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世俗主义受挫伊斯兰化抬头 凯末尔的土耳其不再

世界遗产圣索菲亚从博物馆变清真寺,再掀土耳其世俗化与伊斯兰化论战。改变此一历史建筑的定位也许不是凯末尔主义的封棺钉,但土耳其注定不再是国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urk)的土耳其了。

土耳其总统艾尔段(Recep Tayyip Erdogan)先前快速出手,将圣索菲亚从博物馆改回清真寺,今天(24日)开放进行86年来首场伊斯兰聚礼,这项决定于过去2周来震撼国际。

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Orhan Pamuk)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一些土耳其人认为自己归属世俗化穆斯林国家的“骄傲”遭到此一决定剥夺。

帕慕克说:“成千上万像我一样的世俗派土耳其人大声疾呼地反对(圣索菲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但他们的声音没被听见。”

凯末尔和追随者是鄂图曼帝国西化派的传承者,将宗教视为改革障碍和西化绊脚石并且予以赶出公领域。自共和国成立伊始,这样的激进世俗主义就成为主流意识形态。但是近100年后,共和国还是在“土耳其化的伊斯兰”和“伊斯兰化的土耳其”之间摇摆著。

执政党正义发展党(AKP)自2011年以来大举强化伊斯兰主义的主张,但是即便如此,分析认为,他们无法将凯末尔主义取而代之。

“凯末尔主义尚未消失,只是遭到削弱。”安卡拉的土耳其亚太研究中心(Turkish Center for Asia-Pacific Studies)主任乔拉克奥卢(Selcuk Colakoglu)说。

他告诉中央社记者:“凯末尔主义是一项现代化计画,要整合进现代化世界并且开放经济。大体上,世俗主义成为民主运作的必要基础,这也是当前土耳其政府及执政的AKP一大挑战。”土耳其政府意指当前由AKP和民族行动党(MHP)所组的联合政府。

共和国成立后,由激进世俗主义派统治的土耳其想要切断与过去的关系、消除宗教馀绪、全面接受西化。将近100年后,人民却转向选择伊斯兰,而不是凯末尔。尽管凯末尔主义仍有信仰者,但是这套思想在土耳其已经不再是显学。

“看看这些世俗派精英对国家干了什么?”政治分析家、国营安纳杜鲁新闻社(Anadolu Agency)外语新闻部总编辑奥兹图克(Mehmet Ozturk)说:“德国、日本、土耳其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参战国,土耳其之外的两国还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更遭到原子弹攻击,但是3个国家当前国际地位分别在哪里?”

他说:“我们没有参加二战,国家发展却落在他们后面,为什么?”

1960年次的奥兹图克表示自己是一系列军事政变的见证者,“他们(指世俗派精英)让土耳其变成军事政变的天堂”。他认为,时而发生的军事政变干扰政治进程,使土耳其在国内和国际层面上双双受挫,导致国家发展停滞不前。

伊斯兰主义政党AKP自2002年以来统治了这个拥有逾9成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它提高宗教能见度,使得伊斯兰认同在政治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从而挑战了原本盛行于土耳其社会的世俗主义。

奥兹图克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称许艾尔段施政先求国家发展,一改过去在产业和金融上遭到世俗派精英全面垄断的局面,并且发展出独立自主的国家政策,不被欧洲和其他霸权国家“牵著鼻子走”。

艾尔段执政17年后,土耳其向伊斯兰化靠拢。乔拉克奥卢说:“凯末尔主义的理念确实受挫,但是政府现在的作法无法取而代之。”

凯末尔于1934年将圣索菲亚从清真寺改为博物馆是一种表态,是土耳其宗教和谐的具体象征,向世界传达当时的新共和国迎向世俗化、融入西方文明的决心,堪称“成功公关案例的典范”。

尽管凯末尔主义可能不会因为艾尔段改变圣索菲亚定位的决定而寿终正寝,但土耳其已注定不再是凯末尔的土耳其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