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中国式拆迁:没有了“家”,我凭什么要爱这个病入膏肓的“党国”?

7月7日,贵州省安顺市一辆公交车无预警冲破护栏落入水库,造成包括司机和五名学生在内的21人死亡,16人受伤。事故发生后,中国《财经网》记者走访当地,披露了肇事司机生前的一些细节。其中司机张某因为在事发当天遭遇的“强拆”,可能是使他精神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造成报复社会的惨剧发生。

近年来,中共各级地方政府打著“旧城改造”、“城市升级”幌子,大肆进行征地拆迁,几乎每一天都会爆发激烈的官民冲突,造成严重的流血亡人事件,因为“拆迁”而引发的“血案”,多到让人可以“麻木”,已经算不得是什么“新闻”了。

**风可进 雨可进 国王不能进**

在民主与法治健全的国家,人民的房子“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听说,在美国,如果非法闯进私人领域,主人可以在对入侵者警告无效之下开枪自卫。而在共产独裁的中国,在所有土地都是属于“国家”公有的“社会主义”制度下,老百姓遭遇“拆迁”的唯一选择是被迫“顺从”。面对以政权“合法”暴力被“拆迁”的家园,如果你有血性成为“钉子户”,成为进京维权的“上访户”,那么,你同时也将变成中共政府眼中要维稳严打的“刁民”,成为看守所和“黑监狱”的“常客”。

毫不夸张地说,超过军费开支的极具中国特色的维稳经费,一大半都用在了“强拆”维稳之下。暴力“强拆”激发官民矛盾,造成各种群体抗争事件,为什么各级政府的官员对此趋之若鹜、乐此不疲呢?原因很简单,“强拆”带来的好处多多。对公,“拆迁”出来的土地可以高价“卖”给房地产开发商,通过房地产投资带动税收,政府有可观的“土地财政收入”,提升地方上的GDP,成为官员向上迁升的“政绩”。对私,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是培养“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的温床,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灰色利益”使得中共涉足“拆迁”领域的官员几乎“无官不贪”。

**温家宝的话 被地方官员当成马耳东风**

在我的家乡,湖南益阳市,某一天,突然来了一位温州商人,看中了城区繁华地段的一块土地,推出了一个五花八门的“香港城”商住房产开发项目,得到了市委书记马某的大力支持。马书记亲自挂帅,一声令下,将那个“寸土寸金”地段上的建筑拆了个七零八落。一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造的政府行政机关和家属区也在被拆迁之列,使得几位“离休”的“南下老干部”认为“劳民伤财”,联合组团去湖南省委“陈情”,也没能阻止市委书记的“拆迁”。几年后,市委书记官升省委副秘书长,并且在副秘书长任上被“双规”,被“双开”,被“判刑”,其中罪证之一,就是这个“香港城”开发拆迁引发的和温州商人林某“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案”。

一位国中同学是益阳隔壁某“地级市”房地产管理局的公务员。在胡温“九龙治水”的时代,有一段时间,温家宝总理频频现身央视“新闻联播”,誓言要打击炒房行为,抑制疯涨的房价。在同学聚会上,对我们这些老同学议论且期待的“房价降下来”的愿望,这位房地产管理局的公务员不屑一顾。同学带著一点公务员特有的优越感,故作神秘说:“幼稚!太幼稚了!我只能告诉你们,温家宝讲话后,市长当著我们局长亲口说的,谁敢抑制本市的房价,他就敢摘谁的帽子。”


温家宝曾誓言抑制房价,并提倡中国在经济改革的同时亦需要政治改革。(图: WEF/ Wikimedia Commons)

**房产价格愈飙 迫迁的悲惨故事就愈多**

确实,温家宝“抑制房价”的誓言,成为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笑话。新开发的楼盘,一栋栋拔地而起,商品房的价格,如同吃了“猪快长饲料”,一个劲往上涨。几位家境富裕的公务员同学,也开始将钱从银行取出来,加上“公积金”贷款,买下第二套商品房,按他们的话说,这是投资,坐等升值。而我和父母居住的老房子,也终于在2008年迎来了被“拆迁”的命运。

我家的房子没有坚持走到“强拆”那一步。在“拆迁通告”公布后,一开始,父母顶住了拆迁公司的“纹身黑衣人”几乎每天24小时,有一点像现在公安对待异议人士的“上岗”监视和恐吓,又经历了工作单位以“下岗”和“开除公职”相威胁。最后,周围邻居陆续搬走,出门的道路被挖断,水电供应变得不正常乃至最终切断,父母才被迫同意搬迁。

我在脸书上看到,有一位自称在中国大陆工作的“台湾人”为中国的“拆迁”辩护,为中国建设的“火箭速度”点赞。他说,中国政府的“拆迁”补偿可以让被拆迁的中国人“一夜暴富”,“强拆”主要是因为“钉子户”们贪心不足,在补偿问题上对政府“漫天要价”,政府迫不得已实施的“依法”行政行为。

**卅馀坪房子被拆 只换来新屋三坪**

我不知道在中国何时何地可以通过“拆迁”补偿“一夜暴富”,反正,我没有遇到过,我所不同时期遭遇了拆迁的外公家、阿姨家、岳母家的亲戚朋友们,也没有一个人拿到过可以“一夜暴富”的补偿款。在2008年,世代居住的约三十多坪的房子被“拆迁”后,我们全家五口人得到了十二万多一点人民币的现金补偿,在当年,这笔钱可以租一套三十坪房子约十五年的时间,买一套商品房约三至四坪的面积。

行文至此,我不由一声叹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党产”,无一寸属于“人民”。连“家”都无法去守护的“韭菜”们,又凭什么要爱这个可憎的“党”,要爱这个被“党”洗脑催残下已经“病入膏肓”的“中国”?

作者》**龚与剑** 参与1989年湖南益阳六四民运,后遭劳改2年。2012年组读书会遭关切后来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