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疫苗研发领跑全球 对澳洲意味着什么?

当前全球的新冠疫苗研发竞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国显然是其中的领跑者之一。

作为第一个爆发新冠疫情并且第一个报告新冠感染病例的国家,中国的研究人员在新冠病毒的疫苗研发上领先一步。该病毒目前已在全球范围造成75万人死亡。

中国制药公司康希诺(CanSino)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合作开发的一种疫苗已获批在军人身上使用。

然而,考虑到共产党治下的中国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棘手的外交关系,人们不禁问道,如果中国成为第一个研发出有效疫苗的国家,将会是一番怎样的情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今年五月表示,中国研发的国产疫苗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面向所有国家。

然而,面对过去十年中国疫苗制造业的多起丑闻,中国的国产疫苗质量亦引发质疑。

我们将透过这篇报道探究中国新冠疫苗研究背后的企业的同时,了解中国制造的疫苗或将可能如何影响澳大利亚人的生活。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上周发布的最新疫苗研发进展,全球共168种候选疫苗已进入试验阶段。

其中,六支疫苗处于第三阶段试验,这意味着它们正通过在大量人群中进行试验来衡量其有效性和安全性。

在这六支全球领先的疫苗中,有三支由中国开发商研制,其中包括国有企业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和国药集团,后者正与分别坐落在武汉和北京的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展开两项试验。

此前,中国新冠疫苗的研发项曾遇到了一项挑战:随着新增病例数的下降,在中国国内对活跃病例展开大范围试验变得十分困难。

这导致国药集团早在六月就表示,其疫苗可能要到2021年初才能投入商业使用。

然而,这个问题已经通过将试验地点转移到中国境外得到了有效的解决。

国药集团董事刘敬桢表示,该公司已在阿联酋为约1.5万名受试者注射疫苗。在一段由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的采访中,刘敬桢表示,国药集团预计在约三个月内,即今年年底以前完成第三阶段试验。

科兴生物也采取了类似的方法来应对第三阶段试验的挑战。该公司在1600多名印尼受试者的帮助下启动了第三阶段试验,此前,他们已经在约900名巴西受试者的帮助下展开试验。

除了疫苗的研发,中国在疫苗生产方面也宣布有所突破。截至上月,中国共有13家企业启动了疫苗生产线,而国药集团在北京新落成的生产车间成为中国首个专为新冠疫苗设计搭建的制造流水线。该集团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个车间预计每年能生产2.2亿剂疫苗。

鉴于中国过去的疫苗丑闻不断,许多民众对中国疫苗的质量问题感到担忧。

十年前,一篇调查新闻曝光了中国山西的四名儿童在接种无效疫苗后死亡,另有74名儿童的健康遭到损伤,原因是当地卫生部门在明知疫苗放在没有空调的办公室中失效,仍坚持为孩子们接种。

此后,另一桩发生在2016年的丑闻加剧了人们对中国疫苗产业的不信任。据中国政府证实,价值数千万澳元的过期疫苗曾在全国各地流通多年。

位于墨尔本的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医学部初级保健和协疗学院的杨辉副教授表示,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疫苗在出口到澳大利亚前必须符合澳大利亚标准。

然而,杨辉副教授说,中国疫苗行业的乱象更多地来自企业的生产问题和腐败,而不是国家生物医学研究的实力。

“这不是一个科学问题。这是个管理问题,”曾在北京大学研究中国公共卫生政策与管理长达17年的杨辉副教授告诉ABC中文。

“不当的操作、腐败和管理不善等,造成了疫苗生产的问题。”

其中,储藏和运输疫苗的最关键的冷链技术成为了中国疫苗监管领域的最大挑战。

该技术是将疫苗保存在二至八摄氏度的安全范围内,以保持其抗体的活性。此外,药品污染问题也对中国疫苗的质量造成了负面影响。

“每种疫苗都有储存和运输的温度标准。在澳大利亚,我们有严格的系统来管理,”杨辉副教授说。

然而,位于墨尔本的专门从事中澳冷链物流的Mode Logistics公司的总经理理查德·帕塞里(Richard Passeri)告诉ABC,他认为将疫苗从任何国家运抵澳大利亚都是可行的。

帕塞里表示:“根据我在物流方面的经验,从海外运输疫苗不存在安全问题。”

担任世卫组织下辖的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顾问的澳大利亚流行病防控专家玛丽-路易斯·麦克劳斯教授(Professor Mary-Louise McLaws)认为,这种担忧可以通过中国研发生产团队与海外病毒学专家的合作得到有效的解决。

“通过建立国际小组来协助中国的生产...… 能够为最终的产品提供额外的信任,”麦克劳斯教授告诉ABC。

麦克劳斯教授认为中国不会在拥有了有效的疫苗之后对其他国家有所保留,即使那些国家与中国的政治观点相左。

“我认为中国不会在国民接种疫苗的同时希望新冠疫情仍在世界其他国家传播,”她说。

“如果哪个国家有能力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投入生产,那很可能就是中国。”

然而,杨辉副教授认为,澳大利亚和中国在外交方面的紧张关系很可能意味着澳大利亚人想用上中国疫苗需要等待。

“关系非常重要,因为你首先必须订购疫苗,”杨辉副教授解释道。

“这可以说是一种战略资源,不可能免费与所有人分享…… 几个月前我们经历了口罩经济,未来我们将看到疫苗经济。”

此外,杨辉副教授还强调,澳大利亚人应该对本地研发的疫苗保持信心,因为澳大利亚在疫苗领域有着全球最严格的标准。

这一观点得到了麦克劳斯教授的认同,她补充说,澳大利亚人不应该急于购买最先投入市场的疫苗。

“我认为,让所有科学家努力找出一个效果好的疫苗有益于全世界,因为最先投入生产的疫苗可能不是效果最好的,”她说。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