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我们把希望寄托在疫苗身上 如果不会有怎么办?

世界卫生组织上周发表评论说,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拥有战胜冠状病毒的“灵丹妙药”。这话让人难以接受。

但是许多专家说,我们需要这一警钟,以使我们可以开始设想没有疫苗的未来。

位于墨尔本的斯威本大学(Swinburne University)健康科学系主任布鲁斯·汤普森(Bruce Thompson)说:“需要这样的提醒。泡沫必须被戳破,那就是说‘嘿,未来两年都不会有任何变化,所以做好准备。’”

汤普森教授说,即使我们现在有疫苗,也需要18个月才能到达您当地的全科医生那里。

即使到那时,我们也不知道它将为我们提供多大的保护,特别是对于那些更容易感染COVID-19的人群,包括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

然后总会有这样的问题,那就是有人无法获得疫苗或选择不接种疫苗。

昆士兰大学的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琳达·塞尔维(Linda Selvey)说:“我们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这很简单,我们将在很长的时间内和COVID-19共存。”

汤普森教授说:“显然,这很可悲,但是我们可以专注于一些好的方面。”

他说,我们不需要疫苗就可以驾驭COVID-19,澳大利亚通过安全的性行为和预防药物或多或少地消除了艾滋病就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专注于什么呢?

专家们认为,快速测试是我们需要改进的。

现在,我们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找出谁感染了COVID-19,即在测试诊所进行的深鼻和口咽拭子。从长远来看,这还不够,我们可以期待技术会迎头赶上。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的高级微生物学家塔格里德·伊斯提瓦(Taghrid Istivan)认为,在家中进行COVID-19测试是另一种可能的选择。

“这就像验孕一样,如果您感到不适,您可以去药房购买在家中进行的测试。这是可能的,因为我们拥有开发这种化验的技术。”

例如,美国一家制药公司开发了一种测试套件,该套件可在滴血后10分钟内返回结果(使用手指点刺),准确率达98%。

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目前正在为快速的家庭化检查进行快速审批流程,而多尔蒂研究院(Doherty Institute)将研究出最佳使用方法。

联邦政府还投资了数百万澳元开发了一种简单的病理学检测方法,可在30分钟内得出结果。

呼气测试是塔斯马尼亚州研究人员与炸弹检测工具制造商合作研究的另一个有望的选择方案。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迈克尔·鲍威尔(Michael Breadmore)教授说:“15年前,我们被要求迅速检测爆炸物,并将30分钟的过程减少到30秒,以使澳大利亚和世界变得更加安全,我们通过GreyScan做到了。”

“我们将利用所学到的如何异常快速完成化学反应的知识,将其应用于病毒检测。”

汤普森教授说,这看起来将改变人类对抗新冠病毒的战役。

“这意味着您可以在酒吧前或墨尔本板球场门口进行呼吸测试,并被告知,‘嘿,你呈阳性,请回家去’。”

塞尔维博士说,COVIDSafe应用程序未达到预期的效果,但如果全面改进,它仍可能是我们通往更多自由的门票。

“随着我们恢复正常生活,接触者追踪变得越来越困难,因此这必须成为优先事项。”

据透露,如果是两台锁屏的iPhone手机相遇,COVIDSafe能捕捉到这一相遇的几率只有25%甚至更低,因此COVIDSafe能实现其目的的能力受到了质疑。

但是斯威本大学的一个团队正在开发一种预测病毒传播位置的方法,以便可以实时警告人们。

这款“战胜COVID-19”(Beat COVID-19 now)应用软件依靠用户每天回答有关症状的问题(即使他们没有任何症状)。

研究负责人理查德·奥斯本(Richard Osborne)教授说:“通过了解可能出现COVID-19症状的人在哪里,我们可以帮助社区和卫生服务部门更好地进行计划,甚至在人们进行测试和诊断之前就做好准备。”

该应用程序的研究小组目前正在与联邦政府进行讨论。

汤普森教授赞同技术需要改变,但我们对此的态度也要改变。

“棘手的事情是人们必须信任政府使用这些信息。”

“人们担心隐私,但要让我们恢复社交,我们需要做到这一点。”

专家说,雇主对员工的期望以及他们为员工提供的工作环境都需要大幅改变。

汤普森教授说,这应该已经在做了。

“雇主现在意识到他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迫使人们去工作,现在他们三分之一的业务被从他们手中夺走了。”

对于某些企业而言或许不太可能,但是雇用更多的员工使他们有能力积极鼓励员工在生病时留在家里。

塞尔维博士说:“重振企业的资金应该投入到工作场所中,例如通过改善通风来使其更安全,同时也要增加人员数量,这将产生很大的影响。”

卫生专家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重新设计那些人员无法在家工作的行业,尤其 是屠宰场和老年护理领域。

“我认为世卫组织[在没有灵丹妙药的声明中]试图做的是刺激政府和社区之间的对话和讨论,因为如果我们要重新设计工作场所,那不是一两周就可以做的事情,”塞尔维博士说。

如果我们无法治愈新冠疾病,我们可以期望对其进行治疗。

非营利机构梅特健康服务(Mater Health Services)的传染病主管保罗·格里芬(Paul Griffin)说,治疗的主要目标是两个:改善人们的病情,或者减少他们的病毒量。

格里芬博士说,对于症状的治疗,地塞米松的试验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结果;而在抗病毒疗法上,瑞德西韦已显示出一定的潜力,但还不够。

“一种高效的抗病毒药物确实是迈出了一大步,因为它也可以用作预防疾病爆发的方法。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种药物是什么,但有大量的研究正在进行。”

格里芬博士是两项疫苗研究的主要研究人员(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Novavax和昆士兰大学合作),而第三项研究即将出现。他还是澳大利亚各地研究治疗方法的一项合作性项目的成员。

伊斯提瓦博士也在从事COVID-19治疗研究,但她说进展取决于支持程度。

“科学可以提出解决方案,但所有这些都需要资金。目前有一些潜在的疗法,但没有资金和协作它们就无法进展,”她说。

“最终,科学研究和医学研究必须得到资金的支持,并且还要欧洲、美国和中国的科学家之间进行更多的合作。”

格里芬博士仍然“非常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至少会有一种非常有效的疫苗,但是他说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是不明智的。

他还非常担心在疫苗诞生之前就已经很强的反对接种疫苗的情绪。

目前,有六种疫苗到了第三阶段试验中,其中一种是由澳大利亚默多克儿童研究所(Murdoch Children's Research Institute)进行的。

第三阶段将回答最关键的问题——这种疫苗能保护人们免受冠状病毒感染吗?

“因此,在我们大谈特谈哪种疫苗将有效发挥作用之前,这是我们需要查看的数据。”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