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挺BLM、恶搞特朗普:韩流粉丝强势来袭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20日在奥克拉荷马州举行竞选造势活动,原本号称会有大量支持者到场并在场外设立了第二舞台,但活动当日场面却相当冷清。K-pop(韩国流行音乐)粉丝声称参与了恶搞特朗普,在网上以假名订票造成特朗普高支持率的假象。在该场造势活动中,特朗普面对近乎半空的场地发表演说,外场的舞台被临时取消,各界这才意识到,在推特和抖音上活跃的韩流粉丝社群也拥有潜在的政治影响力。

全球媒体开始大幅报道这股"韩流势力"。在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执法丧命引发的抗议活动中,也能见到韩流粉丝的活动轨迹。六月初,韩国男团防弹少年团(BTS)等许多韩国高人气明星的网络粉丝团向"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活动捐款数百万元。韩流粉丝甚至用偶像视频瘫痪了美国警方针对反种族歧视示威者的应用软件,或用#WhiteLivesMatter等标签灌爆许多贴文。

媒体对于韩流粉丝文化的报道风向在2019年后半年出现了极大的转变。当时有多名韩国明星自杀身亡,揭露了韩国流行乐坛的黑暗面。艺人在网络上遭到黑粉霸凌的情形俨然已成为严重问题。

**韩流粉丝:多元种族、多元文化**

近期的一些K-pop粉丝的积极活动也侧面反映出韩流铁粉(stan)的特质。"stan"这个字是"跟踪狂"(stalker)和"粉丝"(fan)的结合,一般上是指艺人的"铁粉"。其实在韩国,韩流粉丝并不太参与政治议题。

美国南加州大学安娜堡新闻与传播学院实践助理教授李慧珍(音)指出,近期积极介入政治议题的主要是在美国的韩流粉丝。对于韩流粉丝与BLM抗议者站在统一阵线对抗白人民族主义,李慧珍并不感到意外。

她对德国之声表示,BLM运动与美国K-pop粉丝的人口结构有许多重叠之处,两个群体都是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民族、多个世代所组成,但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人。

美国的韩流粉丝所认同的流行文化,与白人主导的主流趋势不同。"他们更能接受文化差异并拥有进步价值观。"

李慧珍解释称,为了在"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意识形态"中捍卫和推广亚洲流行次文化,K-pop粉丝早就有线上政治动员的传统。从联署、组织慈善活动到点名错误解读韩流明星的记者,甚至斥资购买媒体和平台为偶像拉抬人气,美国的韩流粉丝拥有在线对抗刻板印象的丰富经验。

**积极参与BLM及其他活动**

这些粉丝并非受到偶像的动员。李慧珍表示,"目前韩流粉丝的政治动员可以被视为是他们对抗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同性恋恐惧的延伸,目的是让K-pop更被广为接受并在美国受到欢迎。"

防弹少年团曾创下韩流音乐史上的重要记录,横扫欧美各大音乐榜并被形容为"比特朗普更值得被推文"。李慧珍指出,虽然该团体曾为收入不平等或是精神健康等社会议题发声,"他们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平台呼吁粉丝参与政治活动或对抗白人至上主义"。

防弹少年团及其粉丝自2017年起就积极投入慈善工作,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终结暴力(#ENDviolence)活动以及支持叙利亚难民。

**商业利益优先**

另一方面,韩国流行乐坛对于政治议题相对沉默,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洲与太平洋学院助理教授马连凯(Roald Maliangkay )表示:"如果K-pop过于政治化,许多粉丝会失去热忱,而部分粉丝的家长可能将不太乐意继续资助他们的追星活动。"

在他看来,这个"圆滑、商业化而且高度工业化"的韩国流行音乐业务对其底线有着强硬坚持。

"韩流艺人当然不能控制他们的工作是否遭到政治解读,但若情况愈甚,他们的售票率下滑的可能性就会更

高。" 马连凯对德国之声说道。"韩国流行乐界的利润来源高度依赖于现场演出以及代言,艺人和经济公司必须保守行事。"

根据路透社报道,韩国的防弹少年团的粉丝已经警告在美国的"防弹饭"不要卷入美国政治。

当前韩流粉丝的积极活动指向了一个特殊现象,这个现象是由强力庞大而且具有复杂动机的粉丝群所驱动。马连凯表示,这是对种族主义的回应,同时也是"对于社群成员的数量以及一致的行动力感到兴奋"。

但如果没有得到偶像的明确支持,粉丝发起的运动可能会后继无力。他分析韩星的心态表示:"他们会避免让自己的工作过度政治化。而且我猜测他们的经纪公司和许多粉丝也不乐见这样的情况。"

无论如何,至少在美国出现了一批与众不同的韩流粉丝,他们在与东方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持续斗争的刺激下,在11月美国大选前可能将继续成为针对特朗普的利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