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职场母亲的困境:新冠疫情让女性就业率大倒退

根据加拿大皇家商业银行的统计,仅在疫情开始后的头两个月里就有150万加拿大女性丢掉了工作。今年四月份的女性就业参与率(即就业适龄人口当中有工作的和正在找工作的人的比例)降至55%,这是三十四年前的女性就业水平。经济学家警告说,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不仅是加拿大人的家庭收入,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率也将受到影响。

这项统计显示,自1981年以来,加拿大女性的就业参与率除90年代初期那几年之外一直在缓慢而持续地上升,但是到了今年三月份,示意图上的曲线跌落断崖。六月份有所回升,但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特殊的经济衰退“she-cession”**

每一次经济衰退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失业,其中男性的比例通常高于女性。但是这一次由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和以往不同,女性失业人数大大超过男性,以至于出现了“she-cession”这个把英语里的女性第三人称代词和“经济衰退”合在一起的新造合成词。这一方面是因为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餐饮、旅游和零售业女性员工多,另一方面是因为学校和幼儿园关闭对居家工作的妈妈们来说是更大的挑战,而她们在解禁后重回工作场所的困难也更多。

多伦多健身教练帕莱克(Reena Parekh)自疫情以来的生活和对未来的计划可以说是许多职场妈妈的缩影。她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和一个一岁半的女儿。三月份健身房关闭,她在过去几年里幸苦建起的顾客群瞬间四散。她很快转到网上咨询,但是收入还是大受影响。

即使后来健身房在严格的防疫措施下逐渐重新开放,帕莱克的工作状态也没能恢复原样。疫情以来幼儿园关门,儿子和女儿都呆在家里,需要人照料。她每次开始线上咨询,第一件事就是告诉顾客谈话可能会被孩子打断。

**兼顾家务与工作的重担主要压在女性肩上**

到了二十一世纪,承担大部分家务的仍然主要是女性。另一位接受CBC采访的职场妈妈、律师事务所助理施瓦茨(Charlotte Schwartz)有四个孩子。她告诉记者,在家工作以来,她不得不改变作息时间,把大部分工作放在孩子们起床以前和睡觉以后。几个月早起晚睡的生活让她感觉精疲力尽。

如果需要夫妻一方为照顾家庭放弃工作,在大多数情况下做出这个选择的也是女性。最重要的原因是收入。帕莱克说,她丈夫的收入比她高,不可能由他来放弃工作。至于她自己,她现在已经决定,至少在今年年底以前不会重返健身房。

施瓦茨说,她在最难熬的时候也想过暂时离职。但是这对她的职业生涯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加拿大统计局的2018年数据显示,在付出同样时间的情况下,男性每得到一加元报酬,女性能得到0.87加元。

疫情加剧了男女在就业和报酬上的不平等。施瓦茨说,她感觉女性正在失去过去几十年来争取到的东西。

但是有经济学家警告说,一旦回到传统家庭模式,女性再想要重返职场会困难得多。而失去女性劳动力也会对加拿大经济造成不良影响。过去在讨论劳动力短缺问题时,一些专家已经指出,女性是一个现成的劳动力“库存”,为女性就业提供便利是比去海外招募临时工更有效的解决劳动力短缺的办法。

(CBC News, Perlita Stroh, Ioanna Roumeliotis)

**相关报道**

**男女同工同酬:加拿大女性薪酬仍比男性少四分之一**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