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解读:为何新冠康复者的抗体可能仅维持几个月?

本周,英国的一项研究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该研究表明,那些新冠患者康复后身体内的抗体可能只维持几个月。

不过,对于如何生成抵御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的免疫力,我们又真正了解多少呢?就是这种病毒引发了COVID-19新冠疾病。而在研发疫苗的道路上,研究发现抗体数量减少算是我们遇到的挫折吗?我们采访的三位专家认为情况并非如此。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员本周公布了他们的一项研究成果,研究对象为新冠疾病康复者。

研究发现,染病三周后,患者血液中可以抵御病毒的抗体数量达到峰值,之后便在二至三个月内衰减。在某些情况下,抗体甚至会完全消失。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患病后生成大量针对特定病毒的抗体,意味着患者的免疫系统可在病毒再次入侵时更好地进行抵御。

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疫苗的研制目标是制造出抵御某种病毒的抗体,人体生成这些抗体就是保护我们免遭病毒侵袭。

英国的这项研究尚未通过同行评审,也没有发表。但根据澳大利亚加文医学研究所(Garvan Institute of Medical Research)免疫学家斯图亚特·坦吉(Stuart Tangye)的说法,这些研究与其他研究结果相同。

“最近在《自然医学》期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强调说,那种抗体的存活期没有多长时间,”坦吉(Tangye)教授说。他是一个全球合作研究组织的成员,该组织的工作是研究人类基因如何影响到人体抵御病毒的能力。

他表示,来自中国基层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也显示出抗体反应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并表明大部分人的抗体数量在八周后会下降。

那么,对SARS-CoV-2病毒疫苗来说,这些研究成果有什么意义呢?

“目前研制成功的疫苗中,有90%-95%靠生成抗体来发挥作用,”坦吉教授说。

但和其他研究人员一样,他依然对今后的研究持乐观态度。

“这不是路障,而是研究工作的关键之处。

“我们只要思维更敏捷一些,在前进的道路上利用这些信息就行。”

在人体免疫系统应对新冠病毒的方法以及免疫系统其他组成部分对免疫力增强可能起到的作用方面,我们依然知之甚少。

“针对新冠疾病的抗体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但我们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的免疫学家艾米丽·爱德华兹(Emily Edwards)说。

她指出了特化的免疫细胞B细胞的作用,这种细胞产生抗体并“记住”曾遭遇的病毒,因此在又一次遇到病毒时会以比之前快得多的速度发挥作用。

“仅仅由于血液中的抗体数量下降,还不能说有记忆能力的B细胞再次遭遇病毒时没有产生更多的抗体,”她说。

爱德华兹博士同时表示,还有证据表明,另一组称为“杀手”T细胞的免疫细胞也可能会杀死SARS-CoV-2病毒所感染的细胞 ,但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还不够。

她表示,对康复患者的研究让我们了解到病毒离开人体后免疫系统的情况,有助于疫苗的研发工作。

“这就像我们研制疫苗时想要产生的免疫反应类型的印记,”爱德华兹博士说。

多尔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的免疫学家珍妮弗·朱诺(Jennifer Juno)为免疫印记的定义做出了贡献,在本周的《自然医学》期刊上发表了最新研究成果。

朱诺博士及其同事还发现,一些新冠疾病康复者产生的抗体多于他人,所以在理论上可能免疫力会更强。至少,这种情况在短期内不会改变。

他们目前正在跟进研究,看这些康复患者体内的抗体是否会随时间而下降。

但重要的是,该团队发现那些康复者体内拥有的特殊类型的T细胞数量多于他人。

这些T细胞也可以记住病毒的特征,帮助B细胞产生抗体。

朱诺博士认为,这种类型的T细胞有可能是一种很好的免疫印记,可用来测试疫苗是否发挥作用。

“我对疫苗的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她说。

“来自动物试验模型中备选疫苗的一些早期数据显示,你可以通过疫苗促进生成抗体,抗体数量与人体自然感染病毒时产生的抗体数量一样多,甚至更多。”

朱诺博士表示,在人体利用已有的对付普通感冒的免疫力来抵御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方面抱有很大兴趣。一些普通感冒系由其他类型的冠状病毒引起,针对这种感冒的免疫力可以保护我们免遭新冠病毒侵害。

但是,她说还没有证据来证明这种说法,而且这种免疫力常常只存在很短的时间就消失了。

爱德华兹博士补充说,很多人因新冠疾病而罹患重病这个事实也作为例证,反驳了这种可能性。

同朱诺博士一样,坦吉也对疫苗研制持乐观态度。

他表示,少部分感染SARS-CoV-2病毒的人确实会产生大量有效抗体,意味着有可能将成为免疫佐剂的成分混入疫苗中,更好得刺激免疫系统,促使其产生更多抗体。

尽管如此,坦吉教授还是表示,就像定期打流感疫苗一样,我们或许需要每年都打一针新冠疾病疫苗,虽然不像流感疫苗一样只需在冬天注射。

坦吉教授说,无论什么情况,重要的是不要依赖于某一种东西

“我们需要多管齐下的方法。”

“我们需要让免疫系统中的各部分都发挥作用,而免疫系统可以让你免遭病毒感染。”

此外,他还补充说,即便没有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就像至今也没有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俗称艾滋病毒)的疫苗一样,但我们或许还有可能用药物来控制新冠疾病。

“尽管我们依然没有针对艾滋病毒的疫苗,但艾滋病毒现在已经是一种可以与人类共处的慢性病,可以通过抗病毒药物达到这个目的,”坦吉教授说。

除了瑞德维西(remdesivir)这样知名度颇高的备选药物,他还提到了加尔文研究所的同事们所采取的一种方法。使用这种方法时,要在实验室中制造可以注射进体内的人造抗体,这种方法称为 恢复期血浆疗法(convalescent plasma therapy)。他说,这种方法或许是通往疫苗研发成功之路的桥梁。

爱德华兹博士参与研发的另一款有可能发挥作用的抗疫工具是一种 快速检测法 。这种检测法可以判断出谁对新冠疾病免疫,谁仍然具有传染性,以及谁有可能在染病后病情恶化,变成重症患者。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