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为什么美国指责休斯敦中领馆从事间谍活动?

在美国下令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后,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紧张关系本周再次升温。美国指控中国间谍试图从德克萨斯州窃取数据。

作为报复,中国命令美国关闭其在成都的领事馆,并指称其工作人员干涉中国内政。

但间谍专家表示,收集情报是外交使团工作的关键部分,这通常不仅包括合法途径,还包括利用间谍收集“机密”。

“他们[收集情报],我们也这么做。我们只是希望能抓住他们而不被他们抓到,”国际知名安全和情报专家、白金汉大学(University of Buckingham)政治学教授安东尼·格里斯(Anthoney Glees)说。

“这都是这个‘游戏’的一部分。”

格里斯教授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某种程度上,各国选择对这类活动“视而不见”,因为“这样做符合它们的共同利益”。

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2014年披露的大量机密中包括美国利用自己的外交使团监视全球多国的详细信息,但没有一个美国领事馆因此遭到关闭。

但这种公认的间谍文化的确是有限度的,跨越界限会导致外交驱逐事件的发生,尽管这种情况很少见。

我们通过探究过去发生的事例,了解一下为什么在中国驻美国的五个领事馆和华盛顿大使馆中,唯独驻休斯敦总领馆被指从事间谍活动。

美国高级官员表示,中国外交使团的间谍活动全美各地都有,但其在休斯敦总领馆从事的活动超越了可接受的范围。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称,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是“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的中心”。中国对此反驳称这是“恶意诽谤”。

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还将该领事馆的间谍活动与中国对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联系起来。

格里斯教授说,休斯敦拥有众多航空航天和药物研究机构,这里也成为情报热点地区,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

“我毫不怀疑在休斯敦的中国官员在搜集情报。它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几个领事馆中的一个,但就前沿研究而言,它可能处于最有利的地理位置,”他告诉ABC。

但是格里斯教授接着提出了两个重要的问题。

“中国这样采取秘密行动是非法的吗?人们可能会猜测是的,但未必如此,”他说。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也这样做吗?当然。”

中国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对策也可能是基于战略位置的选择。

上海复旦大学美国问题研究专家吴心伯教授表示:“[该领事馆]是美国收集关于西藏和中国在周边地区发展战略武器的信息的地方。”

因间谍指控而关闭领事馆的情况很罕见,但外交官因被指从事间谍活动而被驱逐出境的情况却发生过。

2018年,英国和其同盟国驱逐了153名俄罗斯外交官,起因是有人在英格兰南部城市索尔兹伯里(Salisbury)试图对前俄罗斯双重间谍谢尔盖·斯科利帕(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儿下毒,令二人不省人事。

俄罗斯则驱逐了23名英国外交官,并下令关闭英国驻圣彼得堡领事馆和英国文化委员会驻莫斯科办事处。

在冷战最激烈的时候,英国还驱逐过25名前苏联外交官,原因是克格勃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前伦敦行动负责人奥列格·戈尔迪耶夫斯基(Oleg Gordievsky)叛逃,他曾指认出在前苏联驻伦敦大使馆工作的克格勃人员的姓名。

在堪培拉,前苏联大使馆于1954年被关闭,当时一名驻堪培拉的情报官员叛逃,并提供有关前苏联针对澳大利亚和西方的间谍活动信息。该大使馆于1959年重新开放。

尽管驱逐外交官、甚至关闭使领馆的行为在非战争时期很少见,但格莱斯教授表示,强行进入另一个国家的领事馆是“绝对不允许的”。

但是在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关闭后不久,一群看似是美国官员的人被看到强行打开领馆建筑的后门。

那些人员进入后,美国国务院外交安全局(US State Department's Bureau of Diplomatic Security)的两名身穿制服的成员来到门口守卫。

中国谴责这一非法闯入,称其违反了《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Vienna Convention on Consular Relations)和中美领事条约。

格里斯教授说:“美国现在的行动几乎肯定是非法的。”

“但他们会逃脱惩罚的,因为特朗普正准备再次当选,而且,说实话,即使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现在拿中国来说事在政治上也是说得通的。”

格里斯教授说,被正式列入名单且公开身份的领事人员可以作为“合法间谍”展开工作,但法律要求他们遵守某些规则。

这种情报收集,不管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都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进行,比如通过会谈、会议,或访问大学、企业与研究所。

“除此以外还有‘非法间谍’——那些没有被列入任何大使馆名册的官员和代理人……通过假扮某个身份,或者只是利用已有的缘由在所驻国从事间谍活动,”他说。

但即使是“合法间谍”有时也会从事非法间谍活动,最常见的方式是招募代理人代他们行事。

2005年在澳大利亚叛逃的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表示,“间谍活动对所有政府来说都是正常的”。

他表示,尽管中国外交官公开收集信息“以避免被指参与秘密情报工作”,他们也可能为秘密行动提供关键协助。

“但大多数操作人员是由不同的[政府]部门独立管理的,”陈用林告诉ABC,在许多情况下,中国的国有企业可以提供更好的障眼法。

陈先生说,大多数渗透可以通过移民更有效地进行,特别是技术工人和专家。

他们可能不与大使馆或领事馆接触,而是与中国官员直接沟通或在第三国会面,这使得这些行动很难被发现。

他说,外交官们最常见的工作是建立联系,将学生和专家安排在关键的研究部门,以便公开获取可以为中国所用的新技术和发展的信息。他补充说,这类活动在澳大利亚尤其广泛,因为澳大利亚对知识产权盗窃活动的应对一向“薄弱”。

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在贸易和政治交易中对中国采取了特别强硬的路线。

从贸易战到新冠病毒大流行、再到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张以及对香港的压制等一系列问题,专家认为,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关系已降至几十年来的最低点。

在有关人员闯入现已关闭的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后,中国威胁会予以回应,而白宫也不排除关闭更多中国驻美使领馆的可能性。

在另一起相关事件中,一名研究员因涉嫌向调查人员隐瞒解放军身份而藏身于旧金山的中国领事馆,但后来被美国官员逮捕。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告诉记者:“就关闭更多大使馆[使领馆]而言,总是有可能的。”

但陈用林表示,尽管美国似乎在疏远中国,但北京方面的任何进一步回应都可能是克制的。

“中国广泛得益于全球化,”他说。

“中国经济依赖于国际贸易和共享技术,他们不想冒与美国或澳大利亚决裂的风险。”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