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暴发户的中国 最繁华也是最落后、残忍的时代

有位旧友在大陆买新房,位置在成都二环路边,交通十分便利,是一套层高4.9米的小公寓,只有40年商用产权,算下来一坪21万新台币,还仅是清水房没有任何装潢。为朋友高兴之馀,不由再次感叹大陆的房价真是高。

大陆的房产和台湾不同,并不是永久产权,因为土地不是人民的,而是政府的,在当权者的操控下,土地价格贵得离谱,自然房价也水涨船高。在台湾购房,如果是透天厝,不仅有了房子还有了地,就算是买公寓也能和邻居分的一些土地拥有权,将来这些产业都可以留给儿孙。但是在大陆买房,更像是长租,且说住宅只有七十年产权,因为土地是执政者私有,就算买了房子,政府要强拆,依然挡不住。

成都政府为了更新城市的文化气质,要在城中心四川音乐学院旁修建新的音乐厅,音乐厅用地甚广,就要拆除周边老房子。上万住户被迫搬家,人民毫无发言权。政府表面是说愿意从人民手里买他们的房子,但这只是一次压迫性的强买强卖,不仅没有拒绝的资格,价格要么远低于市场,要么只能政府赔偿一套远在市郊的房子。

**专制政权 城市街景得以不断“都更”**

近年来大陆盖起很多新楼,越来越多大陆人有经济能力出国旅行,大部分的人谈过国外都是一种轻蔑的态度:台湾住得太旧了、香港住得太小了、美国的街上全是乱扔的垃圾......再看国内,因为政府的强行管控,很多街上的商铺都是统一招牌,商家想要多立一个广告都会被城管强拆。大陆的四、五线城市都渐渐盖起三十多层的高楼,城区为了发展商业,在各地政府的强拆下顺利、快速进行都更。

大陆目前玲琅满目的好景,是经济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只有专制国家才能这么快速地更新,换句话说,大陆所展现的繁华景象,只是政府希望世界看见的那一部分。六年前,我跟著教会一个团契进入四川雅安的山里面短宣,亲眼见到大陆的乡村和大陆的城市差距之大。


繁华景象,只是中国政府希望世界看见的那一部分。(示意图/Yuanpei Hua/Unsplash)

我们落脚的是当地唯一的小学,这座新修的学校是当地唯一的高楼,外墙贴上了彩色的砖和其他水泥房子格格不入。整座学校只有三栋楼,靠街的一栋是教学楼,教学楼旁边一栋是宿舍,在宿舍旁一个小角落是食堂。新修的宿舍实际上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走上宿舍楼梯,左右两边都分布著差不多十间宿舍,卫生间和水龙头在走廊尽头。大部分房间的木门因为年代太久,已经烂出一个个小洞,锁也坏了,很多门都关不上。房间内并不大,左右各放了两张生锈上下床,中间四张小课桌,这就是全部的家具。

**乡村老人盼有生之年再住一次可遮风挡雨的屋**

整栋宿舍的上百个床位,却只有一楼有四个淋浴间,男女各两间。炎热的夏天,根本不能满足大家的需要,我和另一位姊妹通常12点才去洗澡,淋浴间的门锁和照明灯也坏了,我们轮流一个人洗,另一个人帮忙照明和看门。之所以修建宿舍,是因为学校里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家里没有人可以接送,住在山里的学生要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来上学。

教学楼里面是没有卫生间的。宿舍和教学楼之间有一个小平房就是供全校使用的厕所。很多在城市长大的小孩已经不可能再见到那种简陋又不卫生的设施。厕所里面没有马桶也没有蹲便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长的水道,用矮墙分隔成一间一间,水道尽头有个大水箱,水箱蓄满水才会统一冲水一次。

我认识了学校里面的两姐妹,他们父母外出打工时,爸爸工伤去世,妈妈就再也不回来了。而爸爸工伤的赔偿一直杳无音讯,爷爷奶奶一辈子生活在农村,不知道找谁维权。就这样,两个女孩从留守儿童升级成孤儿,他们住房十分破烂,连屋顶漏水的地方也无力修补,唯一的收入是爷爷申请的低保,爷爷腹泻一年有馀却没钱去看病。家中虽然有一小片属于自己的农地,爸爸去世、爷爷生病后,家里无人耕种,只能荒废。

还有一个家庭,小孩独自一人和奶奶住在一起,当年汶川地震把他们家那栋老房子震出好几条大口子,梅雨时节只能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为什么不上报政府说自己房子是危房呢?因为一旦上报,房子就不能继续居住,祖孙二人将无家可归,政府所谓的补贴又不知道何年何月能拿到。那家奶奶说,希望有生之年,还能住一次遮风挡雨的房子。

**城市发展踏著迫迁户拾级而上**

大陆城市快速发展的背后,是被强拆的普通住户,是这些乡村里的留守儿童,是把人压到直不起腰的房价,更是贪污赚得盆丰钵满的掌权者。硕鼠硕鼠,无食我黍,政府修建音乐厅、给乡村修学校初衷都不是为人民,为人民修的音乐厅不会让人无家可归,为学生修的学校也不会外墙贴满彩砖,但里面连浴室都没有一个好门。


城市快速发展的背后,是被强拆的普通住户,是乡村里的留守儿童,是高房价,更是贪污的掌权者。(示意图/qianshu/Unsplash)

成都市以立了一座毛泽东像的天府广场为中心,从一环路、二环路、三环路、绕城高速这四个同心圆展开。三环路和绕城高速修好成才几年,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修路,一修就是好几个月,路中间的绿化带,几乎每年都要把刚种的旧花换一批新的,有人就靠著修不好的路、换不完的花赚点回扣。

**台湾被中国人嫌旧却充满行动力**

更换绿化带只需要阶段性封路,用时稍短。其他问题用时就长了,先把一截路围起来,十天半个月也没有什么进展,因为政府外包工程,是按进度付款,上一批款不到下一步就无法进行,大的工程做完还要等区领导验收、市领导验收、省领导验收,合格以后才能通路,十天半个月能够验收完毕就不错了。而那些没有按时支付的款项,在人手里多待一个月就能以钱生钱。

昨天跟台湾的朋友聊天,他们讲到台湾人最喜欢观察谁的任期城市遭到积水,或者公共设施修慢了。市长和同僚的关系不是人民在意的,市长有没有让人民方便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起附近公园有个健身器材总坏,冬天的时候坏了一次,后来去意外的发现被修好了,修理速度这么快是我没想到的。前不久,去传统市场的路也围起来,当天就看见把地面挖开,半个月过去修好又一切照旧。还是同一条小路,突然开始铺沥青,当时心里还想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才算完,两天后就完工了,动作快到我以为自己记错了。

七月份一到,我在台湾住了整一年了。对于这座岛有了更深入地了解,我有时候在想,台湾真的那么旧吗?或者说大陆真的那么新吗?其实不是的,台湾在基础建设的方面,行动力就像一个年轻小伙子,反应快、动作快,尽管穿著朴实无华,甚至很久的外衣,但工作起来也不偷懒。大陆就像一个暴发户,全身都是大logo名牌,一回家就开始家暴自己的小孩,对于糟糠之妻呼来喝去、始乱终弃。

改编狄更斯的一句话,来总结我对大陆的看法:这是最繁华的时代,也是最落后、最残忍的时代!

作者》**任瑞婷** 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受中国宗教迫害,目前暂时在台停留。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