纲领寻求弥合包括桑德斯在内的民主党阵营中的进步派与拜登更为温和的做法之间的分歧。这个提议的施政纲领保留了拜登的广泛政策重点。预计拜登星期四将在他的家乡德拉瓦州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批评中国**

中国已成为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的核心外交政策问题之一。特朗普总统与中国的贸易战以及起源于中国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病突出了这一问题。

民主党在其施政纲领中对中国的贸易政策采取了强硬立场,并试图将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努力描述为不够强硬。

“与特朗普总统不同,我们将对抗中国和其他国家行为者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图谋,并要求中国和其他国家停止并终止对我们的公司进行网络间谍活动,”该纲领的草案称。

这个纲领还批评了特朗普为了与中国谈判一项贸易协议而对中国商品征收数十亿美元的关税,称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是“鲁莽的”,并说这些政策伤害了美国农民。

特朗普试图在贸易、汇率操纵和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上的咄咄逼人等一系列问题上与中国对抗。他还表示,中国必须对此次冠状病毒大流行病负责。美国和中国在1月份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但第二阶段的谈判已经停滞。

拜登批评中国的“冒犯性的”贸易行为和人权记录。他强调了与国际盟友合作对抗中国的必要性。

**国际同盟**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的美国外交政策教授查尔斯·史蒂文森(Charles Stevenson)认为,特朗普和拜登之间最重要的外交政策的区别是,“特朗普一直践行一个强势的单边主义”,而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希望回到一个在前几届政府里非常突出的“国际性的、合作性的和支持同盟”的外交模式。

特朗普处理外交的手法与以往大多数总统都大不相同。他公开质疑国际同盟和组织的价值,包括北约、世界贸易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

民主党在其政纲中花了几页的篇幅讨论国际同盟。它指责特朗普“攻击了我们的力量来源,掏空了美国的外交政策,撕碎了国际承诺,削弱了我们的同盟,并玷污了我们的信誉。”

民主党承诺修复与包括欧洲和非洲在内的世界各国政府之间在其看来是破损的关系。在非洲问题上,它指责特朗普政府 “忽视和蔑视” 非洲大陆。

拜登把他的许多外交政策计划的重点放在重建与盟国的密切关系以及与国际机构的合作上。

**国防经费**

民主党的政纲呼吁削减军费开支,这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一直主张增加国防开支,并警告说,民主党将削弱军队。

“我们可以用更少的钱维持强大的国防并保护我们的安全,”这个政纲写道。它还呼吁对五角大楼进行年度审计,并终结民主党所认为的国防部存在的“浪费和欺诈行为”。

这个政纲还呼吁“以负责任的方式结束永远的战争”。

拜登和特朗普都承诺减少美国在海外的驻军。

特朗普把驻阿富汗的美军人数从大约12000人减少到8600人,这是美国与塔利班今年早些时候签署的一个协议的一部分。今年6月,他宣布将把美军驻在德国的34500的总人数减少9500人。然而,特朗普一直在艰难的兑现他在2016年竞选时做出的减少美军在海外的总体部署的承诺。

维吉尼亚大学的政治分析师凯尔·康迪克(Kyle Kondik)说,共和党一直被视为比民主党更为鹰派,但他认为,可以争论的是,特朗普没有他2016年的民主党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那么鹰派。克林顿因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而受到批评。康迪克说,特朗普也可以也同样的论点来对付拜登。拜登在担任参议员时也曾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

在也门的问题上,民主党的纲领呼吁结束对也门境内由沙特领导的战争的支持。在伊朗问题上,它拒绝将“政权更迭”作为美国的政策目标。

**总统大选**

虽然外交政策问题能够导致两党展开激烈辩论,但对美国选民来说,这些很少是首要问题。

史蒂文森说,“鉴于这场大流行病,外交政策问题对今年的选举产生影响的可能性更小。”

在皮尤研究中心8月份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经济被列为最重要的问题。79%的登记选民说经济对他们的投票非常重要。其次是医疗保健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外交政策问题排在第六位。57%的登记选民说,这对他们的投票非常重要。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