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国家人权委员会今揭牌 外界有期许有担忧 - 200731-30

国家人权委员会8月1日揭牌,台湾的人权促进和保障工作进入新的阶段。专家及人权团体对于这项推动多年的倡议都表示祝福,也给予深切的期待;同时,他们也提醒委员的背景偏重社福议题、较欠约法律专业,职权行使法也尚未通过,恐怕会影响职权的行使,这些都是国家人权委员会上路后亟待解决的问题。

**国家人权机构 依据巴黎原则设置**

联合国大会在1993年通过“关于促进及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也被称为“巴黎原则”,以鼓励、倡导及协助各国设置国家人权机构,并揭示国家人权机构的组织要件及重要职责,包括组成及职权应以宪法或法律定之、应有广泛授权与明确职责,同时必须具有独立性、成员多元化、任期稳定和明确,以及充足的经费。

台湾各界历经20年的讨论与研议,立法院在去年12月三读通过“监察院国家人权委员会组织法”及“监察院组织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并已在今年1月由总统公布施行,依据巴黎原则成立的国家人权委员会在8月1日揭牌,希望落实宪法对人民权利的维护、奠定促进及保障人权的基础条件、确保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

**调查可扩及民间 完善人权保障**

依据国家人权委员会组织法,未来将有委员10人,每月举行一次委员会议,针对涉及酷刑、侵害人权或构成各种形式歧视的事件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及救济;研究及检讨国家人权政策并提出建议;对重要人权议题提出专案报告,或提出年度国家人权状况报告;协助政府机关推动批准或加入国际人权文书并国内法化;依据国际人权标准,针对国内宪法及法令作有系统的研究,以提出必要及可行修宪、立法及修法建议;监督政府机关推广人权教育等各项作为的成效等。待监察法修正通过,调查对象也将扩及私人机构,让人权保障更全面。国家人权委员会委员田秋堇:‘(原音)国家人权委员会有一个特别的功能,超越了之前的监察法,就是说监察法是只针对公务员,但是人权委员会可以涉及到民间的部分,所以这个权责更扩大。现在大家初步的讨论是说比较属于个案性质的案子就归到常设委员会去;系统性的案子就在国家人权委员会里面,大概初步是这样子的一个共识。’

田秋堇表示,有时候制度需要在运作中慢慢进行内部、以及与其他单位磨合,以发现法律上不足之处,她认为由陈菊担任监察院长暨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委,能使磨合更快速,即使要启动修法,相信也会更顺利。

**缺法律专业委员 职权行使需更全面**

对于推动多年的倡议终要实现,人权律师魏千峯给予祝福,但也指出,首届国家人权委员会委员多出身NGO,具法律专业的委员太少,将来可能增加运作上的困难。魏千峯:‘(原音)一般来讲,大概都三分之二是法官、律师、法律学者,这次只有一位,我是觉得因为要处理一些法律的东西,只有一位律师的话,我是觉得怕将来会较难运作。我不是说这些人不好,这些人在NGO都不错,但是问题他提名这样是有点问题的,有些对人权法、人权公约比较熟的一些学者或律师或法官都没有进去。’

魏千峯认为应参考邻近国家韩国或印度的运作情况,尤其韩国与我国较为接近,现在就先做再说,如果有问题便调整,不能硬拗。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也认为首届人权委员几乎都是与社会福利议题相关,但巴黎原则所要求的职权范围应该是完整、多元的,因此他寄望这些委员在处理案件时,不要只受限于过去的背景,而是要扮演全面性的角色。

此外,施逸翔也提醒,国家人权委员会将揭牌,但国家人权委员会职权行使法仍未通过,在这段期间,兼任人权委员会委员的监察委员要如何行使职权将会是个问题。施逸翔:‘(原音) 8月1号将上路的这个国家人权委员会,其实这些委员他们同时是监察委员,所以我们很担心8月1号上路之后,这些委员因为在没有国家人权委员会职权行使法的状况下,可能都还是会停留在原来这些监察委员的功能跟角色。’

施逸翔指出,即使这些委员知道如何行使职权,也可能会绑手绑脚,无法发挥“巴黎原则”所赋予的功能,从民间的角度,当然不希望有模糊的灰色地带,因此希望相关法制作业能够尽快完成。

**盼人权委员会具宪法位阶 成独立机构**

至于朝野正研议修宪,废除监察院成为重要议题,若监察院被废,国家人权委员会将何去何从?

田秋堇指出,各界必须思考,若废除监察院,将监察权交给立委,以监察权之大,交给没有上、下或参、众两院制衡机制的立法委员,人民是否放心?且立法院是政党政治互相竞逐的场域,若将监察权放置于此,又是否恰当?尤其现在监察院这栋房子里不但住著监察权,还住著国家人权委员会,要将这栋房子拆除前,应该先想好如何安置。

施逸翔则指出,国家人权委员会应该要具有宪法位阶,成为完全独立的机构,不应设置在任何政府机关之下。因此,他们希望在废除监察院后,便自动转型成国家人权委员会,并成为独立机构。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