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第一个行动与第一炮(上)

**【摘要】中国女权运动在2012年迈入了新的时期,从此,以青年为主体的运动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而首先开启这一篇章的,是两个行动,“受伤的新娘” 和 “占领男厕所”,这两个行动在运动当中各具不同意义,并且确立了这个时期女权运动的特质和模式。**

- - - - - -

1995年召开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为中国的女权运动创造了新的妇女权益活动者的社群、公民社会和各种议题的NGO、建立了基础的学科基础和属于女权运动的议程,然而无法摆脱的是这一代对于体制的依赖,和始终限于精英小圈层的困境。虽然曾有人发问“为什么没有年轻人加入我们”,但是对于这一问题所做的尝试十分有限。

**对于两个困境的探索:体制依赖和舆论漠视**

这时,在2010年前后,一个叫“女权之声”的组织的创立,开始探索不一样的运动模式。“女权之声”的前身叫“妇女传媒监测网络”,成立之初期望可以通过致力于对中国大众媒体对于性别议题报导的数量和关注程度来监督媒体,提高媒体的性别意识。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发现,大众媒体并不会因为一个边缘组织的监督而自动关注女权议题。 “女权之声”的创立者意识到女权主义者对于大众媒体以及刚兴起的社交媒体的议程,几乎是没有话语权的,所以一方面,“妇女传媒监测网络”亮出“女权之声”的名号,成为中国社交媒体上第一个以“女权”身份亮相的自媒体,希望通过自媒体的话题运营来开拓话语空间。另外一方面,开始尝试自己制造话题使得媒体不得不注意女权议题。

“女权之声”同样也意识到传播不会是运动的终点,更需要的是制度性的变化,所以同时通过各种活动,培育出第一批青年女权主义者。这群青年大多具有边缘者的身份,因为性别受到的各种歧视和压迫自不必说,许多人因为性取向、性别认同、阶级身份等始终处于边缘当中。而东亚文化当中的集体主义、压制个性的环境,也让这些年轻人长期被压抑。这些压抑在运动当中找到了出口,也产生了巨大的变革力量,在此之前包括社会主义时期,主要的妇女活动家常常对于体制十分依赖,所以倡导方式更多是藉力于体制的权力去进行政策法律改变,但是这也导致了很多性别问题的“始作俑者”——这个体制本身——的责任被忽视。而边缘者对于体制的压迫性常常深有体会,所以更容易用更加灵活的方式,产生更大的能量。

而这种全新的方式,在“受伤的新娘” 和 “占领男厕所”开始,初有体现。

**第一个行动:“受伤的新娘”**

2012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在北京最繁华的前门大街街头,三个穿著婚纱的女生走在街头,她们的婚纱上带著血,脸上带著伤,举著“爱,不是暴力的借口” 和“暴力在身边,你依然沉默?”等等标语。媒体记者跟在旁边,还有一些志愿者在现场发散反家庭暴力的小册子,向路人解释有关家庭暴力的一些误区。

这个行动源于在中国轰动一时的“李阳家暴案”,李阳是英语培训机构“疯狂英语”的创始人,因为其极端的言行和学习教学方法,成为当时中国红极一时的人物。在爆出对妻子家暴之后,媒体因为他的名气更愿意去采访他,发表他的观点,而这个事件的受害者,李阳的妻子Kim的声音,或者是对于家暴的深入讨论,却很少发出来。

所以当时在北京聚集的青年女权主义者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讨论出这样一个行为艺术,这个行动借鉴了土耳其组织的类似行动,用了2月14日这一个既是情人节,又是V-Day(终止性别暴力日)的日期,以抗议的方式为受害者发声,也让公众看到家暴这个议题的公共性。

这个行动虽然在当时并没有产生轰动一时的效果,但是之后,成为这个时期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的符号,从它开始创立了接下来几年女权行动者的行动模式——视觉化的、加上一些艺术元素的、具有冲击力的、直接的资讯传递,抗议性表达,草根的、青年的主体。

作者》**王青松** 中国女权运动行动者,中国#Metoo运动及反就业性别歧视深度参与者和组织者之一,独立撰稿者。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