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澳大利亚已经习惯了北京的怒火

**德国之声:和加拿大、美国相似,澳大利亚几天前也出台了针对香港国安法的具体措施,为香港人提供一定程度的庇护。五眼联盟国家近期也就对华立场进行了磋商。您是否认为,今后我们能看到"五眼联盟"在对华政策上采取更为统一的立场?**

布辛斯基(Leszek Buszynski):当然会这样。"五眼联盟"担忧的不仅仅有香港问题,还有中国在南海上的扩张行为、在西方国家的间谍行为等等。这些都刺激了五国在展开更大规模的情报合作。今后,西方国家将会更加紧密地组团对付中国,我认为甚至连日本都有可能加入这个行列。这是对越发好斗的中国的回应。

**德国之声:可是同时,中国依然是澳大利亚的最大外贸伙伴,如果澳大利亚在政治上越来越和中国对着干,将如何应对来自北京的怒火?**

布辛斯基:澳大利亚现在已经习惯了北京的怒火,所以正在调整战略、加强与西方盟友的合作。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由于澳中贸易的发展,澳大利亚对北京充满了善意。可是随着北京越来越好斗、发出越来越多的威胁,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友善情绪已经大部分消逝。

**德国之声:澳大利亚难道就不担心短期内的经济损失吗?长期战略利益与短期经济损失应该如何平衡?**

布辛斯基:这确实是澳大利亚面临的艰巨任务。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中国将经贸关系用作向澳大利亚施压的杠杆。就在不久前,澳大利亚提议就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北京十分恼怒地对澳大利亚的大麦征收80%的关税。对于许多澳大利亚人,这都是当头一棒。北京现在还可能对其他一系列澳大利亚商品加征关税。但是问题是,北京的这种大棒政策很可能适得其反。中国政府也许希望澳大利亚就此闭嘴、变得顺从,别再提那些话题,然而这很可能恰恰进一步推动澳大利亚与五眼联盟的合作。澳大利亚将更加依赖西方盟友的情报,强化与美国的联盟。

**德国之声:您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短期的经济损失如何承担、如何弥补?**

布辛斯基:澳大利亚当然会因此承受经济损失,比如80%的大麦关税。不过,澳大利亚的大麦出口商已经找到了替代市场,而从前大量采购澳大利亚大麦的中国客户,比如青岛啤酒,将不得不涨价。也就是说,中国挥舞经济大棒,也对自己有损害。中国无法对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煤炭征收太高的关税,因为中国经济本身也对这些商品有着一定的依赖性。因此,北京选择了一些不那么关键的产品来试图给澳大利亚一个教训。澳大利亚的部分行业会蒙受损失,这里也包括教育行业:澳大利亚国内的留学生中有1/3来自中国大陆。北京就留学澳大利亚发出警示,确实会产生一定影响。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学生留学澳大利亚的费用总体而言远远低于英美。所以总体而言,中国不会对澳大利亚施加太大的经济压力,更不会切断澳中经贸联系。

**德国之声:您的意思是说,尽管澳大利亚的经济体量无法和中国相比,但是在某些领域依然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因此中国与澳大利亚在某种程度上互相依赖?**

布辛斯基:在某些领域,中国的企业也需要来自澳大利亚的货物。北京当然可以说,牺牲这部分企业的利益,让后者去支出更高的成本前往其他国家采购。铁矿石就是一个例子:澳大利亚30%的铁矿石出口往中国,而中国需要的进口铁矿石中有62%来自澳大利亚。所以北京不太会去触动这一块。甚至于中国海关近期还改善了清关流程,以便更高效地处理澳大利亚铁矿石、支持国内的疫情后经济复苏。北京只会选择某些特定的领域去威吓澳大利亚经济界。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澳中双方都不会将相互脱钩作为现实的选项?**

布辛斯基:贸易关系是无法彻底切断的。中国方面固然会发出大声的威胁,扬言要报复。他们也会精心选择一些领域进行报复、打击澳大利亚的企业,还会转移外贸方向。但是,作为大宗资源供应商的那些澳大利亚企业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因为他们的产品也为中国经济所亟需。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