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墨尔本Al-Taqwa学校相关病例达147例 学校到底是否安全

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沙泽里·奥斯曼(Shazeli Osman)对COVID-19的风险和后果再清楚不过。

但在6月下旬,Al-Taqwa学校(Al-Taqwa College,位于墨尔本西部的Truganina区)给他发来一条短信,通知他说他12岁的女儿汉娜(Hannah)在学校里与一名新冠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

他的家庭一下子就卷入了维州第二波疫情大爆发的漩涡之中。

当时,12岁的汉娜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但他的另一个女儿,17岁的纳希里(Nahili)已经开始表现出了症状,纳希里在家附近的Tarneit高中就读。

奥斯曼告诉《7.30》节目说:“那个星期六我们都有点担心,她有点呼吸不通畅,胸腔可能感染了。”

“我说,好吧,那就去做检测吧。”

奥斯曼一家人的检测结果在四天内陆续出来了。

汉娜在星期二得知检测结果呈阴性,但在星期三,纳希莉却收到了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消息。

那时,纳希莉已经开始从病毒感染的明显症状中恢复过来,但仍然需要一段自我隔离期。

奥斯曼说:“我们给她腾了单独一间房间,她还有自己专用的厕所和浴室,我们其他人都使用另一个厕所和浴室。”

全家人在纳希莉的自我隔离期给予她提供支持,她的妹妹为她做她最喜欢的饭菜,然后把饭菜送到她的房间。

但纳希莉的诊断结果呈阳性,又加上这家人与Al-Taqwa学校疫情爆发有关联,这就意味着这个七口之家的每个人都不能外出。

两个多星期前,家长们得到了学校有人感染的通知,自那以后,与该校相关人员的感染人数稳步增长。

据信这起群聚感染是从一名六年级的老师开始的,而这位老师被认为是在一次家庭聚会上感染了新冠病毒,然后病毒就迅速在教职员工和学生中传播开来。

截至目前,已有147例病例与这所学校有关。

维州卫生部提供给《7.30》节目的数据显示,其中76例是学生,28例是教职工,16例是接触密切者,27例仍在调查中。

法纳什·尼亚(Farnoush Nia)在Al-Taqwa学校对面的Forsyth Park诊所工作。

随着疫情消息传播开来,社区民众开始担忧,诊所的电话咨询数量也随之高涨。

尼亚医生说:“我看,大约有200或220人打电话咨询,什么人都有——学校员工、老师、家人、学生——他们都很担心,想做检测。”

瓦瑟姆·拉兹维(Waseem Razvi)一家就属于急于接受检测的人群。

拉兹维有四个孩子在Al-Taqwa学校读书,而且一家人就住在学校附近。

拉兹维说:“任何中小学家长,如果听到了学校爆发疫情的话,,都会非常担忧。”

到目前为止,拉兹维的几个孩子已经接受了两次病毒检测,并且结果都呈阴性。

但在学校的建议下,他们也践行自我隔离,以防万一。

像奥斯曼先生一样,拉兹维先生对学校采取的措施感到满意。

他说:“根据我的经验,Al-Taqwa做的远远超出了规定的标准。”

“他们在第二学期开学前就立即向我们发了通知,所有要送孩子上学的父母都不要下车,要把孩子先放在一个安全地点然后开车离开。

“每个孩子,每天早晨都要进行一次体温检查,然后才能进入学校。

“而且我也知道,在每个教室里,入口处都放有肥皂、洗手液。

“每次有哪个孩子离开教室,回来时都必须用肥皂和洗手液洗手。”

他认为疫情管控失败的原因在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层面,学校不应该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恢复开学。

拉兹维说:“总理不断重复一句话,那就是学校对孩子们来说是安全的。”

“州长也说了同样的话。卫生部也说同样的话。”

Al-Taqwa学校的校长欧曼·哈拉可(Omar Hallak)拒绝接受采访,但校方还是回答了一系列问题。

校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于2020年6月27日星期六被正式告知,一名工作人员在COVID-19测试中呈阳性。”

“这是第二学期结束后的第二天,从那以后学生再也没有返回学校。

“该工作人员于2020年6月23日星期二接受了检测,在那一周的其余时间她都没有出勤上班。

“学校立即在6月27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信件通知了学生家长、监护人和学校工作人员。”

目前尚不清楚学校会何时重新复课。

这份声明说:“根据维州政府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以及教育和培训部的指导方针,学校计划恢复开学进行面对面的教学。”

“我们目前正在敲定重新开学计划,并将在未来几天通知家长。”

本周一,维州公立学校11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返校上课,而学前班到10年级的学生则在下周开始重新恢复远程学习。

墨尔本大都会区和墨尔本北部Mitchell地区的学前班到10年级的孩子将于7月20日开始第三学期,比原计划晚一周时间。

像第一次封锁期一样,必要行业工作者和残障人士的孩子将被允许上学。

墨尔本大学儿科系主任萨拉斯·兰加纳森(Sarath Ranganathan)认为,在整个封锁期内,学校应保持关闭。

“目前,让学校保持开学状态太冒险了,形势已经向再次封锁学校方面倾斜,”他说。

但他也承认,目前的安排对学生们本身并不理想。

兰加纳森教授说:“我认为对于孩子们来说,很难适应这种一会封锁在家,一会解封去学校的状态。”

“我也是一名家长,所以我知道,上个学期的学习对于学生来说是有点荒废了。”

这对于Al-Taqwa 12年级学生诺阿·乌尔·安(Noor Ul-Ain)来说,未来的情况非常可怕。

诺阿的COVID-19检测结果为阴性,但对于她和她的朋友们来说,目前的情况令人担忧。

她说:“我知道学校里,还有和我同年级的很多人检测结果都是阳性。”

“我也和一些人谈过。我告诉他们没事,只要保持冷静就好。”

除了最初担心感染病毒外,封锁还使学习变得困难。

还有社交因素。

诺阿说:“压力很大。”

“每个12年级[学生]都想和他们的朋友在一起,因为他们12年级毕业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我们需要保持警惕”

在奥斯曼一家,纳希莉在星期一晚上结束了自我隔离期。

一家人用一顿丰盛的晚餐来庆祝,但他们还有几天的隔离期,然后还要和其他地方的居民一起进入维州的第三阶段封锁。

“我认为这实际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对如何遏制病毒传播有清醒的认识,”奥斯曼说。

“我们需要保持警惕,我们需要提高警觉,但我们实际上需要关注作为社区公众,我们如何能够切实控制这一问题。”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