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冠疫情:备受争议的“免疫护照”是否解除封锁的良方

目前全世界多个国家政府正在进行新冠病毒抗体检测,以摸清他们的国民是否曾经感染过新冠 病毒并患上过相关疾病。

其中,一些国家正在设计一种“免疫护照”,未来可能有更多国家效仿。

这种模式的原理是,通过护照显示你曾患新冠疾病,并且不会再次携带或感染这种病毒。这样以来,护照的持有人可以摆脱封锁限制。

但这种理论是否正确?是否会因此产生一群拥有抗体的精英,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约会、旅行及工作,而其他人仍要受制于各种卫生防护措施?

本文以BBC国际台《每日商业》(Business Daily)节目中播出的一些采访为基础整理而成。

- 肺炎疫情:对他人生死的艰难抉择
- 美国新冠确诊超过250万例 部分州重新实施封锁
- 疫情时期的艰难回家路 这些中国公民为何被困香港机场数周
- 盼望尽早走出新冠疫情阴影的英伦“中国城”

## “我知道我没病,我们应该见面!”

来自英国阿伯丁(Aberdeen)的帕姆·埃文斯(Pam Evans)最近的一次经历迫使她发现了网络约会的黑暗面。她说,有一名男性采取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约她见面。

“那是一个周末,有个男人对我说:‘我上周刚刚做过新冠检测,所以我知道我没病,我们应该见一下’,我说:‘不行,绝对不行’……他之后立刻变得非常粗鲁。”

她的这名潜在约会对象试图用自己的阴性检测结果作为理由,让她打破封锁规定,与自己见面。

这是否同理也是一个迹象,显示那些有办法证明自己曾经患过新冠肺炎的人,可能在社会上会利用自己的这一特权地位?

在纽约,许多人正在利用抗体检测结果作为显示自己是安全约会对象的证据。他们通过抗体检测展示,自己曾经暴露在病毒之下,现在已经痊愈。

他们会把自己的检测结果拍照,以此作为一种临时创作的“新冠免疫护照”。

根据这种理论,如果你体内有抗体,你便不会再次得病。

抛开约会不谈,如果我们可以决定谁可以安全复工,谁可以登上飞机,情况会变成怎么样呢?对于那些人来说,新冠封锁期或许可以结束了。

## “免疫护照”

免疫护照的原理是一种证明文件确认你曾经患有新冠肺炎。拥有这种文件的人可以前往没有文件的人不能去的地方。

如果想要获得一本这样的护照,你必须在感染病毒后对抗体检测反应呈阳性。

根据这种原理,爱沙尼亚正在建立一种“免疫护照”系统,智利也在计划出台一种“豁免证书”。

爱沙尼亚的系统建立在手机应用程序基础上,帮助开发这个技术的外汇公司TransferWise联合创始人辛里库斯(Tavvet Hinrikus)表示,在一些地方,这种程序毫无疑问应该得到使用,“比如……谁在照顾我们的老人?我可不可以去探望父母?”

他认为,“如果免疫作为一种概念是存在的,那获得免疫的人应该得到允许去照顾老人,或者与前线工作人员一样。”

还有一些正在开发的程序旨在显示人们的抗体甚至免疫情况,Onfido是其中一个例子。这个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加赛(Husayn Kasai)称,一些美国的连锁酒店现在已经接受建立在手机应用程序的免疫护照。

“这主要用于想要使用某些服务的顾客,比如水疗(spa)或是健身房,社交距离政策在这些地方无法适用。”

## 带抗体的精英群体

但这种技术是否也有邪恶的一面:它是否可能会创造出一种潜在需求,催生一些被认为能对新冠病毒免疫的精英人群?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卫生、心理学与行为科学教授韦斯特(Robert West)担心,这会带来一个“分裂的社会”。

“你可以想象一种情形,如果你获得了一种一定形式的证明,它会为你提供一些机会,而这些机会是那些无法获得这种证明的人得不到的”,“这会制造出一个多层社会,加深歧视与不平等的严重程度,”他说。

韦斯特还警告称,免疫的大前提可能并不可靠。

“这不是基于扎实的科学基础,而是基于你自己是否易感(于新冠)的可能性,或者你是否可能将这个病毒传给其他人”,“这会是在商业压力驱使下对社会各个领域造成的伤害。”

韦斯特预测,未来有抗体证书的人或许可以照顾属于脆弱群体的病人,或者一些公司可能会通过员工的免疫护照作为与其他公司竞争的手段。但他认为,目前没有足够证据显示,拥有抗体是判断一个人是否会染病或传染病毒的可靠方式。

## “她可以,她有抗体”

在这场全球大流行中,航空领域受打击尤其严重。欧洲最大机场伦敦希斯罗的总裁霍兰德-凯伊(John Holland-Kaye)希望,所有国家可以认可抗体证书。

“你真正需要的是(要知道)你的健康护照……会被你要前往的国家接受,你也可以安全回家,无需任何形式的隔离。”

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佩特里-弗洛姆卫生法政策、生物技术和生物伦理学中心(Petrie-Flom Center for Health Law Policy, Biotechnology, and Bioethics)主管沙哈尔(Carmel Shachar)担心,人们可能会尝试感染新冠肺炎。

她担心的一种情况是:“如果你想要回去工作,你会必须先要感染这种致命疾病,而无论是从公共卫生角度还是个人角度,我们都不希望你患这种病。”

隐私也是她的另一担忧。“如果我的雇主可以要求获取我的医疗信息,我是否得过新冠,我是否有抗体——他们这样做是被允许的吗?如果他们拿到了这些信息,他们被允许共享这些信息吗?”

她认为,对一些行业来讲,将这种信息公开化有明显的商业好处。“如果我在一家餐厅工作,我的雇主是否可以告诉每个进门的顾客:‘别担心,她可以的,因为她有抗体’?”

她认为,可知的免疫可能会带来重大益处。“你可以说,对于与新冠病人一起工作的医务人员或护理机构的人员来说……我们确实希望看到免疫(的存在)。”

她表示,人们真心希望回到大流行出现之前的生活,或是一种接近之前的“新常态”,而且人们也已准备好为此做出妥协。

## 检测问题

尽快达到“新常态”是所有国家政府的目标。许多国家发现,在整体感染率高的情况下,对全体人口进行抗体检测的想法十分有吸引力。

德国的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正在主导一项大规模随机抗体检测项目。

但其中一些检测的准确性仍然存疑。美国的新冠肺炎检测项目(Covid-19 Testing Project)五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当时有12种抗体检测的准确率在81-100%之间。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也曾警告称,一些抗体检测会错误显示你有抗体,这种情况多达一半。这意味着,一些从未患过新冠肺炎的人可能错误认为他们拥有免疫力,并因为这种错误的安全感进行一些危险行为。

即使抗体测试结果正确,这是否就意味着你真的具有免疫力?世界卫生组织(WHO)对此表示过怀疑。

比如,在英国,有14名资深学者6月底在《英国医学期刊》上发表一封公开信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他们表示,针对英国医护人员进行的抗体检测是在没有“充分评估”的情况下推出的。

回到阿伯丁,帕姆对抗体检测论也并不信服。

“我们不知道这种免疫可以持续多久。如果你有过那些症状,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百分之百正确。与一个人见面,两个人坐在公园里喝咖啡不会给你带来什么伤害,”她说。

“我本来也不是会在第一次约会时接吻的人。所以对我来说,保持两米距离意味着,男人不能立刻朝你扑过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