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北戴河会议没被逼退 但习还挺得过美中冲突和经济寒冬的恶性循环吗

众所瞩目的“北戴河会议”据悉日前已经悄悄召开又静静落幕,这是中共每年依惯例会开启的重要政治议程,过往会落在八月初为期两周的时间来举办。兹因北戴河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南临渤海、北依燕山是著名的避暑胜地,名义上是要党政干部有休假休养的安排,同时让中央领导也能兼顾政务推动的正常进行,1952年中共中组部便明定了北戴河度假办公的制度;实质上,北戴河会议也是高层领导、党内元老及派系成员议论政事的重要场合,各方人马齐聚一堂的权力纵深戏码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涉及中共政治权力的纵横,发挥了重大决策与人事布署的政治功能。

“北戴河会议”其实是松散的聚会形式,没有明确的开、闭幕制式期程,确切的时间大多会以常年的政治讯息作为判断依据,以过去经验来看,七月底中共政治局常委层级的领导人会停止公开行程,同时北戴河周边的安全检查会提前部署安置;而且,会议的规模也没有一定的人数,进行方式并无相关规则供参考,也因此在议题的讨论过程中,多采取反复协商的方式来取得共识,马首是瞻是研商过程的必然现象,对于实务工作的细节内容则只是务虚的原则性讨论。此外,重大议题就会有类似“中央工作会议”的模式来进行,高层的领导人多会参与讨论,这是一般外界关注北戴河会议的焦点所在。

**难以权斗发难** **反习势力蛰伏**

今年北戴河会议的召开前夕犹如往常一样,重要领导人在8月1日后并没有公开行程的消息露出,北戴河周边地区也在七月初开始进行严格的安全检查,不但对秦皇岛火车站的旅客执行二次安检,更是加强对街上民众进行人脸辨识及体温测量,相关措施趋于严格显然是为了重要会议的预先部署。然而,这一次的北戴河会议却比过去来得保守,甚至鲜少有可供参考资讯,更一度谣传停办的可能。依往例来看,北戴河会议前夕会有领导人探望同在北戴河度假的专家画面,以及领导人轮番亮相调研工作的新闻露出,今年相关的讯息似有被封锁而难以判断,究其原因,恐怕与国内外形势不稳及党内权斗不断有关。


毛时代的北戴河会议非常重要,听说发动八二三炮战,就是在北戴河会议决定的。但近年来重要性已下降。图:中央社

媒体曾报导指出,“反习势力”已有集结通气的动作,且会在北戴河会议中向习近平亮剑,要求习近平必须为当前国内、外不利的情势负责,甚至抛出“让位”的政治诉求;此外,更有报导指出美国也在中共党内权斗中的指手画脚,认为中共权力斗争的情形将会愈演愈烈,甚至会有“不宁静”的革命情势发生。不过,持平而论,“让位说”是有过之的超现实臆测,毕竟北戴河会议已不如毛时代具重要决策的功能,甚至在江泽民时期对于领导人事与重要文件的讨论也难复见,且胡锦涛任总书记时,也将这样的政治惯例回归到单纯的度假与休养安排,尤以在习近平权倾天下的态势下,反动势力恐难借题发挥。

**国内经济颓靡** **政权维稳罩门**

而从今年北戴河会议草草结束的现象来看,凸显了中共政权已步入如履薄冰的关口,在COVID-19疫情的肆虐下,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明更指出,国内经济不但难有起色,持续下探是必然的结果;在制造业产值低落、房地产紧控的情形下,只有透过政府的固定资产投资与支持民间投资的政策力度,全年度经济增长才能勉强维持3%;换言之,过去引以为傲的规模经济优势已难以支撑或挽救经济下滑的速度,透过红色经济要素(消费市场、供应链及宏观调控)来实现经济正成长的作用已不如过往,“渐进式”依序趋缓的预防针已失效,解决消失将近3%的经济总量,会是下阶段政治议程(十九大五中全会)的热议焦点。


经济学者预计,中国经济持续下探是必然结果。图:PIXABAY

经济下滑直接冲击著“全面脱贫”的收官成绩,中国自行定义的贫困线是收入低于2,300元人民币的标准,依此定义中国需脱贫的人口数约一千万人。然而,从中共数字治国的操作惯性来看,难保数字有浮夸与谎报的问题,真实情形可能比目前估算还要高许多,李克强更曾表示“有六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人民币1,000元”的问题;以当前的社会经济情势来看,疫情造成生产力下滑及就业机会短缺的问题,以及长江洪水泛滥所导致财产损失及粮食缺口的危机,已加大“六稳六保”中“优先稳就业保民生”的推动压力,中共为了卸责仅能“精准造假”来确保目标能如期如实达成,然而,国内极度贫困的问题依旧存在且更难以解决。

**冲突解决矛盾** **国内国际恶性双循环**

除了国内经济的问题,据悉北戴河会议也针对国际形势进行评议,尤其是对于美中关系不断恶化的情势,似有力挽狂澜全力维护中美关系的基调传出,甚至也检讨过去半年多来的战狼式外交,中共似乎有意扭转国际社会的反中气氛;然而,要回到邓小平时期的“韬光养晦,绝不当头”的情境恐怕是南柯一梦,同时川普政府也对中国的转变没有太多期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日前出访捷克便表示:“北京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改变路线”,显然中国难以用权宜之计来应付了事。换言之,美中冲突已不再只是经贸或科技层次的矛盾,其衍生出的政治议价将会超出中国所能负担的能力,甚至所要付出的代价会是中共难以对内交代的条件交换。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 (图:美国国务院)

习近平最在意的是2022年底中共二十大能顺利连任,而当美国挑明是剑指中共而并非中国时,言下之意就是不认同习近平权位延续的政治操作,而这也逼使习近平会全力确保权力地位能安然无恙;只是,权力愈集中对于自我安全的评估就会愈谨慎愈走偏锋,事实证明,近日习近平不顾国际反弹仍执意对香港进行政治抓捕与媒体整肃,以及立即对美国制裁中港官员提出报复名单来因应,甚至趁美国卫生部部长阿札尔(Alex Azar)晋见蔡总统时派战机侵扰台海中线。讽刺的是,“用冲突来解决矛盾”恐让问题如滚雪球般扩大,国内与国际的两个循环将会落入恶性循环的窘境,蜡烛两头烧,习近平将更疲于奔命。

作者》**吴瑟致** 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