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疫情下善的循环!美东拯救食物行动不但帮助农夫 还救助穷人

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各行各业都深受打击,美国失业的人口达到前所未有的境地。根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于23日的报导,因为许多商业活动重新开放,6月时,好几百万人回到就业市场,然而,最近疫情反弹,失业率也再度攀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今年四月的14.7%的失业率为历史最高,最近的11.1%则紧追在后。可想见,有数百万的美国人正面临生活的困境,连吃一餐都有困难。然而,出乎意料地,于华盛顿州东部的农人却在烦恼如何处理他们卖不出去的农产品。因为三位热血热心的当地人,不只拯救了农作物,也让当地的食物银行有充沛的食物供应来源。21日的《西雅图时报》(The Seattle Times)报导了这个美丽的故事。

一切从4月29日的一则脸书消息开始。

乔治‧阿赫恩(George Ahearn)得知华盛顿州东部(Eastern Washington)的农夫要免费送人马铃薯和洋葱,所以他询问大家,谁有卡车可以借他,他要将那些就要丢弃的食物运送到华盛顿州西部的食物银行(Western Washington food banks)。

完全没想到,回应是如此迅速与热烈,共集结了四台卡车,其中两台还有挂车,这运输大队马上就把马铃薯和洋葱运送到食物银行。阿赫恩表示,本来我的目标是带回一公吨(1000公斤)的农作物,但我们带回了9.36公吨。

事情没有就这样结束,阿赫恩和当初合作的两个人成立非营利组织“东西拯救食物”(EastWest Food Rescue),到目前为止,他们已运送了两百四十万磅(超过一百万公斤)的农作物给至少160家食物银行。他们的行动,稳固了食物安全(food security),也让农夫至少收回成本。

**拯救食物也等于拯救农夫**

南西‧巴林(Nancy Balin)是当初回应阿赫恩借卡车的人之一,现在为“东西拯救食物”的三位执行长之一。她表示,因为新冠疫情,那些种植餐厅使用等级的马铃薯和洋葱的农夫,立刻失去那些餐厅顾客。加上欧盟封关,餐厅自然也停止营业,因此他们也无法出口种植的马铃薯和洋葱。


数万吨品质优良的马铃薯和洋葱,原本要出口或送往餐厅。 (EastWest Food Rescue FB)

当疫情发生时,2020年的马铃薯还在土里,2019年的马铃薯则在冷藏仓库里。当2020年的马铃薯可以收成时,2019年的马铃薯若不出清,2020年的马铃薯就没地方可去。所以,农夫们面临抉择:是要销毁2019年的马铃薯,让2020年的马铃薯可以进仓库呢?还是让2020年的马铃薯就烂在田里?

正当华盛顿州东部的农夫正在烦恼怎么处理没有人购买的马铃薯时,因为疫情造成严重失业的灾难,到食物银行领取免费食物食品的大众顿时遽增。来自奥赛罗(Othello)的阿赫恩在得知家乡农夫的困境后,他决定要帮助这些农夫,于是他和“Terragold 农场”联络。

“Terragold 农场”的主人澳乔亚(AJ Ochoa)提供五大卡车的马铃薯给阿赫恩,但是阿赫恩只有一辆私家车,于是他和食物银行联络。不过另一个问题来了,食物银行无法收大量没装在箱子或袋子里的农作物。然后,非营利农场“农夫青蛙”(Farmer Frog)的主人索菲亚‧帕斯特(Zsofia Pasztor)加入,她提供板条箱,以及一套她与食物银行合作的供应模式,于是问题立即迎刃而解,而200万磅(超过90万公斤)的马铃薯和洋葱就被抢救下来。


Farmer Frog 农场提供场地,以及与食物银行合作的模式,让“拯救食物”得以顺利进行。 (EastWest Food Rescue FB)

五月初的第一次行动后,“东西拯救食物”就成立,并快速发展起来。阿赫恩、帕斯特和巴林就是三位发起人和执行长。阿赫恩负责与食品工业联络,处理收购。帕斯特则监督控管在她农场的打包和运输事项。巴林是掌控所有运作细节。

巴林表示,我们的11位工作人员都是不支薪的,另外,我们有500人的电邮名单,一半是志工,另一半是捐款者。

阿赫恩说,我绝不开口要求这些与我们合作的农场免费提供农作物给我们,除非他们告诉我是免费提供。不过,我会去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所花费的成本,我觉得至少要让他们拿到成本。因此,许多大众的捐款是付给农人的。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善的循环不止息**

一开始的拯救食物行动,是马铃薯和洋葱收成的季节,现在是水果。所以,现在更需要钱,因为水果需要冷藏。巴林表示,他们还没有冷藏设备。因此,现在“东西拯救食物”最需要的是捐款和冷藏设备,这样水果、牛奶和蛋才能被良好的保存。


“东西拯救食物”需要冷藏设备,水果、牛奶和蛋才能被良好的保存。 (EastWest Food Rescue FB)

“东西拯救食物”的目标是拯救1000万磅(约4百50万公斤)的食物,所以需要集资25万美元支付志工打包和运输分配的成本。

这三位热血做公益的人各有不同的心情。

阿赫恩表示,当机构收得7万磅(约3万1千公斤)的农产品,他就会退出,因为他想陪陪家人和做点其他的事。

巴林觉得这一切实在很不可思议,只因她回应了阿赫恩的求助,结果她做了目前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帕斯特则说,我们必须赶快向农人购买农产品,达到我们收购的目标,不然,我们会失去农人。

不管如何,我们祝福他们!


(EastWest Food Rescue FB)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