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带领舞团挺过5年 布拉瑞扬:继续跳下去 - 200716-24

挺过2016年尼伯特台风、又历经今年COVID-19疫情,布拉瑞扬舞团在满5周年之际,今年将于台东与台北一口气重演舞团创团以来编过的6部作品,展现舞团阶段性成果,同时也宣示舞团将继续跳下去,迈入新一阶段!

5年前,知名编舞家布拉瑞扬回到台东,成立了布拉瑞扬舞团,带著台东和部落爱跳舞的年轻人,享受跳舞的快乐。

**舞团成立5年 过程艰辛**

布拉瑞扬说,舞团这5年走来其实并不容易,特别是排练空间,所有眼睛所及的一切,几乎都来自很多人伸出援手。布拉瑞扬:‘(原音)你知道这个舞蹈教室,这个排练空间,所有看到的,都是每一个人爱心。这个幕是云门的,你如果注意看那个椅子背后有写著“云门舞集财产”;这个冷气是我们2015年进团的时候,热到排练舞者吐,后来一样是铁花(村),徐姐(徐璐)叫我不叫讲,就是徐姐,她看到舞者已经热到要命了,后来她就发动她的亲朋好友,就一人拿一些东西义卖,就在铁花村做积木的计画,那笔钱就是这三台冷气!所以很多人帮忙,镜子、地板,就在付不出钱的时候,突然有的无名氏捐了50万,我到今天都不知道他是谁,使得我做事更战战兢兢!’

“漂亮漂亮”是布拉瑞扬与舞者们因为经历尼伯特台风重创而激发出的舞作,展现舞团生命力。(江昭伦 摄)

回想过去5年,舞团遭遇最大的冲击莫过于2016年尼伯特台风,几乎摧毁了整个排练教室,幸好有台湾好基金会以及许多人伸出援手,而布拉瑞扬与舞者们则是把灾难转换成创作灵感,编出了“漂亮漂亮”舞作,如今再看一次这支舞作,依旧充满生命力。布拉瑞扬:‘(原音)2016年因为尼伯特台风重创台东 我们排练上这边掀掉两个地方,就淹水,以至于我们没有办法排练,因为没办法排练,就跑去海边,海边的灵感加上这个蓝白帆布就铺在我们这个地方,屋顶嘛,成了我们作品很重要的元素,所以“漂亮漂亮”不断提醒我们在最艰苦的时候,鼓励自己,也慰劳自己,也分享给更多人,就是说不要害怕辛苦。’

**回到台东 找回自己真实的样子**

布拉瑞扬说,回到台东、回到部落,确实大大改变了他。他透露自己第一次兴起成立自己的舞团的念头,是2011年他接受玛莎葛兰姆舞团邀请担任编舞家,当他带领舞者站在林肯中心谢幕时,他当时突然感叹“如果拉手的是自己的人多好”!不过返台后,因为邀约不断,成立舞团的念头又被搁置,直到后来听到桑布伊的歌声,才又再度被触动,也因为听著桑布伊诉说多年来他们投入部落文化复振的工作,加上自己创作上遇到瓶颈,才终于促使布拉瑞扬选择回到台东。

如今5年过去,布拉瑞扬一点也不后悔。布拉瑞扬:‘(原音)这5年比我想像要的做的事情更多,老实说当我回到台东的时候,那时候我想到很简单,我在创作上遇到瓶颈,而且一个创作者到最终,他就会回到面对自己,就是我用漂亮的名字,布拉瑞扬,可是我一直用西方的元素跟身体去呈现自己,然后布拉瑞扬这个人背后的那个原住民不见了,所以我有点故意躲起来,躲到台东,可是发现躲起来反而被更多人看到,也很好,每一个人进来给你的关注,给你的帮助,使我们可以一步步很稳的走到今天。’

和过去相比,布拉瑞扬说现在的他更坦然的面对自己,更轻松自在,不用再像在台北那样刻意把自己装扮的很厉害的样子。

他笑说,以前在云门编舞时,没有准备好,就连林怀民老师都不能看他的排练,可是回到台东,看到这些年轻舞者,虽然不是科班出身,却也教会他调整自己,不一样又如何,不一样也可以成为另一种独特,所以在台东,他经常开放open rehearsal,因为他知道最难看时候其实也是最精彩的时候,接受不完美就是一种改变。

**喜迎5周年 献演6部作品**

今年上半年因为遭逢疫情,舞团原本要登上国家戏剧院演出新作品,只能被迫延到明年,却也因为多出了时间,让布拉瑞扬决定开班授课,提供想跳舞的孩子更多学习机会。布拉瑞扬:‘(原音)因为第五年之后,我们也在思考,跟台东的关联是什么?我一直相信,因为疫情关系,真的是因为疫情的关系,我每个六、日开始开班授课,这是过去5年没办法做的,因为我一直想说,部落或是台东孩子也应该有偶机会有一个地方,有一个样的空间可以来跳舞,所以刚好这4个半月,我每个礼拜六、日,我就来这里,大家就来了跟我一起上课,当我看到那些孩子条件非常好,资质很好,我就看到很多希望。’

布拉瑞扬透露,当年他只是听说高雄左营高中有第一届舞蹈班,就去报考了,考试时才发现其他报考的人都有多年跳舞经验,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想到他真的考上了,当时评审当中就有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所以今天他有能力,他也希望可以当舞团行有馀力之时,有机会在教育的部分尽一点点自己的心力。

5年对一个舞团来说,不是算长,但也不算短,这五年,布拉瑞扬舞团交出了6个作品,今年9月与11月将分别于台东文创聚落以及台北云门剧场全数重演一轮,展现舞团成果!

布拉瑞扬带领舞团走过五年,他说过程虽然辛苦,但却很值得,未来还会继续跳下去!(江昭伦 摄)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