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第一个行动与第一炮(下)

**【摘要】中国女权运动在2012年迈入了新的时期,从此,以青年为主体的运动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而首先开启这一篇章的,是两个行动,“受伤的新娘 ”和 “占领男厕所”,这两个行动在运动当中各具不同意义,并且确立了这个时期女权运动的特质和模式。**

- - - - - -

在2010年前后,一个叫“女权之声”的组织创立,开始探索不一样的运动模式。“女权之声”的前身叫“妇女传媒监测网络”,成立初期,他们期望通过致力于对中国大众媒体有关性别议题报导的数量和关注程度来监督媒体,提高媒体的性别意识。

后来“女权之声”意识到:传播不会是运动的终点,更需要的是制度性的变化,所以同时通过各种活动,培育出第一批青年女权主义者。这群青年大多具有边缘者的身份,因为性别受到的各种歧视和压迫自不必说,许多人因为性取向、性别认同、阶级身份等始终处于边缘当中。而东亚文化当中的集体主义、压制个性的环境,也让这些年轻人长期被压抑。这些压抑在运动当中找到了出口,也产生了巨大的变革力量。

**第一个一炮打响的行动——占领男厕所**

“占领男厕所 ”在2012年发起,因为在当时颇受争议的标语和形式获得非常多的媒体关注,进入很多公众的视野。这个行动是在青年女权培力的活动之后的产出,在培训中讨论了各个性别议题,很多人就发现几乎所有女生在成长过程中多多少少都有为了上厕所而排过队,但是常常公共场合的厕所设置是非常不合理的,这个问题很普遍,却没有得到解决。

于是这群青年们想到“占领男厕所”这一个主题,既能很直接地抛出这个话题,让公众很快理解、让女性产生共鸣,也因为占领了男厕所这个行为而具有一定的争议性。这个活动在广州首先进行,青年们占据了广州越秀公园旁边的公共厕所,提前联系了记者,进行这个行动。在这之后的北京、上海、西安等多个城市,都组织了“占领男厕所 ”的行动,引起媒体争相报导。

除了创造话题舆论,这个行动后来也将责任直指公权力部门,要求国家修改公共空间的男女厕所比例,增加无性别厕所等,多次与政府部门沟通,也将这个行动带到政府部门门口。最终在2016年,中国的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了新政策,将女性厕位与男性厕位的比例提高到3:2,人流量较大地区为2:1。之后的行动也沿袭了这样的立场,无论议题大小,始终将决策制定者的责任放到诉求当中。

**女权行动派的始点:公众化、直接问责、艺术性**

这一时期的中国女权运动从这两个行动开始,开启了不一样的运动场景,显示了一些突出的特性:

一是**与媒体的合作,积极介入社会话题,在舆论讨论中占据一方空间。**顺应市场化媒体的传播规律,在当时中国官方对于公民、民主议题进行大力的打压和消声的情况下,媒体缺少报导话题,十分渴望新的、有社会价值的话题,而这些女权行动迎合了媒体的话题需求,并因为有意的设计也增加了传播性。通过这些话题的传播,性别话题渐渐从隐形状态走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和讨论,突破了原来的小圈层里面的传播。

二是**问责性、抗议性的表达。**因为中国限制或者禁止民间集会、抗议、游行,于是行为艺术成为一种介于直接抗议和艺术表达之间的新的抗议形式。而边缘的青年人跳脱体制的独立性,也让这个时期的运动保持了一定的对抗性和批判性,追溯国家权力在制定政策法律上面产生对女性的压迫的责任,将政策和法律的改变作为必不可少的行动诉求。

三是**青年主体,保持边缘的不依附,保持草根的身份,要求自下而上的改变,唤起大众的性别意识,也进行权力的反思和拆解。**利用自己的创意和对大众传播的理解来制造自己的议程,也利用自己对体制的叛逆来灵活地开展活动、不等政策制定者的施舍,要求应得的权利。

作者》**王青松** 中国女权运动行动者,中国#Metoo运动及反就业性别歧视深度参与者和组织者之一,独立撰稿者。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