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超微咸鱼翻身 台湾舵手苏姿丰6年耕耘有成

处理器大厂超微产品热销,股价1年来翻两倍,市值突破1千亿美元。出身台湾的执行长苏姿丰掌舵6年,助公司摆脱危机重返荣耀,在以男性主导的半导体界散发女性领导锋芒。

苏姿丰1969年生于台南,3岁时跟著父亲苏春槐移居美国。自小立志成为工程师的她取得麻省理工学院(MIT)电机工程学士、硕士与博士学位后,进入德州仪器(TI)与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任职。

为专攻半导体,苏姿丰2007年离开IBM,接任飞思卡尔(Freescale Semiconductor)技术长,2012年跳槽超微(AMD)担任资深副总裁,推动超微抢攻个人电脑(PC)以外市场,并于2014年10月升任总裁兼执行长。

在她掌舵下,超微逐渐走出业务低谷,近两年成为半导体界最风光的公司之一,锋芒盖过近期宣布重整工程团队的业界老大哥英特尔(Intel)。

超微股价6日上涨1.6%,收在历史新高86.71美元,1年来股价飙涨两倍,英特尔同期股价涨幅仅3.4%。苏姿丰接掌超微时公司市值约25亿美元,本周首度冲破1千亿美元大关。

华尔街日报6日细数苏姿丰关键决策的报导提及,苏姿丰出任执行长时,超微摇摇欲坠,晶片设计选择出错与制造屡屡延宕,使得2000年代中期的营运盛况化为泡影。

当时业界普遍认为,桌上型电脑及其处理器市场重要性将逐渐降低,手机与轻薄笔记型电脑处理器将主宰未来。超微虽开始投资行动装置晶片,但强项仍是桌机、笔电与伺服器的中央处理器(CPU)及电脑与游戏主机的显示卡。

苏姿丰选择巩固超微核心产品优势,将手机与平板电脑晶片视为次要。

超微业绩证明苏姿丰当时下了正确决定。超微2019年CPU与显示卡营收达47.1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的18.1亿美元。

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期间,许多民众在家远距办公,刺激伺服器与笔电晶片需求,促使超微上修全年营收预测。

英特尔开发新型处理器陷入困境之际,超微与多家供应商合作提升先进晶片产能,新一代晶片有望保持压倒英特尔的效能优势。这源于苏姿丰5年前下的另一个赌注。

超微原本只和晶圆代工厂格芯(GlobalFoundries)合作,但苏姿丰想要有更多选择,2016年在公司财务困窘时同意支付格芯3.25亿美元解约金,让超微得以和全球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联手,打造出符合CP值保证且能准时到货的畅销晶片。

超微虽咸鱼翻身,但眼前仍有挑战。超微拓展伺服器处理器市场进展不如分析师预期,在显示卡市场遭遇强敌辉达(NVIDIA)。超微即使锋芒盖过英特尔,年营收仍不及英特尔十分之一。

苏姿丰著眼未来,超微下一步将锁定日益茁壮的特殊硬体市场,处理复杂的人工智慧运算。这个领域已有辉达等强力竞争对手,长远报酬也充满不确定性。

苏姿丰说:“你可能认为资源变多会让人更容易下决定,其实不然,因为你面对的机会变得更多了。某种程度来说,你受到更多制约,有点像手中原本有2个赌注,如今增加到10个。”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