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杜耀明评论】从警方搜查《苹果日报》 教你重建警队的六个关键

香港警察拉大队搜查《苹果日报》,由头到尾,错误连篇,既践踏新闻自由,又损害法治。不过,警队今次表现除了又一次令人错愕,从他们的失范行为之中,亦教晓大家他日重建警队的六个关键。

首先是遵守法律。警方按照法庭手令入报社调查当然可以,但必须跟足法庭规定的搜查范围,绝对不能碰触新闻材料,否则即属侵害新闻自由,亦即抵触法律。今次搜查行动,警方的目标是《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及报社高层管理人员,搜查范围就应限于他们,界线清楚不过,无任何借口可以搜过界,镜头前警员“顺手”检查新闻编采人员桌上的资料,都是犯禁的罪证。

二是符合程序公义。警方执行法庭手令,首先要在现场知会报社负责人,由他通知律师到场,尽快在律师和员工监察下进行搜查,而不是靠人多势众,向门口保安人员亮出文件,便绕过总编辑,直捣黄龙,随心所欲搜索现场。如此有亏程序,结果是损人而不利己,因为不仅报社遭剥夺法律权利,由此搜得证物能否在法庭呈堂,亦可以受到挑战。

三是注意组织纪律。负责行动的总指挥(高级警司李桂华?)应该身先士卒,带头入报社,跟对方的最高层接洽,交代搜查令内容,确定目标和禁区,并安排工作程序,达到调查目的又不影响新闻工作,才算领导有方的文明之师。否则一切交给下属带队,下属再交给下属去执行,说得通说不通,都不由分说,继续行动,拒绝沟通解说,没有商议馀地,异议者等同阻差办工,初则予以警告,再则拘捕扣留。结果,镜头下,搜查者通行无阻,但记者丶编辑被赶离工作岗位,前线警员无视禁忌在采访部到处摸索,总编辑要求澄清遭大声警告,员工抱怨给软禁监视。岂真是上演谁大谁恶谁正确的真人秀?

四是尊重新闻自由。警方有办案的权,但必须兼顾新闻自由,因此一不能妨碍新闻工作,二不能搜查新闻材料,三不能干扰新闻采访。但警方今趟一次过触犯此三项,《苹果》记者丶编辑被迫打断工作,新闻部遭搜查,在场者更被登记身份证,而一些警方定性为“不可信媒体”的记者,包括香港电台、《立场新闻》丶几间外国通讯都不得内进采访,只能跟其他路人在禁区外围观,不能见证警方的行动。

关键在于何谓“可信”?根据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的解释,这涉及媒体报道是否持平丶有否参与报道以外的活动丶有否阻碍警务人员工作、有否对警方构成危险等。但这四个方面具体有何所指?何谓“持平”丶“报道以外的活动”丶“阻碍警务人员”、“对警方构成危险”?是甚么时候开始评估?又怎样去评估?量化计算还是偶拾事例或者单凭感觉?这些指控后果严重,警方为何不清楚列出问题和证据,给有关传媒答辩的机会?还是需要这些传媒状告警方诽谤,才会在法庭交出证据,证明所言属实?最后,“阻碍警务人员”、“对警方构成危险”属于刑事罪,何以未见当局执法?这些都需要一一向公众交代、问责,也是警队优劣的第五个关键。

否则若是由警队自己说了算,问题就不仅仅是主观武断,更抵触了利益冲突的原则,亦即第六个关键。警方是新闻采访的对象,但采访对象若有全权挑选采访者,自己利益攸关,能否客观公正挑选,本身已是问题,自挑自选能否取信于公众,更是问题中的问题。

犹记特首林郑月娥上任不久,按照一些客观标准(*注),订出认可网媒的名单,让他们参加官方的采访活动,就是要避免流于主观和利益冲突而为人诟病。如今邓炳强反其道而行,自行指定谁可谁不可采访警队行动,可见其权高盖主,可以不避嫌疑,罔顾政府沿用的新闻政策。

今次搜查行动高调进行,动用近二百警力,前后约八小时,是近年所罕见,但出现上述的粗疏纰漏亦同属罕见。因此,若说今次行动是经过长期精心部署,而不是回应美国制裁的急就章报复行动,未免低估了警方的能力和效率。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注: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9/19/P2017091900330.htm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