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今日要闻滚动更新:新州今天午夜起对维州关闭边境 中国1000多万考生高考

新州今天午夜起对维州关闭边境,航班与火车服务将暂停,这是100多年来两州首次关闭边境。今天中国高考,1000多万考生奔赴考场。

**(本文持续更新,第一时间为您带来澳大利亚当日要闻)**

维州昨天报告新增127例,是自一月份澳大利亚爆发疫情以来维州录得的最高单日新增。

随着墨尔本疫情持续恶化,新州今天午夜起将对维州关闭边境。这是新州和维州百年来首次关闭边界。

边境关闭后,生活在边界地区的居民需要申请许可才能跨境工作、学习和获得医疗服务。

墨尔本与悉尼间的航班也将被取消,XPT列车服务也会暂停。

警方与卫生官员将对55个道路过境点以及机场和火车站进行监测。边境小镇Albury今天将设立临时新冠检测站,此前该镇有两人确诊。

边境关闭前从墨尔本南十字星火车站出发的最后一班XPT列车不久前抵达悉尼。

悉尼开往墨尔本方向的最后一班列车将于今晚8:42出发,但只会开至Albury,之后将由长途大巴搭载乘客抵达墨尔本。

与此同时,墨尔本位于Epping的北区医院(Northern Hospital)急诊科过去五天已经有七名员工确诊。

医院一名发言人表示,医院方面正在进行广泛的密切接触者追踪。急诊科室正在进行深度消毒。需要紧急护理的人仍然可以去急诊,但是非紧急的择期手术和门诊预约已被推迟。

联邦反对党呼吁政府向多元文化社区领袖提供50万澳元的拨款。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此前报道,一些少数族裔社区代表告诉专家委员会,他们只是“在特别需要时”才参与疫情应对工作,或者完全没有参与。

影子移民部长克里斯蒂娜·肯尼利(Kristina Keneally)说,政府与多元文化社区的互动还远远不够。

她说,社区领袖应该获得最多5000澳元的资金,帮助他们与那些陷入困境但又被遗漏的人进行沟通。

2020年中国高考今日开始,据报道今年将有1071万考生步入考场,迎来人生大考。

今年的高考也是新冠疫情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集体性活动。

受疫情影响,今年高考较往年推迟了一个月,这也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在7月举行全国高考。

中国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1071万人,较去年增加40万人。

全国设7000余个考点,40多万个考场,监考及考务人员达94.5万人。

虽然近年来,中国国内对“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争议不断,但《环球时报》昨晚发表文章称,高考仍然是中国“维护社会公平、促进阶层流动的最大制度性保障”。

香港公布了北京通过并执行的有争议的港版《国安法》的实施细则。

港版《国安法》的通过并未经过香港部分选举产生的立法会。

该法实施细则内容包括:

这些变化实际上压制了香港宝贵的公民和政治自由。实施细则昨晚在香港公布,午夜后立即生效。

此前,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宣布,因香港将实施严厉的国安法,英国欢迎数百万香港人入境。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表示,如果英国继续干涉中国事务,伦敦有可能成为北京的敌人。

与此同时,在澳大利亚西澳州首府珀斯,一名亲民主香港学生声称遭遇死亡威胁和恐吓。

25岁的香港人玛丽(Mary)一直在珀斯支持香港亲民主运动。过去六个月以来,她一直在考虑在澳大利亚寻求庇护。

“我收到了中国人的死亡威胁,”她说。

“我们的地址和个人信息都在中国人的社交媒体微信上公开。”

玛丽说,她相信去年的某次集会后,她被中国人跟踪回家,因为有警察告诉她说她在自家附近被人拍照。

台湾外交部表示,台湾将欢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到访,此举或将激怒北京。一直以来,北京认为达赖喇嘛是危险的分裂分子。

自2009年以来,达赖喇嘛从未访问过台湾,也未曾与2016年起执政的蔡英文会晤。

7月5日,达赖喇嘛在85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通过视频方式向台湾信众发送信息,表示希望能够再次访问台湾。

“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我可能会再次去台湾,我希望如此。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精神上和你们在一起,”达赖喇嘛在发布于其官网的视频中说。

自中国上周通过港版《国安法》以来,台湾提出接纳希望离开的香港人,这使得台北与北京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北京方面谴责了这一提议。

澳大利亚人对喜鹊(magpie)可谓有着复杂的情感。

布里斯班的罗德·肖(Rod Shaw)简直无法忍受它们。他曾被喜鹊俯冲、攻击,且喜鹊成群光顾后,他不得不花大量时间打扫他家户外家具上的鸟屎。

“它们前仰后合地叫,还在我们的家具上拉屎,所以我家不欢迎它们,” 他说。

而罗德的邻居,奥黛丽·罗伯茨(Audrey Roberts)女士却很喜欢这些喜鹊。

“它们很漂亮,歌声很优美,”罗伯茨女士说。

无论你爱它,还是恨它,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没有了这种黑白相间的大鸟的歌声,澳大利亚将会变成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一项研究发现,雄性和雌性喜鹊的歌声不同,声音更大、更聒噪的鸟更有可能是雌性。

西澳大学的研究员兼副教授阿曼达·里德利(Amanda Ridley)说,关于鸟类如何交流,我们还有很多未知。

“我们竟然没有对澳大利亚如此有标志性的鸟进行过很多研究,它们真的很令人着迷,” 里德利女士说。

**ABC中文:Jason Fang 和 Kai Feng 编辑报道**

**(7月7日澳大利亚东部标准时间早上8点数据)**

**附表:**

**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