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生活] 捷克当代艺术家可可利亚来台首办个展 探索“内在移民”

捷克知名当代艺术家弗拉基米尔・可可利亚(Vladimír Kokolia)在台首次个展“内在移民:安身的视野”,7月4日至10月18日于台北市立美术馆登场,呈献艺术家四十年来的创作轨迹,包含近年未曾发表的新作、以及特别为本次展出所创作的作品。

1956年出生的可可利亚是捷克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他在1990年代初期即开始受到国际关注,并曾受邀展出于德国卡塞尔文献展以及许多国家重要艺术中心或美术馆展出。除了专注于艺术创作,可可利亚还曾经担任捷克传奇地下摇滚乐团“E”的主唱,更成为陈氏太极拳宗师的子弟,迄今练习不辍,在不同的实践领域展开对哲思与心灵的深沉探索,进而反映在其创作中。可可利亚同时致力于艺术教育,于布拉格美术学院任教近三十年以来提携许多杰出新世代艺术家。


1956年出生的可可利亚是捷克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北美馆提供)

此次北美馆个展,展名为“内在移民:安身的视野”,“内在移民” (Inner Emigration)一词源自于德国纳粹时期,由俄裔德籍作家弗兰克·蒂斯(Frank Thiess)提出。策展人安博洛兹指出,“该词指涉个体虽不认同其国家统治、却又无法逃离压迫政权时,所采取的处世之道:像结茧似的包覆藏匿自身的思想与真实感受,限缩生活、只亲近家人与信任的朋友,甚至将自己孤立起来。”

可可利亚曾历经“布拉格之春”,前半生的岁月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统治下度过,深刻体会“内在移民”的生命状态。艺术家以此作为展览主题,试图从更广泛的角度来检视这个词汇,并将此视为一种策略:在感到内在生命被外在世界所消耗之时,由外而内转向寻求安身之所,从中获得平静与力量。

可可利亚早在1980年代初期,便开始应用立体图(stereograms)概念于其创作中,试图开启观看者以另一层次介入图像空间的可能。在可可利亚眼中,图像是一种以时间为本的媒介,而其最终的形貌并非重点,他认为透过长时间的凝视,观看者可以走出自己的世界、来到图像之中。

可可利亚早在1980年代初期,便开始应用立体图(stereograms)概念于其创作中,试图开启观看者以另一层次介入图像空间的可能。(北美馆提供)

1981年至1986年间,可可利亚在油画创作的空档,以墨水笔画了数百幅素描,命名为《大循环素描》(Big Cycle Drawings)。本次展出其中116幅,为此系列作品创作30馀年来首度于台湾展出。他以出色的线条速写,将个体简化为蠕虫般的角色,描绘种种对抗命运、为生存而奋斗的荒诞情节。艺术家认为,“人们总是不厌其烦地为日常例行事务奔走,然而这一切却显然如此无谓且荒谬,这其中的落差很耐人寻味。”

长期潜居于捷克东部摩拉维亚地区(Moravia)、绿意环绕的小村庄,可可利亚也十分著迷于观察树木的变化,多年来以其为创作题材。他将树叶筛落阳光与受微风吹拂而振动的视觉感官经验,落为一幅幅笔触细密缠绕的油画创作,试图记录其心灵与眼的探索旅程,如《桦树》(Birch, 2002)、《逆光凝视梣树》(Looking at an Ash Tree in Backlighting, 2016)、《树梢里的微风》(Breeze in the Treetop, 2019)等。

有意思的是,可可以利亚也将这些图像以各种形式在展场中展出,其中,2020年完成《树梢》(Treetop, 2020)为录像新作。可可利亚将摄影机绕著一棵树的树冠旋转,以大约三十秒绕行一圈的速度产生九千格景框,将每格景框画面切割成一百条垂直片段;这些片段所形成的新景框被重新组合,形成具立体感的录像,在层次细致的绿色渐变中带出观看树冠的诗意新维度。

在可可利亚的绘画与装置作品里,观者所扮演的角色至为关键。他坚持道:“若无观者的视线,艺术作品实际上并不存在。”艺术家本人7月12日下午2时30分也将于北美馆“开讲”,亲身与大家分享他的创作历程。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