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长沙公益三子被扣一年未经审讯 官方秘密走法律程序

湖南省长沙富能非政府公益组织三名成员被控“颠覆国家”罪,案件拖延一年,官方疑于近日秘密召开庭前会议,家属聘请的律师全被官方单方面撤换,庭审过程也被严密封锁。其中一名被告的父亲、人权律师吴有水,撰写连载文章思念儿子引发社会共鸣,但即被官方强行查删,庭审过程也被严密封锁。(黄小山/程文 报道)

“长沙公益三子”——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志愿者吴葛健雄和刘大志,被长沙国安局以颠覆国家罪抓捕,至今已被拘留一年。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表示,官方近日秘密召开庭前会议,办理此案的长沙国安、以及长沙中级法院和检察院、司法局都严密封锁消息,甚至连官派律师是谁也不让家属们知晓。情况显示,被抓三人的基本诉讼权利根本获得无法保障。

施明磊说:现在我们家属很怕他们会以非常快的秘密审判,现在官派律师呢,也不给任何的资讯。我们找官派律师已经找了134天了,国安局、司法局、检察院、律协,都不告诉我们这个官派律师是谁,最后是我们家属自己找到了。吴有水(吴葛健雄之父)是跟官派律师陈宏义、陈汝超做了一个沟通,陈汝超就说,吴葛剑雄就是有罪,这个案件保密。所以这明显的就是配合,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律师。

吴葛健雄的父亲、人权律师吴有水就向本台表示,上周三(22日)是儿子吴葛健雄和他的同伴被抓一周年,但迄今为止,家人们委托的律师不但无法会见,连三人在狱中的状况也无法知晓。当局强行为三人每人指定了两名官派律师,但官派律师根本不接家属的电话。吴有水指,本月14日官方已经举行了庭前会议,但家属无法知晓更多的资讯。

吴有水说:三个人的案子已经到了法院,7月14号,开了个庭前会议,他们指定给我的一个律师叫陈汝超的,他们说,还要向上级汇报。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得到甚么时候要开庭的通知,而且他们是指定了每个人两个(律师),因为根据中国的法律,每个当事人只能请两个律师。

据本台记者获悉,长沙方面指定了长期和官方合作的龙雄彪等作为程渊的辩护律师,并指定了长沙律协常务副会长陈宏义和律师陈汝超为吴葛健雄的代理人。本台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该三名官派律师,也发现三人一直拒绝接听电话。办理此案的法官赵某也一直拒绝接听电话。

![被长沙国安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和刘大志。(被捕者家人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728/640/00ce2ee898b5a6e727f27356b89227ce.jpg "被长沙国安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和刘大志。(被捕者家人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被长沙国安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和刘大志。(被捕者家人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近日,吴有水在社交媒体以《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为题撰写系列文章,详细回顾儿子被抓一年来,他苦寻孩子的消息,并多次被威胁的经历。文章发布即引发广泛共鸣。随著文章的传播,管制随之而来,连续发布了七篇的连载,被大量的删除或限流。

一名调查记者在转发文章时写道:这是吴有水律师从其父母、自己本人和孩子一家三代“被反革命”的家族史,字字血泪。一个90后的年轻人,在自己的祖国因为做公益而被犯罪,这是吴有水的悲伤,也更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伤。

吴有水坚决认为孩子无罪,并指出,官方严打民间NGO,其主要原因依然是恐惧民间慈善机构和他们争夺民心。同时,因他写出了官方恐惧民间慈善机构,以及习近平上台后打压民间NGO的事实,也导致文章被列为敏感内容而被封杀。

吴有水说:21号开始发的,就是为我儿子被捕一周年,说是他颠覆国家政权罪。1994年12月14号出生的。我认为他很善良啊,而且他很认真的做这个公益啊,他们主要是帮助残疾人个体维权,主要是政策方面的。在中国,公益活动是被共产党垄断的,不允许民间存在。别人插手,等于说就跟共产党争人心了。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就开始对中国的民间NGO进行打压,抓了不少人。所以我就把我所了解的事实经过写一下嘛。要隐瞒这个真相,所以它要删除我的文章。

富能的服务目标是协助残疾人士维护权益。本案是继广东和北京多位农民工NGO人士被抓后,官方对民间NGO组织残酷打压的标志性事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