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维州隔离酒店保安通过WhatsApp招募 还要“自带口罩”

维州安排对返澳旅客进行隔离的酒店的保安人员是通过WhatsApp短信雇佣的,整个雇佣过程极为混乱,有些人甚至都不知道要为谁工作。

沙拉·沙克石(Shayla Shakshi)就是其中的一名保安,她收到了一条WhatsApp招聘短信,说墨尔本一家酒店招聘防疫隔离保安。

“实际上是他们联系的我,他们说,'你想在这个地方工作吗?” 她在接受《7.30》节目采访时说。

“我当时的感觉是,我都不知道你们是谁,什么公司,一无所知。

“我只是被告知,要在某个时间到这儿,得穿什么样得衣服,薪水是这么多,就这样而已。”

3月下旬,维多利亚州政府未经招标程序就与私人保安公司签约,为酒店隔离客人提供安保监管。

签约的公司包括负责Stamford Plaza酒店的MSS保安公司和负责墨尔本Carlton区Rydges on Swanston酒店的Unified保安公司。

《7.30》节目获得了一系列WhatsApp短信消息。这些消息揭示了一些保安人员是如何被招募到这些墨尔本隔离酒店的。

在5月30日,即Rydges on Swanston酒店爆发第一起酒店疫情三天后,就有消息称要招募“ 40名保安”在酒店进行隔离工作。

聊天群中的一个人对“这座位于Carlton的酒店有六名保安检测结果呈阳性”表示担忧,请“大家注意”。

这种顾虑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Unified 保安公司是负责Rydges on Swanston酒店隔离的安保公司。

该公司对《7.30》栏目说,与五个分包商建立了关系,并且“都经过了适当筛选,以确保符合澳大利亚公司编号(ACN)、保险和保安许可证的要求”。

Rydges on Swanston酒店告诉《7.30》,该酒店一直在维州就业、区域和地区部(DJPR)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DHHS)的指导下运作。

一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

“Rydges on Swanston酒店没有参与雇用任何保安人员,并且完全支持对酒店隔离计划的司法调查。”

6月18日,在Stamford Plaza酒店的一名员工检测结果呈阳性两天后,有消息称要招募10名保安在那家酒店工作。

当聊天群中的某人询问工资标准时,组织者回答说:“ 25澳元,要ABN(澳洲商业号码)”,这表示保安人员不会直接由公司雇用,而是以独立承包商身份工作,并要提供澳大利亚商业号码。

布莱恩·哥兹布洛姆(Bryan Goudsblom)是一家位于墨尔本的保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他拒绝使用分包商,并认为这令目前正在进行的司法调查很难确定哪些公司提供了安保服务。

他告诉《7.30》:“这真的很难。”

“分包商都是谁?有多少家?然后,他们提供了多少人?

“我认为如果研究一下WhatsApp这类系统,如果这是他们交付服务的证明,那么将会提出很多问题。

“鉴于许多这类情况已经发生很多年了,我对酒店隔离情况的发生并不感到惊讶。”

当《7.30》栏目与之联系时,签约负责Stamford Plaza酒店安保的MSS保安公司拒绝置评,称其与维多利亚州政府有合同义务。

沙克石还声称,她于5月在Stamford Plaza酒店工作时,那里没有任何控制感染的措施方案。

她说:“当我到那后,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

“他们没有告诉我们必须接受什么培训,我们只需要戴上口罩,戴上手套,仅此而已。

“他们没有培训如何使用个人防护设备,如何对手部进行消毒,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任何培训。

“有些楼层没有消毒剂,所以这确实很棘手。

“你根本不想碰任何东西。”

沙克石女士说,在她工作第一天结束时,她的主管告诉她第二天要带上自己的个人防护装备。

她说:“明天来上班时要自带口罩、手套、洗手液,因为我们有很多保安人员,所以可能会用完。”

她感到非常震惊,并决定不值得再回来了。

“我当时想,不,我不想在如此不安全的地方工作。

“那是我做的第一个轮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不想再回到那里。”

在沙克石取消其余班次后的几周内,那家酒店就曝出了疫情爆发与保安人员有关联的消息。

沙克石说:“我知道早晚会发生这样的事。”

“保安互相打闹。互相拥抱。互相触碰。

“他们实际上并不认真对待COVID病毒的严重性。

“他们把这当作儿戏,就像,哦,并不是谁都会感染的。要知道,我们不会得的。”

沙克石眼睁睁看着COVID-19疫情从最开始蔓延开来,并感到非常惊恐。

她很高兴自己没有留下来。

她说:“在那里工作真是太可怕了,他们并不在乎。”

“真是太恐怖了。”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