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全球竞相研发新冠疫苗 澳洲进展如何?

起初是Tim Tams饼干。 然后是Marmite。 下一个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疫苗了吗?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使用一包Tim Tams巧克力饼干启动与澳大利亚新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正式谈判的视频画面在网上爆红。

但是,有一种可能,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性,英国的下一个画面可能是一头蓬发的伊顿公学毕业生约翰逊首相手里挥着举足轻重的一小瓶药说:“在这里,伙计,它来了。

本周,全球对一个最重要医学大奖的探索进入到了新篇章。

被认为是新冠疫苗研发领军者之一的英国牛津大学宣布其正在研发之中的疫苗是安全的,且已在早期临床试验中产生了免疫反应。

如果成功的话,英国政府已承诺生产一亿剂这种疫苗。

本周又有消息传出,饱受新冠病毒困扰的英国分别签署了两份协议,一份是与一家法国公司,另一份则是与全球制药巨头辉瑞(Pfizer)签署的。据了解,这两笔签署的协议至少价值数亿澳元,以获得多达1.3亿剂可能的新冠病毒疫苗。

尽管这三种候选疫苗都可能不成功,但如果疫苗被认为有效的话,这些交易将有效地为英国提供储备供应。

在澳大利亚,这些行动将会引发一个问题:英国制定了计划……但是我们在做什么呢?

澳大利亚政府已向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候选疫苗投资了500万澳元,该疫苗已于本月初进入人体试验,如果成功的话,澳大利亚药品制造商CSL希望在明年年底之前生产多达一亿剂新冠病毒疫苗。

政府还投资了1400万澳元来帮助研发疫苗,并声称已在“疫苗相关活动”上花费了2.56亿澳元。

据了解,澳大利亚人将优先接种昆士兰大学研发的疫苗,但澳大利亚政府尚未宣布像英国那样的正式商业协约。

据疫苗专家和联邦政府顾问托尼·坎宁安(Tony Cunningham)说,澳大利亚政府需要像英国政府一样考虑多种疫苗这种更为广泛的战略。

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说:“我们的处境很有趣”, “我确实认为我们需要仔细研究英国政府的作为。”

“但问题是,许多专家都这么说,我们只是不知道哪种疫苗会赢。我们不知道哪种疫苗是最好的。”

他会知道的。

坎宁安教授是一名传染病医生、临床病毒学家和科学家,在上一次全球流感大流行,即2009年猪流感疫情中,他积极参与了疫苗的接种配发工作。

他现在是韦斯特米德医学研究所(Westmead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的病毒研究主任,也是澳大利亚科学院给予政府提供疫苗建议书的主要撰稿者。在那份建议书中,澳大利亚21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概述了他们认为“最有前途”的疫苗。

但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领域。

现在,全球有200多种新冠候选疫苗,其中22种正在临床试验中。

坎宁安教授将其形容为“倒三角”。

他说:“最终,随着三角形变小,你必须支持其中一种。”

“但是,也许最初研制出的疫苗可能不是最好的。”

目前,尽管政府没有无所作为,但看起来政府似乎正在采取某种“观望”的态度,并支持更多的全球倡议。

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通过发言人说,澳大利亚是加维疫苗联盟(Gavi Vaccine Alliance)的新冠疫苗(COVAX)计划的“主要贡献者”。

COVAX是一个由比尔·盖茨(Bill Gates)资助的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共同资助的一个“全球响应” 联盟,旨在加快研发、生产和公平分配新冠疫苗。

但是,尽管采取了这种方法,但似乎确实形成了一种联盟。澳大利亚也正在部署之中。

澳大利亚政府本周证实正在与约翰逊领导的英国政府讨论“ 新冠疫苗的国际执照许可安排”,这将允许澳大利亚“获取,并供应”在英国研发出来的疫苗。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上周五的全国内阁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证实了与英国展开的讨论,并称牛津的结果“非常令人兴奋”。

总理还证实,他已与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进行了讨论。专门研发疫苗的法国公司赛诺菲(Sanofi)目前有两款疫苗正在研发之中。

然而,一些专家却质疑像中国或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是否会在疫苗方面取得任何突破。这两个国家都被指控对美国和英国的疫苗研究机构进行过网络攻击。

莫里森总理表示,国际社会正在予以关注。

莫里森说:“从我们几个月前举行的第一次G20会议开始,我们就做出了强有力的承诺,以确保[当]有人研发出疫苗时,必须要提供给大家”。

我认为,任何国家秘藏疫苗研发都不会受到世界其他国家的欢迎。”

本周,有关澳大利亚能否快速生产用于大规模配发疫苗的能力,人们提出了进一步的疑问。

某些疫苗技术,例如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开发的mRNA技术,目前还不能在澳大利亚生产。

这是因为澳大利亚医疗供应和疫苗公司CSL(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大规模疫苗生产能力的公司)只能生产某种类型的流感疫苗。

但是,该公司已经挺身而出,迈向疫苗生产的新领域。

澳大利亚总理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对CSL能够在本地生产疫苗充满信心。

CSL向ABC表示,它一直致力于把制造昆士兰大学疫苗放在优先位置,但是CSL产品开发副总裁安东尼·斯托尔斯(Anthony Stowers)表示,该公司致力于“利用其[技能]和制造能力”来支持任何候选疫苗的开发工作。

斯托尔斯博士说:“这包括进行疫苗生产的“下游”领域的能力,例如在我们位于墨尔本的[设施]将许可的疫苗材料加工成小瓶。

“我们正在探索支持正在研发中的其他疫苗生产的方法,并将继续就此进行讨论。”

但是尽管所有的部署和全球不确定性,坎宁安教授表示,他对澳大利亚的良好处境充满了信心。

他说:“我们不知道哪种策略最有效,因为未知数太多了” 。

“但我会说,我对政府聆听科学家的表现感到满意。”

“环顾全球,我[此时]不愿[驻足世界]其他任何地方。”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