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找到阿秋:我愿所有被外籍保姆带大的孩子,都不再留下遗憾

作者:谢佩妤

温暖的6月,充满了温暖的人,温暖的事。在分享寻找阿秋的后续之前,我想先向每一位帮助我的热心人士道谢,有了你们的祝福与协助,才让我脑海里那些破碎的记忆片段,与欢笑泪水揉碎混合,成了如今美好的模样。

还记得寻人文章上线隔天,我正在工读照顾一位双亲工作繁忙的小弟弟。他游戏时玩具的音效太过嘈杂,害怕吵到邻居的我赶紧把声音关掉,没想到小弟弟竟又把它打开,如此开关数回,让人觉得无奈又好笑。这使我再一次想起阿秋,不知道以前阿秋照顾我时的心境,是否也是这样?

就在那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央广的Sunny姊姊传来讯息,萤幕上“佩妤,找到阿秋了!”简短的几个字,瞬间使我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无法相信昨日才发布文章,竟然不到一天就传来好消息。

那天下班回家后,我打开电脑,准备和阿秋视讯的我竟然双手颤抖,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让心情平复,按下通话键。接通后,我终于见到阿秋本人,哽咽叫了一声:“阿秋!”阿秋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妹妹”。15年过去了,岁月不免俗的在阿秋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但她和我记忆里的模样相差无几。阿秋告诉我,她看完文章后整整哭了半个小时,从没想过15年前带的小朋友还记得自己,更没想到我们会如此积极的想与她联络。

**那些我们不记得的日常,她都还替我们记著**

阿秋48岁了,离开我们家后她去了桃园帮雇主卖鱼,现在住在北越的一个小岛,和她再婚的丈夫一起从事渔捞工作。但目前因为疫情,生意受了很大的影响。我撰写的文章经由越南网红草云的分享与推广,被阿秋的一位前辈看见后,她才联络上我们。

妈妈和弟弟加入通话后,阿秋兴奋地指著身上的衣服对著妈妈说:“太太,这是你以前送我的衣服,你还记得吗?”原来阿秋在得知我们要与她通话后,就将衣柜里头的衣服都翻了一遍,只为了找到妈妈在她离开前送给她的衣服,在视讯时穿著。阿秋也对著萤幕大喊著弟弟的名字,那个她一直背在胸前的小婴儿,再次相见时竟然已经长大成人。

阿秋告诉我们,回越南后她曾试著与我们联络,时至今日她仍然可以背诵出我母亲当时的电话号码,但妈妈在她离开后换了门号,也因此导致我们失联。

阿秋记得我,记得我的家人,甚至记得每一位与她说过话的亲戚。她打趣地说:“以前太太和先生吵架,太太就说弟弟要让阿秋带回越南照顾”,妈妈听到后大笑出声,没想到阿秋竟然还记得以前生活的琐碎日常,有些我们都记不清了。原来思念著阿秋的我们,早就在她心中有著无法被取代的位置。

**别让你们的孩子留下遗憾**

告知阿秋爸爸已经过世的消息时,她难过地表示在看完文章后已经略知一二。其实我一直以为阿秋不喜欢我父亲,爸爸的个性粗犷、讲话直接,曾因为阿秋买错槟榔品项而生气的对她说“算了,反正你再待也没多久”等等重话,年幼的我看得懂,也一直都记得。在报名参加寻人计画前,我曾想过放弃,原因正是因为害怕阿秋无法原谅我父亲,或是无法忘记我父亲带给她的伤害。爸爸已经过世了,记得这些场景与对话的我理所当然的“继承”了这份原是父亲该承受的愧疚感。

但这时阿秋突然开口说道:“妹妹,爸爸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以前常常告诉我要好好照顾你和弟弟,不要给你们看电视和吃零食,他很爱你们”,说到这里,从刚开始通话就一直忍著不哭的我忍不住流下眼泪。阿秋继续说:“我也要谢谢妹妹,以前教我“躺”和“跑”的中文怎么讲,不然阿秋都学不会中文单词”,原来阿秋从来都没有怨恨过父亲和我,这些年一直伴随著回忆的愧疚感,以及寻人前的担心,竟都是多馀的……

通话结束前,阿秋和我们交换了联络方式,尽管已经有彼此的脸书,但我们仍然再三确认有无抄错对方的电话号码,上一次草率挂了电话,一别就是15年,经历许多波折后才找到彼此,如今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与对方失联,就如某位网友所说:“这次,就别轻易放手了!”

这次透过天下独立评论、央广、越南网红草云以及各国网友的协助,让原本不被看好的寻人计画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完成。我相信在台湾,有很多和我一样被外籍保姆带大的孩子,期许目前正在聘雇外籍移工照顾小孩的父母长辈们,能够重视小朋友与他们的相处方式,因为外籍保姆与孩子建立的绝不会是雇佣关系,而是会记得一辈子的回忆点滴。也希望每一位长辈都能做孩子的榜样,我们对待移工们的态度,绝对会影响孩子与他们的相处方式。

再次谢谢帮助我寻找阿秋的大家,我想将这些祝福,传递给每一位想寻找“第二位妈妈”的你……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