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富有的澳洲大学因大量聘用临时工及裁员被指虚伪

一些澳大利亚最负盛名且资金充裕的大学被指责虚伪,因为数据显示,这些大学里近70%的员工的雇佣缺乏安全保障,另有“数千人”由于COVID-19疫情而被裁员。

被工会称为行业的“肮脏秘密”,维州是唯一一个法律要求学术机构报告雇佣临时工数据的地区。

它显示出68.74%的工作人员为临时工或短期合同工,比例之高刷新纪录。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了解到,仅在墨尔本两所大学,就有多达5,000名员工失去工作,这表明该行业的失业人数远未报道出来。

大学的资深行业人士说,维州的这一数字通过发送给联邦教育部的信息反映了全国的情况。

全国高等教育联盟(NTEU)主席艾莉森·巴恩斯(Alison Barnes)博士说:“[数字]非常糟糕。”

“他们[老师]没有经济上的保障,这意味着很难休假、获得贷款、计划组建家庭,而且长期的不安全感也会导致压力和情绪健康问题,”

澳大利亚最富有的高等教育机构墨尔本大学带动了这股工作无安全保障的潮流,该大学列出了44.3亿澳元的储备金,同时72.9%的员工为没有保障的短期合同工。

蒙纳士大学紧随其后,排名第二,有72.8%的员工是临时工或短期合同工,但该大学的储备金却少得多,只有10亿澳元多一点。

储备金被定义为紧急情况下使用的未支出的收入或投资。

墨尔本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大学的大部分储备金是通过捐赠、资金项目、研究和“雇员应得”来“保证”的。

周三,新南威尔士大学告诉员工,到本月底该校寻求493名自愿裁员者。至此,新大加入了宣布大面积削减岗位的一长串教育机构的行列。

根据工会的说法,松懈的报告和悄无声息地裁掉临时工意味着COVID-19疫情下失去工作的真实人数可能要多“几千个”,而不是公开宣布的约1500个强迫和自愿裁员。

“大学应该如实反映社会,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比如对临时雇员人数和失业数字伪装或缺乏透明度,那就是虚伪,” 巴恩斯博士说。

快速研究信息论坛(RRIF)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到今年年底,大学领域中有21,000个相当于全职的工作处于风险之中,其中7,000个估计为与研究相关的学术职位。该报告已提交联邦政府。

墨尔本大学说,该校无法说自COVID-19以来有多少临时雇员失业。

蒙纳士大学未回复询问。

迪肯大学前雇员达什·贾亚苏里亚(Dash Jayasuriya)是随着国际学生人数下降而被校方迅速裁掉的雇员中的一名。

贾亚苏里亚说:“当我们临近四月底时,我开始变得非常焦虑,我有点睡不着觉,感到非常紧张。”

贾亚苏里亚女士在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受雇于这所大学,过去六年半的时间里,她是教授国际学生英语认证的临时工,后转为合同工。

到四月底,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被告知不会再续签合同,然后在合同结束前几周,雇主通过一通Zoom电话告诉她被解雇了。,

贾亚苏里亚说:“我立即在Zoom上打电话给我的两个同事,我记得一直哭,并说我失业了。”

贾亚苏里亚女士说,她不仅感到“悲伤”,还感到“背叛”,并指责这所腰缠十亿澳元的大学没有试图挽救她的生计。

和无安全保障的工作数量增多相伴的是连续十年来大学收入节节走高刷新纪录,这种趋势的后果直到现在该行业面临首次衰退时才感受到。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表示,由于国际学生人数的下降,39所公立大学的总收入损失在30亿至46亿澳元之间。

图表:澳大利亚各所大学在2018年的收入。

贾亚苏里亚女士说,她感到自己被剥削、被牺牲,并打算换到新行业发展。

“我也不想在那里工作了,” 她说。“它给我还有许多我的同事留下了很差的影响。”

迪肯大学估计,预计明年将损失至少2.5亿澳元的收入,并将裁员300人。

墨尔本大学的弗兰克·拉金(Frank Larkin)教授曾是大学的一名高级经理和化学专家,也是他所在部门的财务分析师。

他说,推动实行临时工制是因为联邦政府连续十年来要求大学从其他地方寻求收入,而大学担心这会导致波动。

经过近十年的持续增长,大学预算中削减的金额高达数十亿澳元。

拉金教授说:“我猜大学在预算方面有些保守,因为这些市场可能有些变幻无常。”

“它[来自海外学生的收入]与有保障的政府拨款有些不同。我认为,这是推动[劳动力]灵活性的部分原因。”

拉金教授说,这一直在损害员工的士气。

他说:“到学术人员到达[教学和研究]的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现在都会需要拿到博士学位。”

“因此,他们完成了八年或更长时间的深造,然后发现自己处于相对没有安全保障的位置上。”

拉金教授认为,联邦政府针对学位定价的最新资金改革只会加剧这一趋势。

图表:大学科目成本和拨款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拒绝对劳动力临时工化发表评论,并将ABC指引向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业协会(Australian Higher Education Industrial Association),该协会为维州以外的其他州不发布雇员数据提供辩护。

大学向联邦部门提供信息,但是发布临时雇员的统计数据有12个月的延迟。

执行董事斯图尔特·安德鲁斯(Stuart Andrews)说,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临时雇员失业。

安德鲁斯先生说:“尽管如此,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数目,鉴于成千上万的国际学生无法开始大学学习。”

向ABC发声的工会表示,他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工作保障,并正将此作为联邦政府成立工作组的讨论的一部分。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