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港民未对恶法卑躬屈膝 中共却依法罗织国安罪行图消音

第七届香港立法会改选将于2020年(今年)9月6日投票,届时会选出地方选区及功能组别的立法会议员共70席,这是《港版国安法》施行后的第一场香港选举,重要性不言而喻,除了建制派与民主派席次消长的政治意涵,也会是检视中共治港成效的民意反馈。日前泛民主派举办初选犹如立法会改选的前哨战,初选结果深受各界的关注,这场初选更开放无党派的独立人士参选,“本土派”与“主流派”的相倚为强反应了反送中后的社会力量集结,力争泛民在立法会能取得过半的席次。

**中共依法治港** **以“箝制民主”为目的**

泛民初选举办过程并不平静,满城充斥著可能遭受政治迫害的氛围,尤以《港版国安法》施行后,中共“宁可错杀”的肃清手段不断加温,任何民主自由的言论、活动与意识都可能被认定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理由,罗织罪行从防范到惩治动作频频,在初选投票开始前就开始“防范未然”,港警方大动作搜查委托设计初选投票系统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总部,这样的“超前搜证”并非司法独立而是政治考量;投票结束后,港府、特首、中联办、港澳办连番上阵“文攻警吓”,表面上是要抹灭初选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实质上是要测试《港版国安法》的效力,“以法治港”的真正目的就是要“箝制民主”。

许多分析对香港的未来发展形势感到悲观,尤其在《港版国安法》的恫吓下,部分反送中团体及民主社群先后宣布解散或中止运作,有观点指出杀鸡儆猴的效应恐怕会影响民众的投票意愿,就连泛民内部对投票人数都持著保守估计的目标(17万人);然而,开票结果却让人惊喜,参与投票人数不但突破60万,井然有序的投票规划,港人守护微弱的民主气息让人为之动容。泛民初选的成功有两层意涵,首先,让外界看到香港民众并没有因为恶法而向中共卑躬屈膝,其次,泛民团体之间群策群力将可能发挥有意义的在野监督作用;不过,这些都不是北京所乐见的情况。


香港立法会民主派初选,参与投票人数突破60万。(图:立场新闻提供)

**驻港双办迳自裁量罪行** **向港府下指导棋**

北京所担忧的是,去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泛民压倒性胜利的结果会在今年再度重演,毕竟立法会是香港特区最高的立法机关,议员拥有对港府的监察权,可以制订、修改和废除法律,也可以透过财政预算的审核来影响行政部门的业务运作,甚至可以对特首提出弹劾;纵然弹劾的最终权力掌握在北京,不过泛民方面若能获得过半的席次,以立法会议员的政治能见度与社会影响力,势必会对林郑月娥所领导的港府产生巨大的压力,同时也有伤于北京在香港的统治威望,无法让人乐观的是,港府与北京恐怕会在9月改选前采取硬碰硬的对策。

对于“泛民初选”,中联办和港澳办疾呼这是违法乱纪的集会与策划,直指初选是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有发动“港版颜色革命”及“颠覆国家政权”的居心,北京的字字句句都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从组织、策划、勾结到主张、实施都有意陷泛民人士入狱制裁。持平而论,北京的大喝警示间接证实了外界对《港版国安法》的质疑,将泛民初选扣紧了《港版国安法》第22条“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规定,扭曲作直的释法权力,表面上看似支持港府深入调查、依法查处,本质就是迳自裁量罪行向港府下指导棋。

**罗织罪行拉黑泛民** **让香港消声静音**

值得关注的是,中联办发言人强调初选统筹负责人戴耀廷因“占中案”被判16个月且尚处于保释等候上诉期间,指责他意图瘫痪港府及颠覆国家,北京的手法就是渲染“人心本恶”的价值,进而拉黑初选举办的正当性;然而,事实上,北京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为了就是思考如何降低“泛民当选立法会的议员席次”,避免让去年区议会的选举结果重蹈覆辙。《港版国安法》就是中共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第35条规定:“经法院判决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即丧失作为候选人….即时丧失该等职务”;换句话说,“取消候选人资格”便是力保建制派席次的必要手段,北京的处心积虑就是要消弭香港的民主声音。

日前,泛民初选的出线名单已对外公告,外界也评估参与初选的各党派应会遵守投票结果,落选者也都对外表示全力辅选得票较高的人选,没有意外的话,这些名单应该会在7月18日至7月31日之间进行登记;然而,泛民的出线名单中许多是本土派或激进派的人选,包括黄之锋、许智峯、朱凯迪、袁嘉蔚、岑子杰等人,都是中共一心想除去的眼中钉。泛民人选若在9月都顺利当选,对北京而言,证实了近期的治港成效是失败的,香港反中人士“从街头抗争进入体制改革”,产生的效应会提高香港青年族群的“政治效能感”(Political efficacy),进而带动青年积极参与政治的期待,这不是北京眼中安宁生活的香港。


泛民初选的出线名单已对外公告,预计在7月18日至7月31日进行登记。(立场新闻提供)

最后,最有趣的地方是,一个向来对个人隐私不屑一顾的政权,近年来又在国内大行“社会信用系统”的建置工作,透过各种评分及政治评价来控制人民的日常生活,不避讳利用人民的个资来维稳专制政权,如今中联办却意有所指称“香港泛民初选”是借机攫取大量个人信息和选民资料,有涉嫌违反私隐条例的规定,是何等讽刺的昨非今是;让人感到不耻的是,回顾中共过去对新疆、西藏等地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异论学者的人权侵害纪录,截至目前都还是现在进行式,持续性的政治打压从未中止过,却可大言不惭嘴香港人权,将初选比喻为违反隐私实在是荒谬至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让香港盘据著恐惧的灵魂,如此野蛮的行径实在让人愤怒!

作者》**吴瑟致** 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