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政治] 司法院:两制无法并行 因为陪审窒碍难行

司法院5日指出,国民法官与台湾诉讼制度接轨,实务可行。而移植自英美的陪审制,与现行法制难以融合,高喊并行,强行移植陪审,将使人民参与审判遥遥无期。

民间司改会及陪审团协会等,举出世界已有52国采行陪审制,质疑台湾为何不行。司法院表示,两会主张的英美陪审制,移植不完全,英美该有的配套制度都缺乏,法制尚互相排斥,如何仅因坚持就拿人民的案件来试试看。

司法院指出,两制无法并行 因为陪审窒碍难行。主张两制并行者所划分为陪审制的罪名,遍及国家、社会及个人法益,刑度有重有轻,甚而同一罪名的既遂罪与未遂罪,还有分别适用两制的情形。其选择标准不明,也缺乏实证及学理依据,可见只是凭臆测或喜好划分,并无正当性。

司法院举例,检察官起诉被告一个杀人既遂罪及一个杀人未遂罪,杀人既遂罪应适用陪审制,杀人未遂罪则应适用参审制。但法院不可能同时运作陪审制及参审制,该被告也无法同时接受陪审制与参审制法庭的审判。

另外,司法院说,内乱、外患罪原来属于二审高等法院管辖案件,主张两制并行者将内乱、外患罪划为适用陪审制,变成一审案件,且无任何配套;又同时规定有特殊事由时,可以裁定不行陪审制而回归由二审法官审判,到底一审还是二审,摇摆不定。

司法院指出,如果同一被告被起诉的数个内乱罪或外患罪,恐发生部分罪名裁定回归由二审法官审理,部分罪名在地院一审依陪审制审理的奇特情形,紊乱事物管辖及审级救济的程序。

司法院表示,从以上可知,以单一被告为例,即有上述问题,遑论实务常见多数被告、多数罪名的情形,应如何分别适用陪审制及参审制,可预料将更加复杂、窒碍难行。

司法院指出,两制并行中,采陪审的判决书,仍然无法让被告及公众了解被告的定罪理由、没有解决Hung Jury(无效审判)所引起耗费司法资源的问题,也还是没有解决Hung Jury所引起被告羁押期间如何计算的问题。

司法院表示,假设个案是故意杀害他人的全国瞩目案件,在陪审团无效审判Hung Jury造成有罪或无罪不明时,直接释放在押被告,“被害人及其家属情何以堪?社会观感能否接受?”可见从正反两方面来看,两制并行都没有解决问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