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唐凤登日版富比世封面 谈学运及公民科技

被日本媒体喻为天才IT大臣的行政院数位政务委员唐凤,登上杂志富比世(Forbes)日本版最新一期封面。内容介绍她谈太阳花学运,以及这场学运对公民科技社群发展的影响。

富比世日本版的记者上个月初,想邀请唐凤接受专访,唐凤上个月15日写电子邮件回应同意接受采访。报导指出,唐凤每天早上班忙于公务,看起来是乐在工作中。目前台湾的公共服务相当革新,总统杯黑客松活动从2018年举办以来,每年举办,参加者提出许多巧思。

报导指出,原本是市民黑客的唐凤于4年前35岁那年就任数位政委,她从事公职的契机要追溯到2014年春天的那场太阳花学运。

当年3月18日台北市立法院周边涌进大批以大学生为主的民众,当时国民党执政,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完成“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审议后要提交院会强行通过,民众冲入立法院。当时的媒体报导,民众不知法案内容,对于决策黑箱作业大感不满。

唐凤当时原本是程式设计师,与美国矽谷的团队与企业采远距工作方式,但她觉得这场学运非同小可,于是写讯息给同事说:“我要去立法院,工作要请假2周。”她是与市民团体g0v零时政府的成员数百人协助占据立法院的民众设立直播系统。这场太阳花学运大约在3周后落幕,堪称和平顺利。

唐凤受访时表示,占据立法院的行动成功,不仅是抵抗而已,各方的意见能获得整合,是一场很好的学运。学运后,民众的意识也起了变化。

她表示,以前对年轻人而言,政治是政治人物在做的事,但太阳花学运后,采取政治性行动、关心政治变得“很酷”,她觉得街头上的50万人对于服贸这样的争议能形成共识,算是做出了些贡献。

对台湾的公民科技社群而言,太阳花运动带来一大转机。唐凤参与的g0v零时政府是2012年她与好友高嘉良共同发起的,致力于推动“开放政府”,让政府资料开放透明,使得对同领域感兴趣的民众可一同讨论。

她表示,在太阳花学运前,她和好友们所建立的公民科技社群顶多约1万有人关注,但太阳花学运期间约有50万人关注,目前g0v零时政府已有1,000万人在利用,这如同在数位界建桥铺设高速公路一般。

2014年12月,当时的政务委员蔡玉玲主动向g0v零时政府黑客松提出线上法案讨论平台,希望借此提升行政部门的效率,并让公务员理解新世代思维与工作模式,之后唐凤与其他11名g0v零时政府志工合作,推动虚拟世界法规调适交流平台vTaiwan的开发工作。

2016年1月总统大选,国民党败选,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当选为总统。蔡玉玲卸任后,蔡英文政府找唐凤担任行政院数位政委。

1996年唐凤15岁那年注意到网际网路的世界,她认为当时的教科书内容过时,于是告诉老师她要辍学,在网路上学习。

现在身为数位政委的唐凤建立类似vTaiwan一个公共服务平台开放政府联络人(Participation Officers, PO)制度,找各部会联络人集思广益或者率领中央政府官员、地方自治体直接下乡或到偏乡举办“社会创新之旅”听取地方上的意见。

报导说,今年在防疫过程中,唐凤曾打电话到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的免费防疫专线1922建议说:“因有小学生戴粉红色口罩在学校被欺侮,明天大家就戴粉红色口罩吧。”结果,隔天部长们真的戴上粉红色口罩。唐凤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大家都快乐。

唐凤在受访的最后说出她喜欢引用已故加拿大诗人Leonard Cohen名言:“万物都有裂缝,所以光才进得来”(There is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她认为世上并非完美无缺,人类的行动有时会破坏生态,自然界与人的世界的结构性的问题可一同处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