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太荒唐!港版国安法为维稳大搞全面监控 学者:跟盖世太保没两样

《港版国安法》在上月底匆忙上架实施,各界对于条文内容无不感到讶异,中国对于违反国家安全相关罪刑的定义与违法裁量界定相当模糊,加上在北京驻港机构由上至下的强势领导下,香港高度自治的幻影破灭,一国两制实已被下架。此外,该法也将非香港籍的外国人士纳入规范,同时行为场域更扩及到香港境外,其背后要彰显的意涵除了是中共掌握“依法治港”的裁量权与解释权之外,更是要让国际社会看到对港严厉执法的决心,国际化的香港已让中共的统治备感压力,为了维稳就算要“锁港”也在所不惜。

紧接著,《港版国安法实施细则》也在7月6日刊宪公布,隔日便即刻生效,此实施细则是针对该法第43条有关管辖与执法措施的强化说明,扩充执法人员在对于犯罪人、嫌疑人、关系人的搜查、监听、限制离境与财产没收等权力,甚至放宽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不用裁判官事前提供手令,或特首可以直接判断给予相称性与必要性的授权,港警据此可以恣意搜证、冻结、限制、移除、截取及监查,形成一套严密的秘密警察谍报系统,以利中共在港进行秩序管制、政治控制及思想审查等工作。


香港民众7月1日在铜锣湾登龙街拍摄到,有人被警方拦查时,因其背包中有中华民国国旗,最后被以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逮捕。(图:YKS 至尊宝 脸书)

**跨全球管辖范围一望无际** **台湾在港机构也受规范**

实施细则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方不只如此,内容还规范了外国及台湾政治性组织及其代理人必须配合在指定期限与方式提供相关资料,若不遵从或消极应对,将对其定罪采取惩罚及限制离港,包括罚款10万港币及判处6个月到2年的监禁;直言之,中国通过《港版国安法》不仅是要打压港人的言论自由与司法独立,更要阻断香港与国际社会之间的链结,让香港的反中势力进退无门,第43条实施细则就是要竭尽所能发挥长臂管辖的功能,对外达到吓阻之效。

值得留意的是,针对台湾政治组织或台湾代理人的定义相当广泛及模糊,其中,我政府派驻的机构较为明确,包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远东贸易服务中心及光华新闻文化中心等,广义而言,在港的台湾非政府组织与非政治单位应也受该实施细则的规范。换句话说,以在港投资的台商企业为例,若其所聘用的员工触法,该企业恐怕必须依法提交各种资料;此外,如何框定台湾政治组织在港的涉入程度也须加以审视,例如台湾政党的香港党员若有组织化的行动与聚集,那么依据细则第5条规定,台湾政党也要遵从配合,整体来说该法的条文内容实在荒唐。

持平而论,《港版国安法》就是要改变香港的现况,以及阻绝香港的国际化发展,所衍生出的警示意味不仅针对香港民众,更可能透过引渡条例来进行全球性的政治抓捕,由于相关法条及其细则的文字定义过于浮滥不清,使得世界每一角落都可能因为出现批判中国、中共等声音,都可能被认定是有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嫌疑,只要搭乘香港注册交通工具前往港澳或中国,甚至身处地区与中国签有司法引渡条约或协议方可引渡的程序,那么都有面临送中制裁的风险。

**中国大行秘密警察之实** **香港政治曝险攀高**

然而,中国的作法不禁联想到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的国家秘密警察,为了维护纳粹政权,以及对其占领区进行恐怖统治,当时便成立了具政治、谍报及刑事的秘密组织“盖世太保”,这个恐怖统治机构对德国及被占领国家的控制无所不在且无所不为,千千万万的异议人士、知识分子、犹太人等因政治因素被关入集中营甚至因此失去生命;如今从《港版国安法》中的条文来看,无论是机构设立或执法程序,也同样是为了维护中共的国家政权需要,由上至下授权执法部门恪行政治暴力监察的意志。

其实,纳粹德国时期的盖世太保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是拥有“预防性速捕”的权力,该权力让秘密警察在没有充足证据下且不需经由法律程序进行政治逮捕。同样的,从中国的《港版国安法》及其实施细则隐约也可以看到“预防性速捕权”的身影,该法第1条开宗明义便指出“防范制止犯罪”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预防的政治控制概念已表露无遗;此外,实施细则更规定在特殊情况下,警方人员无需法院手令也可破门搜查,特首批准下无需经过法院同意便可截取通讯及执行秘密监控。


香港警方无需法院手令也可破门搜查,特首批准下无需经过法院同意便可截取通讯及执行秘密监控。 (Annie Spratt/Unsplash)

对台湾而言,除了要表达谴责之意并提供港人来台必要的协助之外,恐怕要更加留意我相关驻港单位将会面临诸多的政治干扰,尤以在港的民间机构如银行、旅游业、媒体等若遭到政治审查,以及在港台湾民众的人身财产安全的权益若受损,该如何提供协助与救济;此外,当香港的政治曝险(Political Risk Exposure)不断攀升,我政府应当立即建立完善的因应措施,短期内快速设立“警示通报系统”,同时向国人宣导前往港澳或中国的风险,并与国际社会合作资讯分享的机制,逐步引导在港台商或机构避险及回台方案,以及将整体撤出作为后续的最坏打算及心理准备。

作者》**吴瑟致** 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