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老领导是胡耀邦的秘书!

1980年上半年高考失败重读又被关系户排挤,我放弃在校读书这条多数人选择的生存道路,下半年毅然决然去了农场接受上山下乡的再教育。当时,这是被有条件的人瞧不起的卑微之路。爱面子的父亲放不下,想尽办法托关系给我找好一点的工作。

**懵懂青年 胸无大志**

1981年盛夏,我隶属的兵团第三师正酝酿著一场生死变革的自我革命运动,而我却在吃喝不愁的农场里,对未来完全没有雄心壮志,更没有前途茫茫之感,总之就是一副目光短浅,胸无大志的人生状态。一天,父亲带口信叫我无论如何务必赶回家。我走了五公里路匆匆回到家,看见父亲正在和一位从未见过、比父亲年龄大的长者,端坐在沙发上。父亲高兴地给我介绍说,“这是你爸的老同事。现在可是一个大人物了。是管咱们全师师资建设和干部培训的主要领导。他这次来基层,除了告诉我去他的培训基地当老师,还有就是想了解农场年轻人目前的工作情况、思想状态和对再学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时隔四十年,当时父亲的老同事问了我什么,我又是如何回答的,已经完全忘了。但是他对于我的两个批评与一个期望,至今仍令我记忆犹新。

第一批评我著装太多(穿了两条长裤、长衣)、太花(颜色显眼)、太前卫(喇叭裤),头发太长,而且衣服尺寸不讲究,一点也不精明的不男不女;第二批评我说话的语速语调太快太高,没有抑扬顿挫停顿有序,显得不成熟、不稳重,当然,相对的,我也没有虚伪世俗的圆滑腔;然后转身对我的父亲说了第三点:有热情少心眼,很有可能会吃亏碰壁走弯路。“但是,如果按照我今后提议实施的教育规划,抓住继续学习的机会,还是很有前途和期待,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才。因为他有基质、有热情、有可以挖掘的潜能。也许是大器晚成厚积薄发的那类人才…”

他叫游传太,是刚刚恢复干部待遇的建国前干部,现在是农三师组织部享受副师级待遇的正处级官员。

**农场办进修班 打开人生新的出路**

果不其然,全师十几个团场的近百个基层农场开始搞起夜读学校,将白天务农的青年人以打考勤的方式,送进临时夜校三个月,重温学习过的语文、数学和英语。随后农场进行了一次招收护士的入门考试,我的成绩还不错,但是我不想去那个单位工作,为此,还被父亲调侃训斥过。又过了半年,来了一次去大城市读书拿学历的机会。经过两轮笔试、推荐和审查,我第一次走出农场去了新疆第二大城读专业脱产班。毕业后当了干部,成了农场的技术骨干领导,在新的岗位、新的环境,能力热情得到绽放,不仅获得事业上的好评肯定还有成果,而且,我又再一次经推荐、笔试和组织部门的综合考察,成为共产党第三梯队的青年储备人才,送到北京继续读书深造,提升能力和增广见识。

90年7月,两年的干部培训毕业了。受大气候的影响,属于超期服役的父亲和游伯伯必须退休,想要发挥馀热也不被允许。此时我通过父亲断断续续的介绍,才知道关于游伯伯一些鲜为人知的个人秘密。他是1949年到1953年期间,在四川南部中共川北行政公署工作,是时任公署主任胡耀邦的秘书。在执行中央的统购统销工作时,为了实事求是的收购农民的多馀粮食,没有完成也没有完全按照中央的指示精神,被有关部门提出了批评。因为有胡耀邦向有关部门澄清事实承担了责任,所以,大事化小,不了了之。等到胡耀邦上调到中央后,有些对过去的问题纠缠不清的官员,再拿“破坏统购统销”这个罪名来说事,结果游伯伯就被抓起来,不问青红皂白送到了新疆南疆接受监督改造。他的个人命运从此就跟胡耀邦的仕途沉浮捆绑在一起,时宠时辱时喜时悲,文革的时候打成牛鬼蛇神下放到农场,一直到1978年底,还是胡耀邦亲自过问,才平反昭雪恢复一切。这次,也是因为说了几句同情胡耀邦的话,被彻底革职,解甲归田。根据相关政策全家搬迁返回原籍四川南部县,享受离休干部的特殊待遇。

**再次受老领导关照进党校 六四彻底改变人生轨道**

1992年10月,我在官场失意,受游伯伯的关照安排到兵团第三师党校,勉强做了一个基层党校的普通老师。

1995年10月,我再次被命运捉弄。由于不满中共对八九民运的处理,我直言不讳的发表违反党中央定性的观点,导致被党校开除。我到四川流亡了。

我离开新疆,不辞而别,再一次刺伤父亲。他郁郁寡欢,为我忧心忡忡。实在难以排解时,就向远隔万里的游伯伯诉苦。年龄和身体比父亲更加不好的游伯伯,知道我的情况和选择后,一反过去的批评态度,反而开始安慰鼓励父亲,赞许我的行为和选择。甚至在书信交流中直抒胸臆点评时政,大篇幅表达对党和政府的质疑与批评。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抨击身边官员的贪污腐败,到了可能会亡党的程度!他还经常怀念和胡耀邦在一起工作时的愉快坦诚和宽松环境。

当时,四川的交通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去一趟南部最少也要一天半的时间。所以,几次想去探望游伯伯,都因为路途遥远,而没有成行。再加上来到成都不久,就认识了志同道合的“八九一代”,我如鱼得水,忙得不亦乐乎。直到游伯伯因病去世,也未能再见上一面…

斯人已远去…此时此刻,写下前半生曲折经历中所承受的恩泽,也算是对游伯伯,对父亲,对自己的良知和选择,无尽的缅怀和纪念吧!

作者 》**黄晓敏**,出生于新疆喀什,曾在中共体制内担任行政工作,也当过党校教员。1995年被体制开除到成都自谋生路。因长期参与维权活动,三次被拘、两次被判刑。目前是独立撰稿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